•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面色至始至終都沒有變過,這動作又好似做過很多遍了。

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

莫過於慕雪依。

冥收回自己剛剛拿出來一角的葯,隨後盤腿而坐,開始調息,他也受了傷。

兩人就這樣對坐調息,相似之處莫過於都不喜多話,相繼無言。

不知過了多久,冥驀然間睜開眼,吐了一口血。

他抬手輕擦拭去唇角的血跡,到了現在,面具仍然紋絲未動,只是一角已有些裂痕。

「摘下面具。」

冷冰冰的聲音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只有主子對於下屬的命令!

出乎意料的,冥還真的就抬手摘下了面具,冰冷銳利的眸子,稜角分明的面龐,如同雕刻出來似的。

兩人神色倒是出奇的相似,皆是面無表情。

他的目光是冷酷無情的,沒有波瀾,如同死水般掀不起波瀾。

而慕雪依則是暗沉冷漠,如同化不開的墨水,又似一汪寒潭,冷得讓人心驚。

「如此,你以後便不用帶著面具了。」

慕雪依再次閉上了眼,語氣里的意思難以琢磨得透。

「屬下是暗衛。」

冥垂下微暗的眸子,冷冷的說出一句。

一般來說,暗衛是不能露臉的。

因為培養暗衛之前,每個暗衛都必須戴面具,人前都不能摘下,暗衛只能影子,沒有資格露出真實容貌。

「風雲國的弱點在哪?」

慕雪依一開口就讓人措及不妨,她還是閉著眼,沒有睜開,可散發的壓迫感卻依舊讓人心慌意亂。

「屬下不知。」

慕雪依沒有再說話了,如果她沒有推測錯的話,風雲國是和北籬國聯手準備瓜分了聖雅。

而且在之前,北籬國還試圖攻打過聖雅,卻被蘇丹領兵一舉擊退,懷恨在心是肯定的。

而風雲國早就虎視眈眈了,於是兩國便聯手打算攻下聖雅,然後瓜分了。

慕雪依剛回神,就察覺到體內的內力突然間橫衝直撞,她靜下心又開始調息。

縱然她表情沒有變化,但臉色還是因為疼痛變得蒼白,血紅的唇瓣也失去了顏色。 本來平時已經無懼冷暖的慕雪依只感到刺骨的冷,很冷很冷,冷到有些麻木。

而體內卻又在不停的躁動。

本來麻木了的身體又開始疼痛,比前世受過的傷還要痛上千萬倍!

慕雪依閉著眼,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換作常人,怕是早就疼得滿地打滾了。

忽的,一股暖流從身體內涌去,慕雪依沒有睜開眼,因為她此刻不能分心,不然很有可能會走火入魔!

心裡十分清楚體內寒冰訣的躁動是因為那莫名其妙的蠱,這蠱複發的次數是越來越多了。

所以她必須快點找到解蠱的藥材,而詭林的深處會有其中一味藥材!

這是慕雪依查了好久才查到的。

溫暖的暖流在體內,和寒冰訣相撞,躁動的氣息又一瞬間被撫平,卻又再突然之間更加猛烈。

察覺到的冥收回手,眉一皺,他不算了解寒冰訣,看這樣子,她體內的寒冰訣應是和某樣東西相斥了。

以至於導致這般模樣。

她那雙狹長的桃花眼愈發冷,黑如墨的眸色忽然變成血紅色,妖冶又冰冷。

血瞳!

冥在女皇身邊多年,自然也知道不少事情,例如那預言:血瞳現,天下滅。

荒謬絕倫。

就是一雙眼睛的顏色罷了。

冥沒有震驚之色,只是那眉依舊微皺,因為他被慕雪依抵在牆上了。

「跟我打一架。」

慕雪依血紅的眸子看著他,眼神陰冷幽暗,比平常的冷漠多了幾分戾氣和危險。

冥冷冷的與之對視,只是道了一句:「屬下不敢。」

「……」

慕雪依居然低笑了一聲:「你有什麼不敢的?」

那雙白皙修長的手伸來,似乎是要掐斷他脖子。

冥的速度很快,比鬼魅還快,竟然直接消失在了她面前。

果然是隱藏了實力。

慕雪依和他交起手來,她體內十分躁動和滾燙,她需要發泄!

冥的速度越來越快,比之前交手還要快幾倍。

除了剛剛皺眉,他神色始終都是冷冰冰的,沒有變化。

「出手。」

慕雪依的眼神又冷又可怕,似乎要將他生吞活剝了,

冥冰冷的重複:「屬下不敢。」

慕雪依又是低笑一聲:「很好。」

她停手了。

冥以為她已經不打算打了,但下一刻她居然又出手!

冥反應很快,他不能傷害慕雪依,所以只能躲,等他躲開后,慕雪依竟然直接使用內力,將他衣服震碎了!

他眼神冰冷的看著她,這回總算動手了。

慕雪依計謀成功了,雖然方法有些卑劣,但她不在乎。

冥只是外衣被震碎了,他只剩下一件黑色的裡衣,如果他還不使用全力,她不介意完全惹怒他。

慕雪依下手很狠,用盡了全力,而冥的武功也非常的高強,兩人打了好久還不分伯仲!

這地方有點窄,所以打得並不是那麼盡興!

