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額……我剛纔看見那叫花子嘴巴不停的在咀嚼什麼,也沒有細看,難道是他偷拿了饅頭?”小工李說出這番話,自己都鬱悶了,話說;他可是一直守在門口的,要說是離開,也就是幾秒鐘時間,小跑去了坡坎下一處玉米杆子地裏撒泡尿而已,再怎麼說,那麼短暫的時間裏,叫花子也不可能就大搖大擺溜進去偷走饅頭吧!

更何況還有施工在裏面呢!嗯!這種說法太過牽強,應該不是這樣的。那麼叫花子在咀嚼什麼?難不成在磨嘰牙齒?

問也是白問,還不如不問。劉施工納悶加煩躁,尼瑪的,去了一趟鍾馗廟,不但沒有把事情解決,反而平添了許多煩惱。他不知道,饅頭丟失這件事,是小事,更爲詭異的事件還在後面。 004 孝

就在建築隊劉施工和小工李。剛剛離開。從鍾馗廟宇的另一端。急匆匆走來一個人。走近了看原來是羅小明。

一日爲師。終身爲父。鍾奎在人們的視線裏消失。作爲弟子的羅小明。他不相信師父就那麼不見了。他認爲師父在故意裝瘋賣傻躲避現實。所以就特別留意師父曾經呆過的地方。

老宅子出現異常。小明心裏也是有底的。對於鎮壓邪惡的鬼魁。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他還是懂得一些。不知道是自己才疏學淺。還是俗話說的。道行不夠精湛。在進入老宅時。沒有感觸到那種肉眼看不見的隱晦氣息。

原則性超強做事一絲不苟的小明。既然答應要鎮壓老宅鬼魁。卻沒有辦好。這心裏就跟壓了一塊大石頭。老也不能輕鬆下來。一直耿耿在懷。

加上今天一早。又有一位慕名而來的女士來找他。並且給他講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件。說家裏出大事了。而且就發生在一個禮拜前。在出事之前。有一個比女兒稍微大一點的孩子。曾經在他們家附近轉悠。並且在一堵預備要撤遷的殘牆上。畫了她女兒的畫像。

就在這個女孩畫了她女兒畫像不久。她的孩子就出事了。

鑑於發生這些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無奈之舉。小明只好四處奔走尋覓師父的蹤影。希望他可以重新振作。出來搞定這些事情。在奔走多處。查找無果的之後。路過鍾馗廟時。驀然想起師父曾經在這裏呆過。索性就來看看。

風塵僕僕趕來的小明。行走到廟門口時。就感覺到廟宇與別處的不同之處。這裏屬於清靜之地。無論是小廟宇。還是大廟宇。它都有一個特徵。那就是寺廟裏的氣氛都是莊嚴肅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自然與那些嘻笑打罵之事格格不入。

擡眼看。陰暗的光線緣由是來自門口一顆參天大樹。大樹長年累月遮天蔽日。即使在秋季那龐大的枝椏。也遮蓋了半個廟宇的面積。視線掃視。視角和感覺。覺得廟宇裏面靜悄悄的。好像根本就沒有人。

小明沒有因此而放棄進去看看的想法。依舊懷着一顆虔誠的心。暗自禱告;但願師父在這裏……想法配合腳步的節奏。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提腳已經跨進那高高的門檻。進入不寬的殿堂一目瞭然。

一個衣衫襟爛。蓬頭垢面的叫花子。在狼吞虎嚥吃着供臺上的饅頭……可能是小明進來的動靜。驚動了叫花子。他驚慌失措扭頭一看。又急忙伸出一雙髒兮兮的手。把剩下的饅頭盡數攬入破衣爛衫裏就想溜。

就在叫花子回頭匆忙一瞥間。第一時間更新小明微微一震……

回龍灣。遠近市裏在傳聞一個讓人難以理解的新聞。據說羅小明拾回一個叫花子。而且這個叫花子癡癡呆呆。除了吃。就是睡。

壞總裁的專屬寶貝 有人搖頭嘆息。說羅小明就是一莽子(傻子)。平白無故拾回一個叫花子作甚。還有嬉皮玩笑的說;小明這八成是想給自己的老孃找伴……

小明不管不顧這些閒言碎語。他把叫花子帶回家。給他飯吃。幫他梳理亂糟糟的頭髮。洗臉。不大一會兒的功夫。一個邋里邋遢的叫花子。就被他收拾得乾乾淨淨。恢復了本來面目。

小明把叫花子安頓在堂屋中央。撲通一聲跪下。顫聲道:“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母親紅着眼眶。含淚佇立在一旁。不時悄悄抽泣。她痛心眼前這位大名鼎鼎的捉鬼先生。在如干年不見之間。竟然成了這麼一副叫花子模樣。

