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首先是瑞典社會民主黨左翼議員古斯塔夫發言,誰讓他是東道主,而且在瑞典官方能說得上話,畢竟就算抓到了刺客,布爾什維克也無權扣押審問,一切都得聽官方的。

「官方的消息是,斯德哥爾摩警方已經突擊審問了刺客,此人名叫布爾加科夫,俄國人,職業不明,來瑞典的意圖也不明,初步認為是俄國政治保守份子,沙皇的死忠,刺殺列寧同志應該是個人行為……」

真是個人行為嗎?如果信的話豬都會笑,列寧一貫跟沙皇作對,平生的志願就是推翻沙皇的政權。要說俄國的保皇派看不慣列寧,意圖刺殺不是不可能。但是如今推翻沙皇政權的可不是列寧,要打板子也落不到導師的頭上。所以什麼保皇派刺殺列寧就是扯淡,如今真正看列寧不順眼的是臨時政府,打個幌子收拾政敵才在邏輯上才說得通。

在座的幾十位可沒有一個智商不夠的,就是用小腦都能想出瑞典官方為啥會得出一個如此蛋疼的結論,還是因為戰爭。瑞典雖然中立,但是這世上不是說你想中立就中立的,更何況瑞典還不是偏不倚的中立。

從骨子裡說瑞典是親德的,要不然同樣中立的丹麥怎麼被德國人收拾了?瑞典的鐵礦石和糧食這樣的戰略資源也不會一船一船的往德國運。但是瑞典又真心惹不起英法俄三家,不敢做得太出格。而此次列寧過境瑞典返回俄國,對誰不利?英法和俄國臨時政府嫌疑最大,如果不管不顧的捅出去,那是什麼樣的後果?英法會怎麼想,俄國臨時政府又會怎麼想?

所以一切為了和諧,瑞典政府只能幫著捂蓋子,這樣的大事他們真心參合不起也不想參合,反正列寧也沒受傷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找個說得過去的惹得起的勢力背黑鍋就得了。大家哥倆好,老子繼續和稀泥。

瑞典政府的心態所有人都了解,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季諾維也夫第一個不接受:「簡直是笑話,沙皇的政權已經垮台,他們吃撐了刺殺列寧同志!瑞典政府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簡直是欺人太甚!」

季諾維也夫在黨內影響力不小,當即就有一桿死黨為之搖旗吶喊:「確實不能接受!一定要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說法!」

捷爾任斯基望著群情激奮的會場,很不認同季諾維也夫的搞法,醒醒吧!同志哥,瑞典政府憑什麼給你說法?我們又有什麼資格討說法?說句不好聽的,我們這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弄得瑞典政府火氣上來了,不讓我們過境了怎麼辦?再說人家也不是成心,實在也是不得已。

「我認為眼下不宜擴大事態!應該儘早啟程回國!」捷爾任斯基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捷爾任斯基說的有沒有道理?非常的有道理!跟瑞典政府較勁有什麼意義,除了會惡化雙方的關係,一點好處都撈不到!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趕緊走人。

可季諾維也夫卻是不依不饒:「什麼叫擴大事態!我們不過是爭取合理合法的權益,有什麼錯?我認為必須強硬的表明態度,不能助長這股邪氣!不能這麼灰溜溜的就走了!而且這麼直接逃跑也是對列寧和廣大同志的生命安全的不負責任!」

捷爾任斯基簡直無語了,同志哥,難道我們有討價還價的資格,難不成你以為通過鬥爭就能讓瑞典政府護送我們回國?你這不是做夢,你這是該吃藥了!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看著一幫小弟唇槍舌劍爭得面紅耳赤,列寧很是頭痛,實話實說他對瑞典政府的結論很不滿意,但是卻傾向捷爾任斯基的意見。和瑞典政府吵架扯皮沒有一點好處,人家就算不用強制手段趕走你,僅僅一個拖字就能耗死他們。時間緊迫,他是真心等不起。

但是季諾維也夫的意見列寧也不能不聽,這關係到士氣問題,就這麼夾著尾巴逃回俄國,面子上確實過不去。至少他本人不能直接出面否決季諾維也夫。一時間他不禁有些為難,該怎麼辦才能兩全其美呢?

