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頓時,鴻蒙虛空中時間、空間之力極速震蕩,譚雲原本灑落虛空的血肉,居然在時間倒流中再次重組,而譚雲掉落的腦袋也消失!

瞬息之間,譚雲完好如初的出現在了,正在俯衝而下的趙遠龍後方虛空中。

「嗯……人呢!」趙遠龍望著下方空無一物的虛空,瞪大了雙目,震驚之時,他左側虛空中,傳來了柳鳳發自心靈深處的驚悚之色,「趙師弟有詐,快躲開!」

趙遠龍想要躲閃時,一股狂暴的殺意從身後虛空中將他吞噬,他還未反應過來,便感到後背如遭錘擊。

卻是譚雲一拳轟在趙遠龍後背!

「砰——咔嚓!」

立時,高達一萬八千丈的趙遠龍後背皮膚炸裂,粗壯的脊骨化為了粉碎。

「哇——」

趙遠龍五臟六腑巨震,七竅流血,隨著脊骨碎裂,他身體如同泄了氣的皮球,感到四肢無力,身體墜落虛空時,手中長達兩萬丈的神槍脫落右手。

「嗡——」

虛空布滿了蜘蛛網般的裂紋,卻是譚雲將鴻蒙霸體施展到了極致,體型暴漲到了三萬丈之巨。

「給老子過來!」譚雲猛然伸手,將趙遠龍的神槍攝入了手中,旋即,譚雲手持神槍,以迅雷不及之態,帶著噴涌的鮮血刺入了其小腹!

同樣的動作!

譚雲此刻的動作,和方才趙遠龍對待譚雲的舉動一模一樣!

譚雲踏空而立,手持神槍,將軟綿綿的趙遠龍提了起來,血液從其體內順著神槍槍桿潺潺流下,格外的瘮人。

望著這一幕,遠處鴻蒙虛空中的五名祖皇境六重弟子和祖皇境七重的張潤嚇得直哆嗦!

他們到現在還想不通,譚雲方才明明死了,怎麼還會復活!

「譚雲,你卑鄙!」趙遠龍虛弱的咒罵道:「若非我大意,你根本不是我對手,你不是……你不是!」

「是不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死定了!」譚雲冷漠無情。

「柳師姐,他一定不是你對手,為我報……」

「仇」字未落,譚雲體內一股雷屬性的鴻蒙祖王之力,瘋狂湧入了雷屬性的神槍內。

「砰!」地一聲沉悶巨響,神槍內爆發出一蓬雷光將趙遠龍吞噬,其身體爆碎開來,化成了漫天血液,碎屍灑落一地!

俯視著地上的碎屍,柳鳳抿著紅唇,美眸中閃爍著瑩瑩淚光,悲傷道:「趙師弟,你放心,我一定為你報仇!」

柳鳳克制著不讓自己淚水流出,她緩緩抬頭,望著譚雲的淚眸中流露出無盡的殺意,「譚雲,你可知道,在我柳鳳心中,遠龍不僅僅是我的師弟,還是我的弟弟!」

「我今日……」

不待柳鳳話罷,譚雲接下來的一句話,把柳鳳氣得發狂!

「呵呵,既然你們關係這麼好,那你還活著作甚?」譚雲冷笑道:「你倒是自刎,去陪他啊!」

「啊!」柳鳳發出一道刺耳的尖叫,「譚雲,我不管你這個畜生,為何懂得傳說中的時間倒流,今日我都要殺了你!」

此刻,譚雲後方鴻蒙虛空中的張潤,和五名祖皇境六重的弟子,早已被譚雲嚇得六神無主。

譚雲眯視柳鳳,將手中的神槍一丟,厲聲道:「有本事你就來吧!」

「天門風劍神訣!」

柳鳳施展了自己最強大的功法,一股股風之祖皇之力宛如游龍,自她體表旋繞。

「我要殺了你!」

柳鳳持劍朝譚雲殺去,速度暴增,令譚雲如臨大敵。

「咻咻咻——」

呼吸間,柳鳳出現在了譚雲身前,皓腕旋動,一道道萬丈風之祖皇之力的劍芒,宛如六朵巨大的蓮花,從四面八方朝譚雲籠罩而去。

名福妻實 六朵劍芒組成的巨蓮,威力之強,使得整個鴻蒙虛空布滿了蜘蛛網般密密麻麻的裂紋!