這就是印證了民間一句俗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後頸窩摸得到。看不到。’大意就是說;誰也無法定論自己的將來。以後。包括鍾奎。他一輩子捉鬼。誰能料到。他的後半輩子這麼悽慘。

不錯。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叫花子就是鍾奎。

癲狂的鐘奎。他究竟怎麼了。答案不難找。黑白無常最知曉。是人都要歷經三災八難。他鐘奎就像孫悟空保護唐僧取經。還差那麼一難。就因爲他看清楚了前世與今生。所以要瘋癲一次才能度過劫數。否則性命不保。

和徐倩的緣分。曇花一現那麼短暫。給她的結合。爲的就是另一個驚心動魄故事的延續。第一時間更新她就像一隻大公無私的母蜘蛛。爲了後代的誕生。貢獻出自己的生命。也了卻了來到人世間中所欠下的宿怨。

冉琴纔是他心中的痛。點點滴滴的片段記憶。沉澱在腦海中。

感情最深的是香草。三生三世枕上書。也敘述不完他們的故事。

鍾奎木木的呆坐着。無神的眼眸。只是在小明面龐上稍作停留。僵直的坐姿。面無表情。看不出絲毫喜怒哀樂。

小明母親端來一盆熱乎乎的洗腳水。輕輕放在鍾奎的腳邊。

小明托起師父的腳。擼掉懸掛在腳上的破鞋。把他的腳抱住放進熱水裏。捋起他那破破爛爛的褲腿。用毛巾一下一下的給他熱敷腫脹潰爛的腳背。

出嫁的大妹聞訊也趕來回來。去附近藥店買來消炎的軟膏。挨個給鍾奎抹上。完事後。小明扶起師父送至房間裏。動情的說道:“師父。你好好歇歇。”

安頓好師父。小明惦記着老宅的情況。還得抽時間去看看。收人錢財。替人消災。這也是做這一行道的規矩。

就在小明忙活照顧師父的時候。從東華村那條新修的機耕道上。行色匆匆走來幾個貌似是城裏來的學生。領頭的是一個年紀不大。長相清秀的女孩子。

有人在喊:“蔣蓉。這裏沒有什麼有助於你靈感的景色吧。”

名叫蔣蓉的女孩噗嗤一笑道:“我也不知道啊。還是別人告訴我說。這裏有一座很有傳奇色彩的小村子。所以就想來看看。”

蔣蓉大小酷愛漫畫。特別喜歡畫恐怖逼真的情景。她偶爾投稿在一些雜誌上。翹首企盼。能夠得到雜誌社的認可。卻屢屢如石沉大海般沒有迴音。

之後在有心人的介紹下。她得到一位頗有名氣漫畫師父的指點。才知道自己的漫畫缺乏一種叫靈氣的東西。

靈氣來自想象。來自創造。來自靈感。要想畫好靈氣。這二者缺一不可。也就是這樣。她幾經打聽得知銅川縣城有一座非常有名的村莊。叫門嶺村。據說這座村莊曾經發生過非常恐怖的靈異事件。所以在放寒假之餘。蔣蓉就邀請好友。一起來看看。 005 煮熟的鴨子果然要飛

老宅的情況還是那樣。工人週四的老婆。大老遠跑來看他。順便帶來家裏的糉子。在這個季節吃糉子原本就是稀罕物。原本從老遠的地方帶來。一路長途跋涉的。帶着也不方便。所以帶也帶了那麼幾個。

週四就悄悄的和老婆在宿舍裏。趁無人的時候拿出來偷偷的吃。

突然從屋頂傳來一聲冷笑;冷笑之後。一聲尖細的女聲傳來;“嘻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糉子杯錯。 冥醫 好吃。”聲音短促。清脆。說得很快。在聲音停止之後。在短時間內根本就分辨不出它的確切位置。

雖然分辨不出發音的確切位置。但是那聲音。真真切切的把週四兩口子給嚇住了。兩人糉子把兩人的嘴塞得滿滿的。不能說話。只能瞪大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動彈一下。

