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韓風算是發現了,這個女人還真是麻煩,總是有意無意的在和他找話題,他本人就是不願意多說話的人,可是沒有想到遇見了這麼一個愛說話的女人。

「王醫生,你可真是客氣了,我只不過是判斷對了而已,如果要是判斷錯了的話,估計你現在都已經看不見我了,我還有事情,王醫生您慢慢忙您的。」

韓風裝作已經作好記錄的樣子,趕緊躲進了另外一個辦公室,

王醫生看到這一幕之後,趕緊剁了剁自己的腳,得到王醫生看見韓方正在辦公室的時候,又悄悄的走到了韓風的後面,故意不小心的將自己的白大褂解開了,露出了自己引以為傲的胸部。

再加上自己穿着的是鞋底有些滑,王醫生看好了,剛剛水灑的地方走過去,故意不小心的滑在了王醫生的懷裏,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之後都啊了一聲,然後又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的樣子,齊刷刷的將自己的頭都已經轉過去了。

不過接下來他們就沒有聽見什麼動靜了,於是就又回過頭來了,就發現韓風把自己的雙手舉起來了,雖然王醫生是倒在了韓風的懷裏,但是韓風卻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眾人看到這一幕之後,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了,這個人簡直就是一個笨蛋,這美女都已經投懷送抱了,難道都不知道把握好機會?

「王醫生,如果你要是已經穩定好了身形之後,請你現在立刻起來吧,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王醫生沒有想到自己的這招竟然也沒有成功,於是有些惱羞成怒身上起來了,看着周圍還有這麼多人看着,也就只好假惺惺的道謝。

「真的是謝謝你了,如果要不是你的話,我也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我一定會狠狠的摔在地上的。」

韓風聽到這句話之後,搖了搖頭。

「可能會有另外一位醫生英雄救美吧,而我本不是英雄。」

王醫生聽到這句話之後,紅著臉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因為他還有很多病志沒有做完。

如果要不是沒有病志的話,估計他現在已經很快的離開了這個辦公室了,因為她感覺自己沒有臉面再繼續呆下去了。

周圍的醫生們看到這一幕之後,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能說寒風太死板了。。 第645章感冒了

李橋沒說話,他只是吻在了林嘉茵額頭上,他這種時候不能亂說,以免被抓住把柄。

林嘉茵靠在了李橋懷裡,電視里一首晴天突然響起。

我想起花瓣試著掉落

為你翹課的那一天

花落的那一天

教室的那一間

我怎麼看不見

消失的下雨天

……

聽著歌,李橋略微有些惆悵,他知道林嘉茵是喜歡他的,他也知道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他們選擇的道路註定是相違背的。

一直到夜深了,李橋把林嘉茵打發走了,他躺在沙發上陷入沉思,究竟佐藤明日奈和劉子瑜達成了什麼共識?佐藤明日奈對他的稱呼改變又是怎麼回事?

天氣有點冷,李橋只好又給自己套了件毛衣,他這時候才發現自己沒有被子。

由於一直投入著別的事,導致他剛才下樓的時候忘了買被子。

就在他想著怎麼度過這寒冷的冬夜時,林嘉茵從卧室里走出來,自然而然把一條毛毯放在了他身邊。

李橋接過毛毯,不由得有些高興,說道,「你果然還是放不下我。」

毛毯上有一股淡淡地沐浴露香味,很柔軟。

林嘉茵無奈地笑了笑,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滿腦子都是李橋。

有了毛毯的李橋感覺睡眠質量改善了,他沉沉睡了過去,沒在想那些搞不明白的事。

不過,抽點時間確實該和佐藤明日奈聊聊了,他必須要清楚佐藤明日奈究竟想做些什麼。

早上了,李橋醒來后感覺鼻子有點塞,頭也昏昏沉沉的,毫無疑問他感冒了。

林嘉茵將額頭靠在李橋額頭上,輕輕閉上了眼睛。

「沒發燒,不是什麼大問題,吃點感冒藥就好了。」確定了李橋的體溫,林嘉茵突然睜開眼睛,說道。

近距離四目相對,她又大著膽子在李橋嘴唇上親了一下。

「你今天在家裡休息,早飯和午飯我給你帶回來。」林嘉茵柔聲道。

「那就辛苦你了。」李橋也沒推脫,畢竟感冒的感覺確實不太好受,仔細想想,好久沒感冒過了。

在吃過早飯後,林嘉茵走了。李橋喝了點感冒藥,玩了會兒手機,他打開聯絡賬號,裹著毯子給佐藤明日奈打了個電話。

有些事還是要問清,不然放在心裡總覺得堵得慌。

「李橋君,早上好。」

佐藤明日奈在鏡頭前,精緻的妝容讓她顯得很可愛,輕輕一笑露出兩個小酒窩。

「早上好,明日奈,回到和國了嗎?」李橋瓮聲瓮氣問道,感冒讓他的音色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回來了。」佐藤明日奈看著李橋,皺起眉頭問道,「李橋君感冒了嗎?要緊嗎?」