「鴻蒙神步!」

「嗖嗖嗖——」

譚雲凌空倒退閃爍,躲過了從身後籠罩而來的一道劍芒巨蓮的剎那,那朵巨蓮劍芒驟然分解成為三十六道劍芒,閃電般朝譚雲爆刺而去。

速度之快,譚雲根本無法全部躲避。

「撲哧、撲哧——」

譚雲躲避中體表凝聚出了鴻蒙祖甲,開始躲閃,然而,鴻蒙祖甲面對斬來的劍芒,如同紙糊的一般被十數道劍芒斬裂后,譚雲雙臂、雙腿、胸膛血液潺潺,留下了十數道深可見骨的巨大傷口!

而此刻,剩下的五道巨蓮劍芒,已從譚雲頭頂、左右兩側、身前、下方狂暴的圍攻而至。

千鈞一髮之際,譚雲一道道沉喝震耳欲聾,「五行滅神拳!」

「五行屠神掌!」

立時,鴻蒙虛空中澎湃出了浩瀚而璀璨的金木水火土之力。

浩瀚的五行之力,自譚雲下方鴻蒙虛空中幻化出一隻二十萬丈的五行滅神拳,和一隻摩天五行屠神掌! 五行滅神拳轟然而下,朝譚雲下方籠罩而來的巨蓮劍芒轟去,五行屠神掌緊隨而至!

「死亡碎神鞭!」

譚雲一念之間,一顆米粒般的烏黑光點,自右手中浮現而出的剎那,驟然暴漲變成了一條長達六萬丈、烏黑的死亡碎神鞭!

「嗚嗚——」

「嗡嗡嗡——」

山嶽般的譚雲,右手極速舞動死亡碎神鞭,立時,一道道鞭影自他體表交織成了一蓬鞭幕,將他籠罩其中的同時,帶著龜裂的鴻蒙虛空,朝頭頂、左右兩側、身前的劍芒巨蓮狂暴的抽去!

幾乎同時,死亡碎神鞭抽在了四朵劍芒巨蓮上,而這時朝下方轟去的五行滅神拳,也搗中了那朵劍芒巨蓮。

「轟隆、轟隆隆——」

隨著一陣陣巨響,死亡碎神鞭將譚雲上方、前方、左右兩側的四朵巨蓮劍芒抽爆開來,而死亡碎神鞭也潰散於空。

譚雲下方虛空中的五行滅神拳,搗中那朵劍芒巨蓮時便轟然破碎,反觀劍芒巨蓮依舊完好無損,只不過散發出的狂暴氣息驟降。

「砰!」地一聲振聾發聵的巨響,五行屠神掌拍中了劍芒巨蓮,和劍芒巨蓮一同潰散消失無形。

「咻咻咻——」

此刻,譚雲上空、前方、左右兩側的四朵劍芒巨蓮雖然爆碎開來,可是卻化成了上百道萬丈劍芒。

「殺!」

柳鳳左手掐法訣,右手持劍隔空一揮,立時,上百道萬丈劍芒極速融合成一道長達六十萬丈的摩天劍芒,帶著狂暴而剛猛的氣息,朝譚雲當頭斬去!

摩天劍芒死死地鎖定住了譚雲,給譚雲避無可避的感覺!

「好強!」譚雲臉色驟變,心聲大喝,「時空滅神刀——刀碎諸天!」

傷痕纍纍的譚雲,巨瞳中流露出了瘋狂的戰意,頓時,鴻蒙虛空中一股股浩瀚的時間洪流,宛如巨瀑從天而降!

「嘩啦啦!」

同時,隨著驚濤駭浪之音,一片由空間之力匯聚成的狂潮,自鴻蒙虛空中極速湧向了時間洪流。

空間之潮和時間洪流極速凝聚成一把長達十萬丈的時空滅神刀。

瀰漫著時間之力的時空滅神刀,彷彿無視時間、空間的束縛,從天而降,朝斬向譚雲的六十萬丈劍芒劈下!

「砰!」

時空滅神刀劈中摩天劍芒時,震耳欲聾的巨響肆虐著鴻蒙虛空,在譚雲駭然的目光中,時空滅神刀宛如陶瓷般極速碎裂!

反觀摩天劍芒,只是布滿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紋,依舊朝譚雲爆斬而去。

從摩天劍芒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判斷,自己肉身根本無法抵擋,一旦被斬中後果不堪設想!

「譚雲,你這個畜生死定了,別做無謂的掙扎了!」柳鳳在說話時,心中震驚萬分。

她怎麼都想不到,面前這個連雜役弟子都不是的青年,不僅可以操控五行之力,而且還可以駕馭風雷、時間、空間、死亡之力!