起初他們以爲是工友在惡作劇。故意弄出動靜來嚇唬他們的。可是在安靜的觀察一會兒之後。那怪誕的聲音再次響起。一會兒像是嬰兒啼哭‘嗚哇~嗚哇’。一會兒又像是公鴨‘嘎嘎嘎’一會兒又像是從地底發出來的幽森聲音。總之聽了讓你頭皮發麻。渾身起雞皮疙瘩。

兩口子那還敢一直呆在屋裏。趕緊兒的吐出口裏糉子。一溜煙跑出宿舍房間。不敢單獨回去。只能去工地幹活直到下班才和其他工友返回宿舍。第一時間更新

剛剛發生那件事不久。在一個秋高氣爽陽光明媚的下午。一個是爲了慶祝第一批工程款如期發放。另一個是工地總施工要來工地檢查。劉施工等人去買了一盤豬頭肉。一碟花生米。喊人在買來一隻雞清燉來吃。

在下工的時候。就在老宅那顆巨大的樹蔭下。擺了一張飯桌。喊上幾名監工和小組長也來小聚一會。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一切準備就緒。單等總施工來。劉施工催促幾次。總施工一直呆在臨時辦公室裏和小祕談事沒有出來。

爲了不誤事。劉施工喊廚娘把首席菜端出來。

首席菜就是那隻清燉雞。當廚娘去廚房揭開鍋蓋撈雞時。驚得她差點沒暈過去。明明是一隻雞的。怎麼變成了一隻鴨子。

廚娘把鴨子端出來。老劉還奇怪的問道:“是不是搞錯了。我看你殺的是一隻雞。怎麼就變成一隻鴨子了。”

廚娘百口莫辯。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施工的質問。有人調侃道:“鴨子也不錯。肉嫩。味道鮮。”說着話。就伸出筷子夾了一口送進嘴裏。咀嚼一會直點頭說道:“嗯。廚藝不錯……”

正在這時。總施工帶話來說不過來吃了。讓劉施工等人慢慢吃。

原本是用來討好上級的。結果上級沒有來。連煮熟的雞都飛了。你是奇怪不奇怪。劉施工這頓飯吃得夠鬱悶。也莫名其妙的。

當飯局完畢。劉施工擦着臉上的油。一副酒足飯飽的樣子。拿着牙籤在剔牙縫時。總施工。背起手。一大腹便便官樣十足。邁着四平八穩的步伐走了過來。

“老劉。你剛纔有沒有看見一隻狗叼着一隻鴨子跑過這裏。”

劉施工打了一個飽嗝‘額’迷惑的盯着對方。“鴨子。”腦海立馬閃現出剛剛進入五臟廟的鴨子來。敢情這上司剛纔在辦公室和小祕私開小竈。

“對。小芳。在對又來餐館點殺了一隻鴨子幾分鐘前才送來的。轉背……就不見了。”

總施工幾秒鐘的結巴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在辦公室絕不是吃鴨子那麼簡單。而是在偷腥……就因爲偷腥。煮熟的鴨子纔會飛。

不過總施工的話。劉施工卻不敢接茬。對方說鴨子是被一隻狗給叼走了。那麼承認鴨子是他們吃的後果。可想而知。想到這兒。劉施工嗨嗨一笑道:“真沒看見。要不你去找找看。是不是那癡呆給你拿了。”話是這麼說。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可心裏納悶啊。這鴨子和雞。究竟是誰搞的鬼。

“好吧。沒有就沒有了。咱們來談談工程進度情況。”

劉施工心裏的疑惑還沒有解除。總施工喊談工作。他不能分心。還得趕緊兒是做好。應答準備。要是那一項數據回答失誤。那可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兩位施工在談工作。除了監工還可以繼續留下。第一時間更新其他的撤走各自休息。

廚娘是一位老實巴交的農村婦女。在以往她去買菜時。就聽別人傳言這座老宅鬧鬼。今兒個是她第四次親自經歷詭異現象。心裏忐忑不安的。還真的害怕。

總施工和劉施工談了一會工程進度。小祕查對了一下賬目。之後就離開了老宅。

總施工一離開。劉施工就忙活起來。他把大大小小的組長。監工。工人都吆喝起來。他覺得之前發生的事情。太不可思議。根本就不像是鬼做的。倒像是人爲的。所以聚集人來要搜查老宅的角角落落。