列寧在人群掃來掃去,希望能找到一個和稀泥的選手解決當前的困局,但是他帶回來的人馬涇渭分明,不是支持季諾維也夫就是支持捷爾任斯基,想找個中間派真心不容易。找來找去,除了犄角格拉里蹲著的昏昏欲睡的某仙人,也沒有旁人了…… 咚視重點報道了港城眾次別開生面的幹部述職,豐持知右恤美!詞。認為這是港城市乃至華東省狠抓幹部愛崗敬業、狠抓民主監督的重磣舉措。

而港城甫住房和城甫建設局在報道中很自然的也就成了一個反面的教材。

易小天那竭斯底里的三句反問被毫不留情的通過電視播了出來,而且在屏幕上還特別標明了此人的身份。

這個鏡頭過後,畫面迅的切換到電視台記者現場採訪參與述職會的老百姓的畫面。

「您好,您覺得今天的述職會怎麼樣?」採訪的是一個凹歲左右的大叔。

「很失望,太失望了。我覺的我們政府職能部門出了這樣的領導是一種恥辱,他完全就不懂民生也不關心民生,完全就是一個現代的官枷…」

畫面繼續切換,採訪對象變成了一個刃歲左右的年輕人,依舊是同樣的問題。

「還不錯,雖然今天某些領導的表現讓人吃驚,但我相信後面會越來越好。比起今天領導的表現,我要讚賞政府作出改變的勇氣,只要我們勇於改變,我相信一定會越來越好。」

「啪!」一聲,車小偉將電視機遙控器狠狠的按下,然後猛然扔了出去,遙控器出一條拋物線而後砸在地上裂成了兩半。

車小偉的秘書叫印伍國,此時他是眼觀鼻、鼻觀心,臉上既沒有流露出氣憤,更不會流露出笑意。他很了解車小偉,知道這個時候的車市長跟瘋狗區別不大,他只需要一個借口就可以逮著誰咬誰,以泄他內心的怒火。

張青雲副市長果然不是省油的燈,易小天是車小偉的提拔的幹部,現在已經被車市長整成了一個小丑,在全國觀眾面前他表現了一把季度的無知和跋扈,在網上易小天的名氣已經直逼「范纜跑」和「躲貓貓」等等熱門辭彙,成為了老百姓茶餘飯後新的嘲弄對象,這樣的事情會在港城造成多大的影響?印伍國感到無法想象。

張青雲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殺雞傲猴,要盡最大的努力確立他在自己分管的那塊領域的權威,他在把易小天成功塑造成一個小丑后,沒有絲毫的猶豫,緊急召開幹部會議。徹底把易小小天推下了懸崖,於此同時他正式知會組織部要求重新擬定住房和建設局班子的人選要徹底的清洗前任所留下的一切痕迹。

這一連串的動作來勢迅猛,環環相扣,從述職會結束到組織部宣布免去港城市住房和城市建設局局長易小天的職務前後僅僅3天,所有人都清楚,殃浹大勢不可違背,張青雲已經將大勢拉到了那個點兒上了,只有快的按照他的思路辦才能儘快的平息事端,才能夠讓黨委和政府在民眾中的形象不至於無可救藥。

「你耳朵聾了嗎?早就通知讓你去安排車下午我們回去,你怎麼還沒動靜?」車小偉怒聲吼道。

印伍國早就已經習慣他的做派了。面對車小偉的狂吼他不溫不火,等車小偉泄完畢,他才道:「市長,閏書記有指示,讓您繼續在省城呆幾天,一定要把網球大師賽的舉辦權磨到港城。閏書記還說」

