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頭一歪,直接暈死過去。

劍南山一探鼻息,發現還有氣,這才鬆了口氣。

當他檢查身體之後,整張臉都灰暗下來,劍無痕的身體,從頭到腳,骨頭幾乎全都碎了。

他已經徹頭徹尾,變成了一個廢人。

山嶽巨猿身體快速變小,很快就恢復正常大小,形成葉雄的模樣。

大家這才發現,原來剛才那小山一樣的巨猿,居然是他變幻而成的。

「太恐怖了,這到底是什麼神通。」

「難道是上古的血脈之術?」

「據說一些上古的凶獸血脈,煉化之後,就能變成那凶獸的模樣,得到凶獸的幾成實力,想必就是了,沒想到他居然煉成如此逆天神通。」

場下議論紛紛,全都被葉雄的手段給折服。

「劍閣主,不好意思啊,讓你們劍閣全軍覆沒。」葉雄冷笑著。

「姓江的,我殺了你。」

劍南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身上湧起騰騰的殺氣,就要朝葉雄殺去。

「劍南山,你這是要幹什麼?」南宮寒怒道。

「掌門,他把我兒子打廢,這筆賬我能不跟他算嗎?」劍南山咆號著。

「這是公平競爭,經過雙方同意的,輸了也是劍無痕技不如人,你現在出手對付江南,讓長生派的弟子怎麼看你?」南宮派連忙攔住他。

劍南山氣得渾身顫抖,臉型都扭曲起來。

剛才一瞬間,他甚至想連自己的身份跟地位,全都不要的,就是想要這個傢伙的命。

但是,掌門在這裡,肯定不會讓自己動手。

「君子報仇,十天未晚,我就讓你多活幾天。」

劍南山臉上青筋迸起,抱著自己的兒子殘軀,化成一道流光,直接離開了。

場下,所有人見到葉雄,就像見鬼一樣。

特別是羅重陽,背上的汗一直在不停地冒著,他慶幸葉雄挑選的是劍無痕而不是他,不然的話,他的下場估計比劍無痕還要慘。

南宮寒看了葉雄一眼,臉色不太高興,顯然對他的殘忍手段不太認同。

劍無痕是長生派的天才弟子,現在被廢,就是長生派的巨大損失。

葉雄根本不在乎他的看法,反正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只要能進入靈域修鍊,一切都不重要。

「比賽結果已經出來了,江南勝,他將代替劍無痕進入靈域修鍊。」南宮寒宣布。

(本章完) 聽到宣布之後,葉雄鬆了口氣。

瞌瞌碰碰,終於成功擁有進入靈域修鍊的資格。

但是他的心還是沒有放下來,還在懸著。

沒有進入靈域一天,他都還不能放鬆,誰知道還會有什麼變數。

「兩天之後,早上八點,所有十強弟子在大殿彙集,向靈域出發。」南宮寒說道。

一場十強寒,在各種曝冷之後,終於落下了帷幕。

周圍的弟子漸漸散去,片刻之間,原本人山人海的半空,只剩下葉雄一行人。

卓無雙跟血屠來到葉雄身邊,看向他的目光,除了火熱,還是火熱。

他們何曾想過,自己的閣主居然是如此強悍的人物,實戰力可以用逆天來形容。

「閣主,請你收我為弟子。」血屠撲通一下,直接就跪在地上。

他此刻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無論如何也要成為他的弟子。

「閣主,也請你收我為徒弟。」卓無雙也跟著要跪下來。

葉雄連忙扶住他們,不讓他們跪下去。

「站著說話,別跪著。」葉雄道。

兩人只得站著,目光火熱地看著他。

「你們是金丹巔峰,我只不過是金丹後期,還沒有資格收你們為徒弟……」

「閣主,以你現在能力,進入金丹巔峰還不是妥妥的事情,到時候,估計連半步元嬰都不是你的對手了,請閣主答應。」血屠急道。

「我卓無雙這一輩子,佩服的人很少,閣主就是其中一個,我請求閣主答應。」

葉雄頓時猶豫了。

血屠跟卓無雙的資質都很高,收他們為弟子,並無不可,但是他現在得罪的人太多了。

在北方星域,他得罪郭雪,那可是半步金丹修士;而在這裡,他又得罪劍南山,現在又暴露自己身上有諸多寶貝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自己的主意,收了弟子,反而會連累他們。