那癡呆兒傻呵呵的看着。劉施工等人在屋子的前前後後忙碌。廚娘手裏也拿着一把菜刀。心裏雖然害怕。但是人多勢衆。倒也增加了幾分膽量。隨同大傢伙一起吆喝着對屋裏進行地毯式的搜查。

隨同搜查的人中。就有周四的老婆。她膽小。加上剛來時就遇到那種鬼事。就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說。鬼是什麼樣子。是那種虛無縹緲的黑影。來無影去無蹤。它無時不刻存在。逗留在人們的身邊。運氣不好的人就會看見。

原本心裏就發虛的他們。乍一聽週四老婆的話。一個個想退縮……要不是劉施工打起十二分精神。使勁的吆喝。說不定人都跑光光了。

就這樣。他們把屋裏屋外。都搜查了一遍。什麼都沒有發現。每一個人都累得筋疲力盡。最後只好各自散去休息。

半夜時分。劉施工覺得窗外有動靜。神經質的翻爬起來。憑着酒勁還沒有過氣。鼓起三根筋順手抄起放置在牀頭的木棒。躡手躡腳走出去。因爲事先他在門軸上潑冷水的。所以開門的時候沒有一丁點響聲。就那麼。措不及防。出現在那鬼影的身後。他捏緊木棒。穩定身子。極力剋制心中的驚慌感。很準確的對着黑影后腦勺。手起棒落。木棒帶着一股疾風。呼。他感覺木棒實實在在打在鬼影的後腦勺上。並且發出一聲很沉悶的響聲……

那一晚。劉施工可是自打駐紮進這座老宅。睡得最香甜的一晚。 006 驚弓之鳥

秋雨淅淅瀝瀝的下。淋溼了露面。洗不淨自然賜予浸漬進雨水之後凸顯出來秋的色彩。小明是蹬車來縣城的。在經過回龍灣和東華村的交叉路口時。被幾個嘰嘰喳喳鬧嚷不休的小青年圍住。

“大叔。請問去門嶺村怎麼走。”問出話來的是一個面目清秀。臉色略顯蒼白。一雙似曾相識水晶般透明的淡紫色眼眸。透得幾許莫測。神情淡定自如,脣邊含着一抹淺笑,渾身上下透出一股說不出來的靈氣。 手指捏握住一把。已經枯黃凋謝的野菊花。

“你是……”小明差一點就脫口而出對方是冉琴阿姨的話。可是她的年齡明顯比自己還小。怎麼可能是冉琴。也許人相像的太多了。纔會在這裏不期而遇吧。想到這兒。見女孩很認真的注視着他。在等待他的回答。眼皮很奇怪的跳動一下。驀然回想去他們詢問的地址。門嶺村……“你們沒事去那幹嘛。”

女孩在聽到小明的問話時。沒有立刻做出答覆。反而歡呼雀躍道:“嗨。終於有一個人知道門嶺村了。”然後在夥伴們的擁護下。再次點頭說道:“我們去尋找感覺。”

“尋找感覺。尋找什麼感覺。”小明的心。突兀一跳。那裏可不是什麼好地方。這些小青年想幹嘛。疑問在腦海凝聚。話出口說道:“那裏不適合你們遊玩。還是別去的好。”說完就扭頭預備走開。走幾步好像又想起什麼。停住腳步。微微側頭對幾個呆看着他的小青年糾正道:“你們喊我大叔。我有那麼顯老嗎。”

老宅出事了。死人了……

小明剛剛到老宅門口。就聽見裏面傳來呼喊聲。老宅的大門是廚娘一早去買饅頭打開的。所以他來的時候。不用敲門就可以進去。

院壩裏有人驚慌失措在奔跑着。還有人緊張兮兮的。在比劃着。有人看見小明進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苦笑着打招呼道:“你好……”然後很驚訝的樣子說道:“你怎麼知道這裏出事了。”