「夠了!」車小偉大聲喝道,用力揮舞著雙臂打斷秘書的話,胸脯因為激動而劇烈的起伏,「我要回去,我再在省城呆幾天,我估計港城市政府就要姓張了!」

說完這話,他似乎還覺得不過癮,用手指著窗外,手指指尖顫動。腦袋往前伸著,如同一隻憤怒的鴨子,道:「你看看,你看看某些人。為了清除異己簡直是不擇手段。置我們港城整個城市形象、幹部形象與不顧,他這是想幹什麼?他是想將港城獨立出去嗎?」

印伍國的臉色一變數變,他清楚自己這位老大的性格,知道他一生氣就會火罵人,一罵人就會滿嘴跑火車。不過像今天如此失態的情況卻是近些年沒有遇到的,竟然連搞獨立都罵出來了,不愧是喝過洋墨水的人,在政治上的想象力遠遠過了國內成長起來的幹部。國內成長起來的幹部,可能永遠都不會有這樣一個念想。

「市長,今天閏書記親自主持召開了常委碰頭會,其中,他對近期政府方面的一些創新舉動表示讚賞,同時對張市長的表現給予了肯定。您」印伍國道,他說這話目的就是為了提醒車小偉要冷靜,可話說一半,他再難介面說下去了。因為他看到了車小偉的眼神是從未有過的嚴厲甚至有警懼的成分。

車小偉眼神就在印伍口…臉龐上法巡,他突然有一種感現自只身邊的眾個聰似乎並不怎麼討厭張青雲,相反。其內心好像還很頗為欣賞那個人。這讓車小偉內心難以接晃同時對印伍國也開始心生警懼。

張青雲最近的舉動,在車小偉看來那就是沽名釣譽和清除異己。什麼聽證會、什麼述職會,全都是在搞概念,在吸引人眼球,張青雲根本目的就是要通過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兒和自己對抗。

「無恥!」車小偉從牙縫裡蹦出了兩個字,眼睛瞅了一眼窗外,心中歸心似箭。

「市長,我們現在沒有太多耍斟酌的了,我們這次來省城這麼久,大家都看著、盼著大師賽的舉辦權花落哪一家呢?我們一定要保證萬無一失啊!」印伍國突然開口道。

車小偉一愣,直愣愣的看著他,半晌臉色變得煞白,心中終於明白了秘書的意思。自己如果這次進省城沒出什麼成績,再返回港城恐怕就不是自己和張青雲博弈的問題了。

很有可能就會演變成別人對自己此行省城工作不力的反攻倒算,一念及此,車小偉覺得尾椎骨一陣酥麻。才現自己因為一時激動,險些犯下了致命的錯誤,幸虧是秘書的提醒。

他瞥了印伍國一眼,目光變得柔和。心中卻是極其的複雜,在此前他根本就沒想過自己會遭什麼危險,他一直都把張青雲當做一個急於想站穩腳跟的弱者來看,心中雖然常常會有所警愕,但是從來就沒有想過張青雲能如此快的就翻身。

現在看來自己進誤區了,張青雲通過這一連串的行為,更關鍵的是閏淵的舉動引起了他的警惕,自己如果這次回去鎩羽而歸,恐怕被人反攻倒算的幾率極大。

這才多長的時間啊?張青雲來港城簡直就是赤手空拳。而現在自己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一步步的穩固著自己的位置,車小偉自己掐了掐手指,心中泛起從未有過的挫敗感,」

住房和城市建設局的述職會在港城造成了極其深遠的影響,短短的三天時間內,一個副廳架構的單個就直接被全面洗牌,赫赫威凜的局長從天堂到地獄,徹底的淪為了人家的笑料。這對整個港城政壇的刺激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

