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顧凡環視了周圍一圈,卻是發現了一個怪現象。

之前一路狂奔,已經趕路的時候,還能聽到四周的蟲鳴聲,而到了這裡,卻再也聽不到一絲的聲音,彷彿這裡與世隔絕了般。

沼澤中央,有著一小塊地方泛著金光,透過黑稀泥,沖向天際。

旗子就在沼澤中央。

只是這種詭異的安靜讓顧凡有些不敢妄動起來。

但凡旗子存在的地方,肯定是存在著危險的,不可能讓你順手就撿到。

顧凡站在黑沼澤前,眉頭緊緊鎖在一起。

不一會兒,顧凡拔腿往外走去,不多一會兒就回到了原地,手中拿著一截半人高的樹枝。

顧凡前行了兩步,抓住樹枝的一端,然後前伸出手,將樹枝往沼澤中探去。

就在樹枝接觸到沼澤的瞬間,異變陡生!

顧凡腳下猛的有著靈力浮現,朝後一個翻滾瞬間遠離了丈許距離。

而被顧凡鬆開的樹枝,藉助著微弱的金光,可以看到正在傾斜倒下時,驀地消失殆盡。

連碎屑都未剩下!

噗。

一聲輕響下,沼澤中吐出了一個泡泡,一切又恢復了如常。

只是之前詭異的一幕卻在顧凡腦中久久不散。

顧凡一會左走走,一會右晃晃,不停地來回走動。

剛才那一剎,他沒有感覺到沼澤下有活物出現的痕迹,也沒有感覺到有絲毫靈力波動的痕迹,但樹枝突然消失卻又是真實的存在。

鳳囚凰:傾城棄妃 如果就此放棄這桿旗子,顧凡又有點不太捨得,畢竟據掌教所說,旗子數量總共只有一百二十桿,任何一桿都是極其重要的。

顧凡猶豫了片刻,又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站在原地,直接朝著沼澤地扔去。

石頭直接飛出,而後向著地面落下。

顧凡的目光隨著石頭移動,神識更是分散了出去。

下一刻,就如同先前的樹枝一樣,在石頭接觸到沼澤的瞬間,消失不見。

沒有靈力,沒有活物,只有沼澤地表面升起又碎裂的泡泡。

接下來顧凡彷彿不信邪般,又接連從地上找了幾樣不同的物品,相繼扔入了沼澤中。

無一例外,全部在接觸到沼澤的瞬間消失。

這下顧凡就苦惱了,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辦起來。

越想越煩躁的顧凡,隨手就是將手中撿起的小石塊扔向了對面,不經意間更是有著靈力覆蓋在了石塊表面。

噗!

一聲沉響,一臉苦惱的顧凡面色忽的一變,目光立即看向了對面沼澤。

只見石塊落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不大的小坑,而且在黑泥的蠕動下,小坑又漸漸地復原,不多一會兒就恢復成了原樣,上面還鼓起了一個小泡。

突然來的意外之喜,讓顧凡看到了希望,立馬又從地上撿起了數塊小石塊。

嗖!

石塊脫手而出,瞬間就落在了黑泥上,緊接著消失不見,再一次被無形吞噬。

顧凡連扔了數塊,都是一樣的結果,只能先停了下來,開始回想起之前扔石塊時究竟有什麼不同。

「應該就是這樣了!」

忽然,顧凡眉頭一挑,喃喃了一句,靈力自掌心浮現,將手中最後一塊石塊包裹在內。

下一刻,趁靈力還未消散,顧凡便將靈力包裹的石塊扔了出去。

噗!