對方的話。問得小明是雲裏霧裏。“什麼。”他不解的看向對方。隱隱感覺這裏好像真的出了什麼大事。

果然不一會兒的功夫。有當地派出所來查看死亡的老太太。老太太是一根褲腰帶。懸掛在門框上吊死的。奇怪的是。老太太的後腦勺有遭人重擊的傷痕。

老宅出大事。劉施工卻還在呼呼大睡。

有人跑去喊他。發現他抱住一根帶血的木棒。睡得正酣……

帶血的木棒。老太太后腦勺的傷痕。種種疑點集中在劉施工身上。他被帶走了。而且是小明親眼看見帶走的。

經過一系列的查詢和查證。一件更爲令人難以置信的事件。浮現出來。劉施工自己承認在另一個城市殺人。潛逃時間已經有十年之餘。

他殺人的原因。是因爲自己的老婆在一個食堂打工時跟一名廚師勾搭。而這名廚師就是他兒時的玩伴。加好朋友。

劉施工是親眼目睹老婆給朋友張志勳。糾纏在一起的。

那一晚他摸索進張志勳的屋裏。潛伏在暗處。在漫長的等待中。第一時間更新 握住一把鋒利的殺豬刀。等到張志勳進屋。躺在牀上呼呼大睡之後。一刀結果了他的性命。還不解氣。連貫的動作一下砍了十八刀。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殺人之後的他。沒有感到好怕。回家之後。有條不紊的處理好家裏的事情。就給朋友。親戚撒謊說要去外地找工作。就那麼消失在人們的視線裏。

劉施工這一消失就是十年之久。老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孩子他都沒有聯繫。

派出所意外得到這一重要線索。豈能淡定。還不趕緊的順藤摸瓜去聯繫。有關劉施工所在地的信息。這一聯繫。又出現另一個近乎荒誕的故事。

劉施工所在的單位和家鄉。都在尋找他。

並不是因爲他殺人尋找。而是因爲他莫名失蹤在找他。他的老婆孩子。都在苦巴巴的等待他回家。

奇怪吧。劉施工沒有殺人。他的所有供詞都是幻想出來的。老婆也沒有給好朋友勾搭。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幻想出來的。

好朋友在他離家出走之後。處處接濟他的家。劉施工的老父母。過世時。張志勳還充當孝子。披麻戴孝把他父母送上山。

當銅川縣城派出所把劉施工押解回家鄉時。長高的孩子已經不認識他了。在看見他時。一個勁的往媽媽身後躲避。

張志勳和老婆也來他家裏。多年不見。熱淚盈眶。不知道說什麼的好。憋了許久。顫動着嘴脣問道:“你怎麼這麼糊塗。一個人跑得無影無蹤。丟下這老老小小的。你也忍心。”

劉施工茫然無措的盯着這個。在記憶裏被自己砍成肉醬的朋友。很是迷惘的樣子。“你沒有死。不會是變成厲鬼找我索命吧。”

劉施工沒有殺朋友張志勳。卻真實的殺了銅川縣城。老宅主人老太太。他在酒精的作用下。幻想癔症再次發作。把路過房間。摸索前進的房東老太太。當成老宅傳說中的鬼影。用木棒砸死。然後解下老太太的褲腰帶。把她懸掛在門框上。其目的是想把鬼吊起來。免得她無形遁走。

劉施工在自我幻想的殺人幻境中。度過無數個驚心吊魄的歲月。

他在火車站做過搬運工。用一張大得可以做口袋的圍裙。矇住面部用肩膀扛起一袋袋沉重的麻袋。之後。因爲火車站要查。暫住人口。逼得他只好再次逃離。

一路上。警車聲是他最害怕聽見的聲音之一。哪怕是救護車的聲音。也會嚇得他不要命的跑。特別是看見。身穿警服的。他就會像老鼠見到貓兒那般恐懼。鑽涵管。爬樹枝椏。總之是看見這些就像驚弓之鳥。恨不得鑽進地縫躲避起來。

他也做過叫花子。那是實在太餓。卻不能光明正大的去討要。只能畏畏縮縮。在不起眼的小巷子。偷偷伸出手來。在那些鄙夷。不屑一顧的眼神注視下。討要到一毛。兩毛的角票。纔可以勉強湊合一頓。