「不要緊,只是點小感冒,喝點葯就好了。」李橋言不由衷道。

「我不在你身邊,李橋君一定要保重身體啊。」佐藤明日奈又叮囑道。

李橋覺得和佐藤明日奈交流很舒服,佐藤明日奈總是能在最適合的時候說最適合的話,任誰和這樣一位女孩在一起都會覺得很舒心的吧。

「有些事想問你。」李橋直言不諱道。

「有什麼事李橋君儘管問,我知道的一定會告訴你。」佐藤明日奈答應道。

李橋想了想,又想了想,沉默了兩分鐘后才問道,「你去西夏找劉子瑜說了些什麼?」

「就是……」佐藤明日奈雙手合十,低頭道,「李橋君,我本來沒想瞞著你的,但如果不瞞著你,應該也不會取得這麼好的效果。」

「我不在意,就是有點好奇而已。」李橋安慰道,他覺得佐藤明日奈一定是說了什麼不得了的事,要不然不至於對他吞吞吐吐的。

「我把我和李橋君在和國的故事說給劉子瑜聽了,劉子瑜沒說什麼,還認同了我。」佐藤明日奈說道,「我想,李橋君以後應該就能和我光明正大在一起了。」

「等等,你說的故事是指?」李橋追問道。

「就是,李橋君在和國發生的事,我是喜歡李橋君的,想著劉子瑜能接受我的話,李橋君也不會討厭我吧。」佐藤明日奈低下了頭,卻在片刻后嘗試著抬頭看李橋的反應。

看到佐藤明日奈這麼可愛的反應,李橋就算心裡有火氣也不能發了,好在目前還沒出現大問題,劉子瑜只說要和他好好談談,看樣子是沒打算分手。

「謝謝明日奈願意和我分享這些。」李橋在掛了佐藤明日奈通話后嘆了口氣,說到底都是他的問題,但關鍵那種場合、那種氛圍,根本撐不住。

怪不得佐藤明日奈那天和他通話的時候改稱呼了,想來是在佐藤明日奈心中,他倆的關係已經變了。

一邊暗嘆著渣男不好當,李橋一邊打開了電視,感冒藥的藥效發揮的有些晚,沒過多久他就覺得昏昏欲睡了。

「喂,醒一醒。」

睜開眼睛,李橋看到林嘉茵就站在眼前,頭髮垂在他的臉頰上,有些痒痒的。

林嘉茵將手掌放在李橋額頭上,確認李橋沒發燒,她提起手中的飯盒說道,「你的午飯,感冒了不能吃太油膩的,我就帶了點清淡的。」

「謝謝。」李橋爬了起來,他打開飯盒,飯盒裡放著幾道菜和一份白米飯。

「你吃過了嗎?」聞著飯菜撲鼻的香味,李橋問道。

「我吃過了,最近幾天我可不和你一起吃飯,我怕你把感冒傳染給我。」林嘉茵一本正經道。

李橋搖頭苦笑,沒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被嫌棄了,還是被林嘉茵嫌棄了。

吃過午飯後,李橋又吃了點感冒藥,早上睡了一覺后他感覺身體好多了,只不過還是昏昏沉沉的。

等到下午兩點,林嘉茵離開,李橋又打開電視看了起來,劉子瑜的偶像又上了電視。

李橋估計,按照這新聞出現頻率,距離結婚已經不遠了。

想來,當某天劉子瑜發現她偶像結婚的時候,一定會驚訝於自己的未卜先知吧。

想起劉子瑜,李橋又給劉子瑜打了個視頻電話。

「子瑜姐。」李橋病懨懨和劉子瑜打了聲招呼。。 一處已經廢棄的廠房內,趙吏夏冬青以及玄女三人,正在不斷搜尋著從冥界跑出的妖魔。

一頭接近仙神境界的妖魔,以及一頭活了數萬年的窮奇!

趙吏不斷地搜尋著廠房,尋找著妖魔出現留下的氣機,他現在嚴重懷疑,這是冥王放出來的妖魔,要不然為什麼被關押了無數年都安然無恙。

怎麼現在突然就出現了問題呢?

可知道又能如何呢?還不是得揣著明白裝糊塗嗎?