張青雲第一次讓港城官場見識了他的鐵血和狠辣的出手,其實在此之前已經有人預料到了張青雲不是一般的人。暗地裡就有很多人在等著張青雲的新官上任三把火。

可誰都沒想到張青雲燒的這把夫如此的生猛,幾乎是將一個副廳的市直局連根拔了起來。住房和城市建設局對一個城市來說意味什麼?這樣一個重量級的單位,竟然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就改換了門庭,這讓很多人坐在自家辦公室里似乎都能夠嗅到一股血腥的味道。

而對於萬政治等那天被張青雲召見的幾個人來說,張青雲的這個動作就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那般簡單了。張青雲那天一共見了四個人,現在四個人中只剩下了三咋。人了,當時他們見張青雲的時候態度曖昧,而張青雲表現得也是不急不躁,甚至還有些軟弱。

只是有一句話讓他們覺得突兀,張青雲那天意味深長的對幾人都說過同樣一句話:「我還是堅持我的意思。不過現在看起來你們各自都是困難不今天就到這兒吧。

等你們覺得困難不大的時候可以再來找我。」

不知道其他人聽到這句話時的感受如何,反正那天萬政治聽了這句話回去的路上就一直心神不寧,總感覺張青雲的接見中有些味道自己沒有揣摩明白。

可他萬萬沒想到,這次見面沒幾天。張青雲就會如此霸道的向住房和城建局動手,而且一出手就直接掐斷了易小天的脖子,連改過自新的機會都沒有給他。萬政治再回想那天張市長接見自己的情形,早已經是肝膽俱裂,心中儘是寒意。而張青雲說的那句話他也終於揣摩明白了,他記得那天張青雲和自己談話一直都表現得很和藹,即使自己在敷衍的時候,他依然是滿臉的笑容。

萬政治心中有過覺得張青雲偏軟的念頭,但現在再回想當日的情形。他才知道自己錯得是多麼的離譜,人家領與有領導的視角,對如何對付不聽招呼的下屬心中早就有了決斷,可憐自己當時還自以為聰明得計。現在想來全是可悲的笑話」 末城市的府號會議室,讀是車小偉去省城后,張青刑兆四甲務副市長主持政府工作以來第一次召開全市市直機關和市政府機關副廳以上幹部會議,全市刃多個局、委、辦一把手,市政府椎關領導全部與會。

所有與會人員這次都做了充分的準備,他們並沒有因為車小偉不在而陽奉陰違,相反他們更加小心謹慎。現在在全市各條戰線,提起張青雲的名字就沒有不動容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張青雲也不能免俗,可他燒的三把火讓人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初來乍到,第一把火便是將苗頭指向了紅山茶,在第一次常委會上便沒有留絲毫情面的將港城最優秀的女幹部狠批了一頓,到現在為止,紅山茶似乎都沒有任何的反擊。

第二把火便是在政府內部會議上公開和市長車小偉叫板,沒有絲毫退縮,沒落一點下風。而第三把火就更生猛了,直接拿了一個重量級的市直局開戒祭旗,其兇悍生猛的作風表露無疑。在這種大環境下,誰還敢小視張青雲?誰還敢把張青雲主持召開的會議不當一回事?

不管下面的人怎麼認為,張青雲自己腦子裡是很清醒的,他清楚自己之所以這麼快能達到預期的效果是跟有個人分不開的,那個人就是閏淵。

張青雲在用行動不斷的挑戰著閏淵的底線,他的思路很清楚,為了得到鬧淵的支持他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既然付出了代價,這個資源就要用好。所以他在動手前就算好了閏淵不會幹涉自己,不僅不會幹涉。相反可能還會暗中給與自己一定的支持。

畢竟張青雲的出手越生猛,從另一方面說其破壞性也就越大,這是閏淵很忌諱的事情。但是張青雲也沒有破底線,張青雲的要求很簡單,他需要在港城展位腳跟,如果這一點都不做不到,他也絕對是不會什麼都不做就灰溜溜的打道回府的。