「此事容后再說,我答應你們,如果我突破到金丹巔身,一定收你們為弟子。」葉雄只能拖延。

「我一想到,能跟閣主一起進入靈域修鍊,就十分激動,到時候如果我有修鍊上的難題,一定請教你。」血屠激動地說道。

「沒問題,如果我沒時間,你也可以找心怡,她對於修鍊一道……」

葉雄還沒說完,就發現幽冥狠狠地瞪著自己,頓時就說不下去了。

幽冥最不喜歡交際,只喜歡自己一個人靜靜修鍊,哪怕血屠跟卓無雙是他的門下,她也嫌麻煩。

「咱們還是先進入靈域再說吧!」葉雄改口道。

接下來,葉雄帶著血屠回到天道閣,幽冥則回到絕情閣,大家都在為進入靈域做準備。

……

劍閣,後院,廂房。

劍無痕躺在床上,暈迷不醒。

他旁邊圍了許許多多的人,除了劍南山,夫人喬氏之外,還有幾名弟子。

一名藥師正在檢查他的身體。

片刻之後,醫師用被子將劍無痕的身體蓋住,走了出來。

「陸兄,怎麼樣了?」劍南山連忙問。

「他身上的骨頭幾乎已經完全碎了,就算能恢復,也必定修為大跌,不過,性命倒是無憂。」陸醫師回道。

「我的兒啊,你怎麼這麼命苦啊!」喬氏撲倒在床邊,嗚嗚地大哭起。

「陸醫師,多謝你,無痕就教給你了。」劍南山說道。

「劍閣主請放心,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將他治好的。」陸醫師說完離開了。

周圍的弟子也紛紛散了,房間只剩下劍南山夫妻。

「南山,你一定要幫無痕報仇,一定要報仇。」喬氏嗚嗚地哭道。

「夫人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那混蛋的下場比無痕還要悲慘百倍。」劍南山咬牙切齒。

「你想怎麼報仇,出手殺了他嗎?」喬氏急問。

「我不能出手,一旦我出手,會讓人留下把柄的,不過我朋友滿天下,找個半步元嬰的朋友不在話下。」劍南山說道。

「那你就儘快吧,如果不儘快,等他們進靈域,咱們想報仇,那就必須要等五年之後了。」

「我知道怎麼做,夫人,你在這裡看著無痕,如果他醒了,好好安慰他,別讓他做傻事,我出去一下。」

劍南山轉身離開,來到後院,走進自己的房間之中。

他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子,正準備將一縷本命元氣釋放出來。

正在這時候,突然背影飄來一道黑影,悄無聲息,如同鬼魅一般。

「是誰。」劍南山一聲大吼。

轉身一看,面前站著一名長發披肩的男子,瘦長臉,臉型就像蛇一樣。

最讓人震驚的是,他沒有肉身,身體是虛無的,就像鬼魂一樣。

這絕對不是鬼修,鬼修身上有鬼氣,這黑影沒有。

除非,這是化身,仙界大能的一具下界化身。

劍南山瞬間就變得恭敬起來,禮貌地說道:「不知道前輩是什麼人,來找晚輩有什麼事情?」

仙界大能,那可是元嬰期以上的修士,一般的低階元嬰修士,是不會有化身的,要達到元嬰巔峰以上,半步化神,才能擁有下界分身的實力。

這具化身如此凝實,絕對不是普通人,極有可能是傳聞之中,化神期修士的化身。

如果能得到他的指點,自己飛升豈不是指日可待?