他也做過見義勇爲的事情。那就是在偷兒行竊時。他義無反顧的捉住偷兒。卻不敢留下來接受人們的讚揚。而是在看見身穿警服的人出現後。溜之大吉了。

劉施工的神智在正常階段。有着精明睿智的頭腦。在最後一站。建築工地打工時。一個小小的建議。 百變逆襲總裁 就博得老闆的賞識。破例提拔爲組長。

有了穩定的工作。他就勤勤懇懇。踏踏實實的上班。做好分內之事。不久之後就再次榮升爲施工。

劉施工在幻想生涯中逃亡。在癔症發作時犯法。他真的坐進了警車。卻不是去接受審判。而是去接受治療。

, 007 夜探老宅

因爲建築隊駐紮進老宅。發現不對勁。工人們不願意一直住下去。工地方只好另尋他處暫時安置他們。但是老宅的情況。還是要查清楚。以免引來不必要的非議。

老宅暫時請了一位守夜人來。整個老宅在建築隊工人搬走之後。一下子就顯得空曠冷情。更是增添了幾分陰森感。老宅裏除了廚娘還有那位癡呆兒。就餘下小明。

劉施工出事。餘下的工作自然是有別人來接替。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可是小明苦逼。師父還處在瘋癲狀態。老宅的情況還沒有搞清楚。

那位小工李在劉施工出事之後。被破格提升爲監工。就是他建議劉施工找的小明來鎮壓老宅鬼魁的。老宅在鬧鬼期間。鬧出劉施工事件。不知道接下來還會鬧出什麼鳥事來。

在劉施工被帶走之後。小明也被小工李給糾纏住沒有離開老宅。 入夜。院子裏明月當空。清風如水。樹

小明和小工李還有另外一名叫小包的工人潛伏在一間。視角完全可以看見整個院壩的屋子裏。靜悄悄的注視着外面。

“羅先生。你說這個世上有沒有鬼。”小包壓低聲音問道。

“關於鬼魂這種事。不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鬼在心中留。你不冒犯它。它就不會來害你。”

小包似有所悟的點點頭。沒有做聲。繼續趴伏在窗口注視在外面的動靜。第一時間更新

突然。在走廊上出現一個黑影。月光恰好。照在黑影的臉上。從小工李所在的位置角度看黑影。好一張白森森的臉。青面獠牙。披頭散髮。口邊還懸吊着長長的血紅色舌頭。看見鬼影的人。包括小明都頓感毛骨悚然。渾身簌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可是無論這隻鬼有多嚇人。小明都沒有嗅聞到鬼氣的存在。也就是這樣。在他鎮定之後。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就不顧一切的追了出去。鬼影閃得很快。倏地就在暗黑隱蔽之處不見了。

小工李和小包在小明的鼓動下。躡手躡腳走了出來。四周很靜。周圍除了冷風撲打搖擺不定的樹枝外。幾乎沒有人走動。

那盞高高懸掛在屋檐下十五瓦的燈泡。散射狀混濁的光束映照着。那位新吊死老太太的靈堂。燈光映照之處。無不隱透出一股不可預見的隱晦氣息。第一時間更新 怎麼看。怎麼都有一種陰森感覺存在。

在如此詭異陰森的範圍內。猛不丁想起那老太太。佝僂着背。一步一步。步履蹣跚走在院壩的情景。小工李和小包。冷不丁的一個激靈。嚇得抱住自個的胳膊肘。渾身抖得就像篩糠似的。

小明知道這倆人害怕。也不打算在強求他們去查看。正預備開口。讓他們倆去歇息的話。忽兒。從樹丫遮蓋處。傳來窸窸窣窣的響聲。第一時間更新

“誰。”

問出話聲。顫抖。幾乎響徹整個老宅的空間。小明很想笑。卻強忍住。悄聲安慰嚇得不輕的小工李道:“沒事兒。別自己嚇自己。不定是貓兒什麼的在那撓樹枝呢。”

話畢。一張由幾綹亂髮遮蓋的臉。從樹枝側面探了出來。那深陷在眼眶裏的眼珠子。閃動着兩點猜疑的光。沒有表情的眸子。給人一種捉摸不透的陰森。第一時間更新 隨即老頭暗啞的聲音質問道:“你們在幹什麼。”

“這老頭。嚇死人不償命。”小工李待看清是以往守夜的老頭後。鬆了口氣。責怪道。

老頭顫巍巍的走了出來。湊近了看小明。一張枯槁沒有肌肉填充佈滿皺紋的臉。湊近看人那種鬼祟的樣子。真心的不舒服。

小明駭然一驚。悄然後退。故作鎮定的打趣道:“老人家。這麼晚了還沒有休息。”

老頭貌似察覺對方在避開他。急忙止步。弓腰咳嗽幾聲道:“唉。老了老了。沒有你們年輕人的睡眠好。這不是睡不着嗎。來巡夜看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