事後證明他的判斷很正確,閏淵在關鍵的時刻出手幫了他,正是閏淵的兩個肯定讓港城的某些人看清了形勢,其他的人難說,但是在張青雲分管的勢力範圍裡面阻力基本肅清了,攘外必先安內,安內這一條現在順利完成了。

「張市長,人都差不多來齊了!」周河陽標杆筆直的站在張青雲後面朗聲道,聲音是從未有過的洪亮。

這段時間他跟在張青雲的身邊算是見識了對方的手段了,他不知道那些被張青雲整治和敲打的人心中是什麼感受。他只知道自己有時候想想心中都膽寒。

張青雲出手所展現出的強硬和霸道是周河陽從來就沒見到過的。殺伐決斷沒有絲毫的猶豫,手起刀落別人幾十年的奮鬥便化為虛無,雖然不是真正的戰場,但身處其中的人能夠很清晰的嗅到血腥的味道。現在周河陽終於知道自己和張青雲之間的差距有多大了,自己空有一肚子知識,卻對官場一竅不通,更重要的是擔當太差,他知道自己如果面對同樣的情況,是絕對不敢也不能更沒有信心像張市長那般干。這便是差別,這種差別是張青雲多年在官場沉浮歷練出來的,周河陽通過一斑窺全豹就能想象得到張青雲的成長曆程。

「走吧!對了,你寫發言稿的能力比以前進步了很多,今天的發言稿就很好,我準備採納!」張青雲道,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今天他主持的這次會議雖然每年年底都會舉行,但是這次意義很不一般,今天的這次會議是張青雲正式開始立足港城政壇的一個標誌,前面的幾個月的努力就是為了這一天,從今天以後,至少在政府方面張青雲終於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豪門婚劫:助理,你被辭了 周河陽看到張青雲笑,他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心中有一種從未有過的開心,他進公務員隊伍也有兩年多了,但是前面兩年加起來都沒有這兩個月的收穫多,也沒有這兩個月這般刺激,不知不覺周河陽已經完全投入到了這份秘書工作中,而張青雲的形象在他的內心也是越來越高大,他對張青雲的態度早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現在他對張青雲是絕對的尊重、敬畏!

政府這邊召開大會,市委辦公樓也不是很平靜,在這幢辦公樓里辦小公的都是這座城市真正的權利核心層,有很多人都在用一種很謹慎、慎重的態度來審視著政府這邊的動靜。

陳誠一大早上班便準備好手上的材料,他原定就是在今天給閏書記彙報最近組織部擬定的一批提拔幹部名單。事先他並不知道今天政府那邊張青雲會高調召開以。衛班后看到很多人私下議論,他不由得暗鼻搖

對張青雲他並沒有太多的看法,當然也談不上有什麼好感,相反,關於那個他遲遲沒有得到提拔是因為張青雲空降至港城的說法,他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影響。

他並不看好張青雲在港城的前途,他在華東是老幹部,對這塊土地最了解,知道這裡整體的官場氛圍。

在這個地方,外地的官員沒有足夠的歷練是難站住腳跟的,而且光主觀條件好還不行,還得看客觀條件,還要看他空降的時機和地點。

而無論是主管條件還是客觀條件,張青雲都很差,他太年輕,像張青雲這樣年齡的幹部在陳誠看來是不可能有太多歷練的。另外,從客觀來說,現在港城根本就不支持外來幹部空降。

港城的政治平衡很牢固,閏淵作為省委常委、市委書記,他牢牢的把握著大局,而車小偉抓經濟建設也有一套,把港城經濟搞得風聲水起,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張青雲進來明顯時機不妥當。

車小偉能力是有,但是心胸嫌狹窄,而且在抓政府工作方面表現也是很強勢的,他和張青雲之爭,陳誠沒有理由看好張青雲。至於鬧淵的態度,陳誠也判斷出閏淵沒有理由會支持張青雲。