飛升之後,如果能得到他的指點,拜在他的門下,那自己就會少走很多彎路。

一瞬間,劍南山腦海里就生起各種各樣的念頭,最大的想法就是,無論如何也能抱住這大腿。

「劍南山,你想報仇嗎?」

魔殿殿主懶洋洋地走到旁邊的桌子上,坐了下來。

「前輩這話是什麼意思?」劍南山明知故問。

「我喜歡老實,忠誠的人,你忠不忠誠現在還不知道,但是老實方面,你差遠了。」

「前輩指的是我兒子被江南廢掉的事情嗎?」

「糾正一下,他的真正不叫江南,叫江南王,來源於五行星域。」

「他不是來源於劍道星域嗎?」

「你太天真了,他的身份是造假的,至於怎麼造假,我就不知道了。」

「原來是偽造身份,哼,用偽造身份進入長生派,想進入靈域修鍊,做夢。」劍南山狠狠地說道。

「雖然他的身份是偽造的,但是這短短兩天時間之內,你想找到證據根本不可能,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派人把他殺了,一了百了。」魔殿殿主說道。 「可是,在這裡動手很容易暴露的。」劍南山有些猶豫。

這裡是長生派,高手如雲,劍南山前先的想法是,想辦法將江南引誘離開再動手。

「誰讓你在這裡動手了,我教你個方法,保證讓他死得很難看。」魔殿殿主將他招了招手:「耳朵湊過來。」

劍南山有些擔心。

湊耳朵過去,豈不是把自己的小命掌握在別人手中,萬一他想殺自己,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自己不答應,會不會讓他不高興?

真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怎麼,不敢,怕我殺了你?」魔殿殿主冷嘲。

「前輩是仙界大能,怎麼會殺我這麼一個小人物,再說,我跟你又無怨無仇。」

劍南山說完,走了過去,將耳朵湊過去。

魔殿殿主在他耳邊細語一番,劍南山頓時有些猶豫:「這樣做,豈不是枉送了一條無辜性命?」

「做大事者,不區小節,除此之外,你還有別的辦法嗎?」

劍南山沉思片刻,這才說道:「我答應你,就這麼辦。」

「好好乾,只要你聽命於我,尊者這個位置讓你坐上,也不是不可能事情。」

魔殿殿主哈哈大笑,身體砰的一聲,在原地消失了,化成一團黑氣離開了。

劍南山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瓶,裡面是一團本命元氣。

元氣出來之後,他布了一個水鏡,上面出現一道人影。

「劍魔,你的侄子出事了,我要你幫我報個仇……」

……

天道閣,藏書閣。

葉雄在書架上翻查著,準備將一些需要看的書帶去靈域。

正在這時候,他突然發現手腕一麻。

挽開衣袖,手臂上的鎖神鏈印記再次啟動,如一條蛇一樣,從手腕之中出鑽出來,在手臂上纏繞著,峙機而動。

「既然來了,何不出來坐坐。」

葉雄右手將鎖神璉按住,不讓它出擊。

冷醫皇妃:皇叔請賜教 鎖神鏈不知道是不是明白他的意思,收斂了氣勢,只露出一個腦袋。

當初,鎖神鏈化成印記,印在葉雄四肢的時候,魔殿殿主已經被他殺了,所以他並不知道葉雄的身上有鎖神鏈印記。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只要自己找到機會,讓鎖神鏈將他綁住,就有機會再次將這具化身斬殺。

突然,外面飄進來一團黑霧,就像魔氣一樣。

魔氣慢慢凝聚,形成一名長發披肩,長得像蛇臉一樣的男子,那模樣,不是當初在暗精英秘境被自己斬殺的男子是誰。

「小子,又見面了,沒想到咱們會在這裡見面吧?」魔殿殿主化身冷笑著。

「是你?」葉雄臉上裝成意外的模樣:「沒想到你化身還真多,連亂星海都有,這次又準備搞什麼陰謀?」

「看來你對我的了解,還不少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