即便是親眼所見,她依舊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死定了?」譚雲冷笑連連,「不殺你,我怎麼捨得死?」

「莫非他還有底牌?」 婚不由己 柳鳳暗忖時,隨即發生的一幕,令她愈發震驚。

「空間囚籠!」

譚雲知道自己根本無法躲閃,也來不及施展劍訣,只能施展一年才能施展一次的神通:空間囚籠。

「嗡嗡——」

譚雲凌空倒退中,四周鴻蒙虛空中空間之力驟然變得狂暴起來,如同沸水滾滾,當即,朝譚雲斬去的摩天劍芒速度驟降。

「咻——」

當布滿裂紋的摩天劍芒,即將斬中譚雲時,在空間囚籠中徹底靜止了下來。

「你……」柳鳳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目,脫口而出,「你這是什麼神通?」

「賤人,你說呢?」譚雲踏空而立,碩大的拳頭,猛然搗中了靜止的劍芒。

摩天劍芒頓時四分五裂!

聽著譚雲羞辱自己之音,柳鳳徹底怒了,「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受死!」

「天門風劍神訣終極式——狂星辰劍斬!」

柳鳳妙曼的體內,澎湃出了海嘯般的風之祖皇之力,滔滔不絕的湧入了手中的神劍之中。

「嗖嗖嗖——」

柳鳳嘴唇無聲而動念著口訣,身體自虛空中呈環形極速閃爍之際,體內再次爆發出的風之祖皇之力,自她環繞的鴻蒙虛空中,凝聚出了一顆直徑萬丈的星辰。

「去!」

柳鳳停止移動,右手一揮,手中神劍攝入了由風之祖皇之力凝聚而成的星辰內。

旋即,柳鳳盤膝而坐在鴻蒙虛空中,雙手自虛空中劃出一道道玄奧的軌跡,猛然朝萬丈星辰隔空一推。

「嗚嗚——」

立時,鴻蒙虛空中狂風大作,那萬丈星辰,帶著轟然崩裂的虛空,朝譚雲轟去!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同時,那由風之祖皇之力凝聚而成的星辰,所散發出的狂暴氣息,令譚雲感到窒息。

也感到了死亡來臨前的恐懼!

「鴻蒙弒神劍訣!」

譚雲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額頭上布滿了豆大的汗珠,隨著施展劍訣,譚雲髮絲飛揚,氣息瘋狂暴漲,極速攀升到了祖皇境五重,直逼六重時才停留下來!

與此同時,譚雲碩大的腦袋上焚燒起來飄渺的火焰,卻是譚雲焚燒了鴻蒙祖王魂。

譚雲五官扭曲,耳鼻出血,他深知生死存亡的時刻到了,自己務必拼盡全力,殊死一搏!

「咻。」一道嫣紅的嗜血神花,自譚雲身前憑空而出,飛入口腔入肚的瞬間,譚雲體內血液徹底沸騰了,實力再次暴增一成!

即便如此,譚雲都沒有把握,能擊殺柳鳳!

「吼!」

渾身是血的譚雲,發出一道野獸般嘶吼,雙目赤紅,施展了鴻蒙弒神劍法,最強大的神通!

大國金融 「鴻蒙弒神,九弒諸神!」

譚雲自鴻蒙虛空中猶如鬼魅閃爍,體內猛然朝衝來的風之祖皇之力凝聚而成的星辰隔空揮出九劍!

「咻咻咻——」

頓時,九道長達十萬丈、蘊含著五行、風雷、時間、空間、死亡、光明祖王之力的劍芒,急速穿梭在鴻蒙虛空中,瘋狂的朝星辰斬去!

「殺!」盤膝而坐在鴻蒙虛空中的柳鳳,發出一道刺耳尖銳之音,舞動的雙掌,隔空推出的剎那,一股股浩瀚的風之祖皇之力,宛如一條條神龍,轟然隔空鑽入了星辰內!

緊接著,極為恐怖的一幕發生了! 「轟隆隆!」

隨著一道巨響,那萬丈星辰瘋狂膨脹起來,直徑竟然達到了三十萬丈!

並且,星辰內散發出的氣息,愈發的狂暴。

星辰內傳出陣陣巨響時,盤膝而坐在鴻蒙虛空中的柳鳳,不知為何臉色霎時變得蒼白,嘴角溢出一縷縷血液,顯然還無法完全駕馭天門風神劍訣的終極式——狂星辰劍斬!

事實的確如此,她的確還無法駕馭!

當時,她去不得不這樣做,因為方才她施展的六朵劍芒巨蓮,已是她所能駕馭天門風神劍訣中最強大的攻擊。

然而,她發現卻被譚雲破解了。

若想活命,若想殺譚雲,她知曉唯有破釜沉舟,施展狂星辰劍斬!

「噗、噗噗!」

柳鳳連噴出三口血液時,直徑二十萬丈的星辰頃刻間,布滿了觸目驚心的裂縫,彷彿其內有恐怖的存在衝出!

「轟隆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