可從現在的結果看,陳誠不得不承認自己判斷有誤,在主觀上來說,張青雲比他想象的要強很多,也許不僅僅是強的問題,張青雲在這一連串的動作中所表現出來的果決果敢,以及出手霸道狠辣方面,在華東官場是極其罕見的。

華東自來就是一個江南文化底蘊比較深的地方,這裡的人是吳依軟語,這裡的景是雨打芭蕉,這裡的官場也沒有內地和京城那般虎虎生威,多多少少都有點婉約的味道。

但張青雲的出現明顯把這種婉約拋到了九霄雲外,他給港城官場帶了一股新鮮的血液,到目前為止,張青雲的主觀表現都是非常成功的。

而在客觀上,陳誠也隱隱發現閏淵和車小偉這對黃金搭檔好似並不是一點縫隙沒有,嚴格的說不是他發現的,是張青雲發現並找到破綻后,他才感覺出來。

張青雲硬就是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像一個釘子般硬生生的俱進了港城政壇,其過程生猛異常,其細節耐人尋味,其手段令人膽寒,連一向高傲的陳誠都不得不承認張青雲確實是一個厲害的角色。

閏淵是什麼樣的人陳誠是最清楚的,張青雲敢和閏淵亮牌,而且能得到其支持,這本身就證明他確實很有本事。在這個過程中是肯定有得失的,而且得失不

但是陳誠從沒見張青雲猶豫過,敢於破釜沉舟放手一搏,有時候總能夠闖出一條路,現在看來這條路真被那小子給撞出來了。「叮,叮!」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

陳誠抓起電話,道:「你好,我是陳誠,你哪位?」

「陳部長好,我是王賀,是這樣,書記讓我轉告您,讓您先將工作向張副書記彙報,等有了一個初步結果再承交給書記過目,您看電話那頭閏淵的秘書王賀朗聲道。

「可是?這」陳誠心一急,一直以來他都是直接對書記負責,現在中間馬上要夾一個人,他哪裡會願意? 重生小娘子的錦繡良緣 可是一開口,他發現了問題所在,自己今天選擇彙報工作的日子有些不對,在這個時候去彙報工作,很容易給人其他的聯想。

「行吧,我知道了!謝謝你。小王」。陳誠道,聲音有些低沉

掛了電話,他覺得坐著太難受了,心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嗝得慌,站起身來便開始在辦公室裡面來回踱步,儘管自己選擇的彙報時間不對,但陳誠依舊從王賀的話中聽出了閏淵的責備。

陳誠就想不明白,張青雲究竟給老頭子灌什麼**湯了,怎麼看這架勢好像老傢伙真的很維護他呢?一想到自己以後可能要被張青雲壓一頭,陳誠心中再難平靜。

他還清楚的記得在易小天落馬的當天,自己還在心裡暗自嘲笑過車小偉愚蠢,現在看來誰也不會比誰聰明多少,張青雲的觸角既然進了這個圈子裡面,那以前大家各自的空間都得受到擠壓,這麼簡單的道理。自己怎麼就會疏忽了呢?

今天是口月的第一天,請有月票的兄弟高抬貴手,將月票留給布衣吧!南華鞠躬感謝各位的支持!!!!!謝謝!,,如欲知後事如行,請登陸刪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 李曉峰完全沒想到自己會被列寧看上,實際上他的態度擺得很正確——哥就是來打醬油的。誰能想到列寧竟然會指名道姓的讓他這個醬油眾發表意見,說真的,某人真有些受寵若驚。

看來列寧同志很重視我,這廝沾沾自喜的想到。

實際呢?實際上列寧並不重視某仙人,雖然李曉峰表現出了一定的能力,但是對他這種統籌全局的大佬來說,某人的年紀太小了,若是某人能大個十歲,他還會考慮慎重使用,但如今最多就是稍微關注一下,留作人才儲備吧!