「用全力,不然……」

一聲低魅薄涼的笑聲傳出,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主子大可以試試。」

冥冷冷道。

「怎麼,你不服?」

慕雪依的忍耐力很強,不然她也不會痛得死去活來卻一聲不吭。 當然,慕雪依並不是那種耍流氓的人,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因為她對男色還不感興趣。

不過要是冥真的惹著她了,她可不敢保證會不會用一些特殊手段來使他乖乖聽話。

慕雪依一邊完美的應付著冥的招式,一邊想著,妥妥的一心二用,而且居然招數沒有任何破綻!

冥下手速度越來越快,他臉色冷得可怕。

這一架,居然打了兩個時辰有餘!

慕雪依雪白的衣服有些髒了,但她體內的痛苦因為適當發泄出來而慢慢減輕。

她有些想休息了。

冥也停了下來,一言不發的坐到了一邊,他衣服也有些破破爛爛的,看上去居然有些狼狽!

慕雪依很少打得這麼痛快。

她很滿意,於是頭一次不在意衣服上的髒亂,雖然她確實有很嚴重的潔癖,但是現在這樣,她也換不了衣服。

更何況,怎麼上去都是個問題!

慕雪依可沒有忘記,外面還有一條蟒蛇在守著!

她靠在牆邊歇息,閉上眼睛,開始調息了,平復下剛剛紊亂的氣息。

剛剛和冥交手,兩人甚至還用上了武器,所以皮外傷是少不了的。

和她想的一樣,冥隱藏了實力,雖然是這樣,但慕雪依很清楚,那次狼軍的事件,冥發揮不了全部實力,絕對是因為他體內的劇毒。

因為那毒可以牽制別人,複發的時候,會導致人身體有些無力或者發揮不了真正實力。

如果慕雪依沒有推測錯的話,下毒的那個人會是……

忽的,慕雪依冷漠的勾起唇角,一切都明了,但是她現在並不想拆穿,因為……

她還是可以陪他們玩玩的。

一旁的冥倒也有些許驚訝,她是的武功很高,修鍊的寒冰訣應也很高的境界了,就是在江湖上,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冥看出她有些不對勁,因為對於寒冰訣,他多少還是了解的,寒冰訣極為耗費內力,但慕雪依武功高強,還不至於遭到反噬。

這裡面,肯定有內情。

但是他沒有再想下去,因為這不是他該插手的。

慕雪依調息完后就開始休息,閉目養神,四肢皆有些疼痛,雪白的肌膚甚至還劃破了,不過她已經上了葯。

冥也好不到哪去,身上也掛了彩,但他依舊一聲不吭的,連葯都沒上。

慕雪依給自己上好葯后,傷口就止住了血,她隨手把藥瓶丟給了冥。

冥睜開眼,手裡接住了那空中肥來的藥瓶,但他又扔了回去。

「謝主子,但屬下不需要。」

慕雪依沒有接,後果就是藥瓶撞在了牆上,然後被打碎了。

冥皺眉,沒有再說話。

慕雪依進入休息狀態了,她需要睡眠,明天再出去也不遲。

冥在她的另一邊,見她開始休息了,便冷漠的別開視線,隨後閉上眼開始休息了。

休息沒多久,洞口外就傳來一陣躁動聲,明顯是外面那蟒蛇等得不耐煩了,想衝進來。

奈何它體型太大,洞口太小,所以根本進不來。

抬起頭,就看得見一隻滲人的碧色豎瞳。 慕雪依沒有理會,接著休息,料那條蠢蛇也進不來。

外面的蟒蛇試圖進去,奈何太小了,進不去,於是猛的撞著地里的洞。

牆上不停掉著灰塵,直接往兩個人身上落去。

慕雪依臉色一黑,自然是受不了這麼多灰塵往自己身上掉,更何況,她是個嚴重潔癖者。

她臉色陰寒,身上的寒氣濃重,比一開始和蟒蛇打鬥時更是戾氣重。

空氣中的水分子凝結成冰,在她揮袖瞬間往洞口刺去,剛好刺進了蟒蛇的眼睛。

蟒蛇眼睛流血,滴在了洞里,這回蟒蛇徹底狂躁了,發了瘋似的撞擊著洞口。

從細微的塵埃變成一塊一塊的硬土。

宋朝敗家子 慕雪依臉色陰寒,本來她是打算休息一晚上再出去的,畢竟她剛不久被寒冰訣反噬了,需要休息一會兒。

但奈何這蟒蛇實在是在找死!

慕雪依臉色陰沉可怕,運用輕功直接躍出去,招式比之前還要狠辣。

因為這條蛇……

把她衣服弄得更髒了!

在一般的情況下,慕雪依不會讓自己變得狼狽,尤其是現在這副樣子。

很臟!

非常臟!

受不了!

慕雪依袖口銀針顯現出來,全部朝蟒蛇的雙瞳刺去,卻被蟒蛇一擺長尾,給反了過來。

她躲了過去,唇角噙著一抹陰冷的弧度。

她的銀針,可是有毒的。

不用刺進去,碰一下都能中毒!

不出所料,蟒蛇的尾巴開始被腐蝕,它瘋了似的掃動尾巴,眼睛被刺瞎,尾巴也開始被腐蝕!!

冥也出來了,看出慕雪依臉色不佳,難得露出細微的表情,之前遇到刺殺的時候,他都沒見她臉色這麼難看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