又是一聲悶響,石塊沒入了沼澤中,由於這一次用的力氣較大,沼澤中被砸出的小坑足足過了數息時間才恢復過來。

顧凡一喜,目光卻是陡然抬頭望向了對面的密林處! 「咦,沒想到這裡竟然都有人!」

來者似乎有些意想不到,語氣很是驚訝。

透過微弱的金色光芒,顧凡還是大致辨認出了來人,一男一女,先前開口的便是那名少年。

「你好啊。」那名少年掃了眼顧凡,竟是跟交朋友似的打起了招呼,這讓顧凡很是無語。

果然人多的地方,奇葩還真不少。

見顧凡沒有回應,少年又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叫許世贏,不知對面那位同門如何稱呼?」

「……」顧凡依舊沒有理睬對方,目光望向沼澤中央,他在思考是直接拿了旗子就跑呢,還是等對面兩人一番嘗試無功而果后離開了再取旗子?

這是個很糾結的問題。

「愚蠢。」

就在這時,顧凡聽見了那一直不曾開口的女子的聲音,直接是罵向了同伴。

許世贏卻是不知嘟噥了句什麼,尷尬的笑了兩笑,隨後也沒有再無趣的自顧自語,看向了沼澤。

旗子就在眼前,但看到顧凡沒什麼動靜,許世贏跟少女兩人也不敢妄動。

氣氛一時竟有些凝重,許世贏似乎有些受不了這種氛圍,又是說道,「這位兄弟,這沼澤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就在這時,顧凡似乎有了決定,伸出手,一道靈力離體而出,靈力流轉翻滾,化作了一隻手掌的模樣,朝著金光所在之地而去!

「這!」

許世贏直接驚呼出口,便被旁邊的少女拍中手臂,及時反應了過來!

下一刻,兩人身周同樣有著靈力湧出,朝著中央飛去!

兩人的靈力看起來並不如顧凡的凝實,而且變換出的手掌形狀也不如顧凡那麼形象。

看來實力境界,對靈力的掌控程度遠遠不如自己。

顧凡掃了一眼兩人飛來的靈力,手掌沒有朝沼澤下的旗子抓去,反而是變爪為掌,直接拍向了那兩道迎面而來的靈力。

噗!

三道靈力手掌接觸,許世贏跟少女的靈力頓時一陣顫抖,靈力手掌直接被打穿,靈力頓時外泄而出!

反觀顧凡的靈力手掌卻是幾乎沒什麼損傷,拍出一掌后,急忙收回,向沼澤中抓去!

「什麼!」

「快攔住他,不能讓他得逞!」

兩聲驚呼同時發出,無論是許世贏還是少女都沒有預料到如此一幕,但緊接著便是反應了過來,再度凝出靈力奔向了顧凡的靈力手掌!

而這次,兩人都沒有再將靈力變幻,而是直接形成了靈力光束奔騰而出!

靈力光束速度極快,幾乎眨眼間便來到了跟前!

噗嗤!

一聲穿刺而過的聲響驀然浮現,許世贏跟少女兩人臉色同時浮現一抹蒼白,難看的移了下視線。

在另一側,不知何時有著一道靈力從沼澤中穿透而出,直接將他們二人的靈力光束攔腰截斷!

顧凡收回另一隻手,空氣中殘存的靈力也隨之消散。

「該死!」許世贏一腳踢向了地面,枯枝敗葉石子頓時被踢向了沼澤中,而後,如同被吞噬般消失。

這一幕直接將許世贏嚇了一跳,倒退了兩步。

相反旁邊的女子便冷靜多了,「看來是靈力沼澤,除了靈力,別的一切東西都會被其吞噬。」

「還有這種東西?!」

「走吧,這旗子我們是拿不到了,還是去下一個地方吧。」

「能在這麼短時間便取得這麼多旗子的人,都是有些實力的。」

女子望了對面一眼,不知是自言自語還是跟許世贏說道,率先朝來路走去。

與此同時,顧凡所化出的靈力手掌在沼澤中一陣摸索后,也收了回來。

「算你狠!」許世贏狠狠地朝對面撂了句話,便急匆匆的跟上了少女的步伐。

靈力化作的手掌消散,旗子落了下來,顧凡一把將其抓住,直接奔向了另一側。

天空上,金色光柱亮了些,數字也變成了十一。

而在顧凡離開后又過了不久,便有著人影來到了黑沼澤,看到旗子已經被人取走後,怒罵了聲,開始尋找起下一個目標。

……

「快,攔住他!」

「別讓他跑了!」

在一處地勢偏低的地方,足足有四五個人正在圍攻一道巨大的黑影。

黑影似乎察覺到不敵,怒吼著將兩人撞得吐血倒地,包圍之勢瞬間被打破,而黑影的氣勢也暗淡了些許,直接沖了出去。

就在這時,顧凡忽然站到了上方,接下來便聽到了下方數人的驚呼!