至於為什麼讓某仙人在這個微妙的時刻發言,很大程度就是因為他年紀小資格淺,人微言輕,就算說錯了也無傷大雅。至於提出了合理可行的意見,嘿嘿,列寧真沒做這樣的指望,他只要某仙人能夠緩和一下會場內的對立情緒就ok了。

李曉峰哪裡知道列寧的思量,對他來說既然讓哥么發言,哥不好好表現一下,那真對不起列寧同志的期待與「厚愛」了。

所以這廝很蛋定也很自信的講道:「我贊同費利克斯同志的意見,眼下我黨最重要、最緊急的任務,就是早點趕回彼得格勒,去發動群眾、去領導革命……同瑞典政府磨牙,除了浪費時間沒有任何好處……」

「那路上的安全何如保證?萬一敵人在路上繼續圖謀刺殺列寧同志怎麼辦?」季諾維也夫繼續老調重彈。

李曉峰十分自信的說道:「這就是我要說的重點!國內的革命形勢十分微妙,而我黨的政策又是一貫激進,不可避免會遭遇敵人的嫉恨,在瑞典我們就能遇上刺殺,在國內更是無法避免。那時候我們繼續向不靠譜的臨時政府哭訴?有用嗎?所以我的意見是,從黨內選拔出一批忠於黨、忠於革命,並且誠實可靠、機敏靈活的青年黨員,讓他們承擔中央的保衛工作!」

列寧驚奇了,這個提議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卻很有道理,國內的形勢絕對比瑞典惡劣得多,如今殺手都到了瑞典,恐怕國內已經是磨刀霍霍了。成立一支完全由青年黨員組成的保衛機構,哪怕是這些人能力不足,但用著放心。更重要的是符合他設想的武力奪權的革命路線,算得上一舉兩得。

列寧顯得頗為意動,但是他的好學生季諾維也夫卻沒有猜透老師的用心,不知道是不忿李曉峰這個後輩搶了風頭,還是腦子抽筋硬要向瑞典政府討一個公道,不依不饒的逼問道:「我不同意!我們現在就事論事,就算能成立一個保衛機構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如今我們的黨、我們的同志面臨的危險如何應對?就這麼一走了之?那是懦夫的行為!」

列寧怪異的看著季諾維也夫,心中頗為無語:你怎麼分不清主次呢?看看屁點大的小安德烈都知道我們最重要的就是儘早的趕回彼得格勒,那裡才是我們表演的舞台。跟瑞典政府搞什麼華山論劍?你就是得了第一,人家給了你交代,又有什麼意義?撿了芝麻丟西瓜,你就只有這一點政治智慧!還有,小安德烈是我點名發言的,就算他說得不正確,你也得掂量著批評,我還沒發話呢,你就扣帽子,打狗你也得看主人吧!

列寧剛要批評季諾維也夫,李曉峰卻搶先說話了:「路上的安全問題我認為很好解決,格里高利.葉夫謝也維奇同志,古老的中國有一句成語叫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我們也可以這麼做。正大光明的向外面宣布依照原計劃乘列車走陸路返回俄國,實際上中途改道,走海陸經奧蘭群島從圖爾庫登陸芬蘭,然後經赫爾辛基直奔彼得格勒!走這條路線我們不光能節約大量的時間,還能迷惑敵人,就算他們在陸路上有所布置也是徒勞!」

列寧簡直喜出望外,原本以為李曉峰能分清主次就已經很不錯了,沒想到竟然還能針對季諾維也夫的問題提出十分合理的解決方案。連他都要高看這小傢伙一眼了。

不過季諾維也夫可不服輸,立刻又挑刺道:「辦法倒是好辦法,但是這一時半會兒哪裡有直達圖爾庫的客輪?我們可沒有多餘的時間等船!」

列寧愈發的覺得不高興了,不同意立刻就走的是你,如今說時間不等人也是你,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是故意挑事吧!