「怎麼樣趙吏找到窮奇了嗎?」

玄女著急的問道,相較於那頭仙神境界的妖魔,窮奇更讓玄女感到恐懼。

可以想象未曾成就仙神的妖魔,能夠讓天人恐懼,那麼這頭窮奇必然是一頭,十分可怕的妖魔。

趙吏搖頭道:「沒有找到,這兒只有窮奇留下的氣機,你不是天人嗎?怎麼還會害怕窮奇呢?再說了有冬青在,難道窮奇還能逆風翻盤不成。」

這時候夏冬青,也從遠處一路小跑了過來,「我那邊兒也沒有消息,你說窮奇會不會已經逃走了呢?」

在他的感知之中,這個廠房內,除了他們三人之外,就不存在任何生命。

所以夏冬青斷定,窮奇已經從廠房之中溜走!

趙吏想了想,說道:「不對我記得窮奇是上古凶獸,被九天玄女斬殺,封印於冥界之中,我想咱們的這位戰神閣下,應該知道窮奇的一些特殊手段吧!」

這是流傳於人間的傳聞,但傳聞並不是都是虛假的存在,要不然怎麼會流傳出這樣那樣的傳聞呢?

玄女鄭重地解釋道:「那是一場很艱苦的戰爭,神靈為了滅絕窮奇一族,派遣了無數的天人,與星斗之上的窮奇進行交戰,最終天人損傷慘重,窮奇一族被封印於冥界!」

「窮奇一族所擁有的特性,讓天人無法感知到窮奇的存在,當你放鬆警惕的的時候,窮奇就會突然竄出來,給你致命一擊,就像現在一樣!」

「南無」

趙吏在念了聲佛號之後,雙目盯著廢舊的鍋爐,說道:「窮奇來了,冬青玄女趕快動手!」

夏冬青對準破舊的鍋爐就是一道掌心雷,雷霆的力量,將破舊的鍋爐炸出一個大洞來。

隱藏在其中的窮奇再無躲藏的可能,嚎叫著沖了出來!

趙吏手中滅魂槍不斷地擊發,無數顆子彈打在窮奇地身上,然後被狠狠地彈開,向來無往不利地滅魂槍,在面對妖魔窮奇地時候,變得毫無作用。

玄女撐起了屏障,擋在了趙吏面前,淡藍色屏障,在窮奇的撞擊下,不斷地震蕩著。

夏冬青瞅準時機,對著窮奇就是好下掌心雷!

掌心雷炸裂,其所附帶地雷霆,讓窮奇痛苦地嚎叫起來。

「不可能,不可能,仙神怎麼還會出現在人間,他們不是都沉睡了嗎?」

窮奇地哀嚎聲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和不可思議。

這方世界的仙神,確實已經陷入了沉睡,但是窮奇不知道的是,夏冬青是剛剛誕生不久的仙神。

深受打擊的趙吏,看著哀嚎的窮奇罵道:「你這個蠢貨,窮奇你知道你是日後怎麼死的嗎?」

「蠢死的,你以為有人放你出來,是為了讓你重見天日?你也不好好動動腦子想一下,你犯下的那些罪孽,誰敢放你出來。」

窮奇不耐煩的說道:「如今本座已經重見天日,等吃夠了血食,就算是你有天大的本事兒,又能奈我何!」

仙神又能如何,當年他又不是沒有屠過仙神!

相對於靈氣斑駁的凡人,窮奇更願意吃了眼前的幾個人。

夏冬青護身罡氣外放,沖了上來,說道:「窮奇你惡貫滿盈,你今天就灰飛煙滅吧!」

被這喊聲一驚嚇,窮奇扭頭看了過去,笑道:「就憑你這小胳膊小腿兒,就算有仙神的境界又能如何,還不是來給我送菜!」

窮奇伸出了鋒利的巨爪,就像當年撕碎天兵的護身罡氣一樣,撕碎眼前這個微不足道的仙神。

夏冬青雖然有著金仙境界,就算有著多日來,趙吏的不斷訓練加成。

初次面對如此妖魔,也還是閉上了眼睛!

金光閃耀間,窮奇的巨爪,撞上了夏冬青的護身罡氣。

但窮奇想象中,眼前仙神護身罡氣,被扯碎的畫面並沒有出現。

反倒是他的爪子,開始一寸接著一寸的斷裂。

「你到底是誰,怎麼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他修鍊了萬年之久的爪子,竟然穿不透眼前仙神的護身罡氣。

而且在這尊仙神的護身罡氣之下,他的爪子竟然破碎了。

「你這個蠢貨,你打架之前,不先看看你對手的修為嗎?」

「也對小青子是長得人畜無害,但是你敢於對一尊金仙出手,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氣,現在你還認為,那個人放你出來,是為了給你自由嗎?」

回答窮奇問題的是趙吏,這諷刺的話語,無疑是激怒了受了重傷的窮奇!

「你們該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