那是一頭靈獸,碧綠色的獸瞳猶如黑夜裡的熒火,長著鹿頭,卻是馬體,後背之上有著一道金光衝天而起。

顯然旗子在其體內!

鹿頭馬體靈獸狂奔而來,足下似生風!

聽得數人的驚呼,況且迎面而來的靈獸氣息似乎因先前的戰鬥顯得有些萎靡,顧凡不退反進,靈力湧向手臂,傳至手掌,一個箭步下,身體躍起,直接迎面沖了上去!

咔!

一聲脆響,顧凡空中一個后翻,身體穩穩的落在了靈獸後方。

靈獸發出一聲哀嚎,雖然顧凡出手只有短短的一瞬,卻還是阻攔了片刻時間,下方餘下的三人也已經趕到!

三人呈掎角之勢將靈獸圍在中間,齊齊發出了攻勢!

顧凡站在旁邊,默默的注視著眼前的一幕,垂下的手掌還在微微顫抖。

剛下電光火石之間,顧凡直接盯上了靈獸頭頂的一角,雖然成功將其斬斷,手臂卻也遭受了不少的反震。

嘶!

場中陡然響起一聲馬叫,只見靈獸硬生生承受了三人的攻勢,而後鹿頭一個左右搖擺,強大的力道直接擊退左右二人,后蹄猛的抬起踏下,直接頂上前面的人!

頂退面前人的同時,直接沖了上去,用那剩下的唯一的角對準了踉蹌後退的少年!

「小心!」

「快閃開!」

左右兩人大喊,竟是直接噴出了口鮮血!

先前靈獸那一擊,竟是直接讓二人受了內傷!

而那最前方的少年,身形倒退中嘴角也是有著血液流出,面目驚恐的盯著眼前愈來愈近,愈來愈大的鹿角,臉色一片蒼白!

「啊!快停下!快停下啊!」

少年面目扭曲的吼道,然而身體卻未能如他期望的那樣止住倒退之勢!

眼看著鹿角就要刺向少年,位於最後方的顧凡搖頭,吐出了兩個字。 「令牌!」

兩字一出口,最前方的少年立馬反應了過來。

「對對,還有令牌,還有令牌。」

少年喃喃出聲,感覺喉嚨都有些乾澀。

下一刻,鹿角直接在眼前放大,卻是直接穿透而過!

靈獸顯然沒想到自己一擊落空,碧綠色的獸瞳有些獃滯,怔怔的同時前進的趨勢絲毫不減!

嘭!

最終在不遠處,直接一頭撞在了樹榦上,發出沉悶的一聲巨響,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本來在盆地里被人圍攻就受了點傷勢,再加上被顧凡斬斷了一角,還硬生生承受了另外兩人的全力一擊,鹿角靈獸已是強弩之末,身側還有著血液流淌,躺在樹下,奄奄一息。

後方虛無中,破碎的令牌散落在地,顯然在最後時刻,少年及時捏碎了令牌,被傳送出此地,得以保命。

「呼。」

「還好還好。」

餘下的兩人頓時身體一輕,鬆了口氣,踉蹌著後退了數步,不過緊接著他們似是反應過來此地還有一人,其中一人盯向了顧凡。

「你剛才怎麼不出手!還有,為什麼不提前提醒他用保命令牌!如果剛才他來不及捏碎令牌,可能,可能就要死在這裡了! 徐家主母 楚巫 你承擔得起後果嗎!」

少年一邊質問,一邊還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