列寧還真沒說錯,季諾維也夫就是故意生事,為什麼?道理很簡單,革命的形勢一片光明,他們這些流亡在外的人回國之後絕對能大展拳腳。但是呢!舞台上的主要角色只有那麼幾個,自己不爭取別人絕對不會跟你客氣。

季諾維也夫當然知道應該儘快回國,但是在這之前他不介意先解決幾個對手,哪怕不能讓對方出局,至少也要佔據主動。更何況剛才出面跟他打擂台的還是捷爾任斯基這樣的大佬,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被對方比下去,不爭饅頭還爭口氣呢!

不過季諾維也夫的刁難對於李曉峰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沒有客輪也算問題?哥什麼時候說了要等客輪了。只見這廝心平氣和的回答道:「不需要等客輪,我同諾貝爾家族和歐根家族有點關係,借一條遊艇還是很方便的。」

尼瑪!季諾維也夫簡直要暴走了,你個混蛋是早就有預謀的跑上來打臉的吧!能借到遊艇你丫怎麼不早點說,純心是想要看我的笑話是吧?你小子給我等著,以後別落在我手裡!

李曉峰真沒把這當什麼事兒,也從來沒想過讓季諾維也夫難堪,誰能想到這貨是個小心眼,竟然忌恨上了他。不過就算李曉峰知道了,估計也不會當一回事兒,忌恨就忌恨唄,還能讓哥少一根毛?那個誰可是說了不被人忌恨可不叫天才。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哥是不折不扣的大天才啊!

某個仙人可以不當回事兒,但是列寧卻不能不注意,他已經發現了不好的苗頭,似乎從登上德國的火車起,這幫小弟就顯得心浮氣躁。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他可不願意看到自己的人馬還沒回到國內就先開始內鬥,說出去會讓人笑掉大牙的。

「我很贊同費利克斯和安德烈同志的意見!」列寧終於登場,他老人家一上場就是一錘定音:「我們費了多大的勁,做出了多少努力才獲得了回國的機會!這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回國,跟這相比其他一切都不值得一提,更不值得浪費精力!安德烈同志的提議很好,既保證了安全又縮短了路程。我提議立刻委任安德烈同志和費利克斯同志馬上就此開展工作,儘快的讓我們踏上歸途!」

老大都發話了,下面還能說什麼?更何況這個意見還非常合理,至少在座的所有人都不願意在不安全的列車上浪費時間。如果說唯一有誰不滿,那就是季諾維也夫,雖然列寧的發言中沒有批評他一句,甚至一個字都沒提到他,但是他能很清楚的覺察到列寧是對他不滿意了,尤其是將工作交給了捷爾任斯基和李曉峰,更是對他的提點和警告。這讓他很不服氣!

「散會後費利克斯同志、安德烈同志和古斯塔夫同志留下來一下,我們開一個小會,商討一下具體的細節!」就在大家準備散去的時候,列寧突然又做了指示。

這下,季諾維也夫就不止是不服氣那麼簡單了,簡直就是深深的嫉妒,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死皮賴臉的留下來,但是列寧的態度很堅決,對此他無可奈何,只能怏怏的走了。

其實李曉峰倒是不太想留下來,對於開會這種活動他一點興趣都沒有,聽列寧同志做指示有什麼意思,如果可以的話他情願把這個機會讓給某個小心眼的傢伙。

會議開得很快,大部分時間都是列寧說其他三個人聽,剩下的一小部分時間也是捷爾任斯基和古斯塔夫發言,至於某仙人根本就沒想過說話,巴不得會議快點結束。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他這種「消極無為」的態度倒是入了列寧的法眼,他本來還以為某人會積極的發言表現自己,至少絕大部分黨員會這麼做,誰能想到這個小傢伙竟然能蛋定的坐著聽后差遣。

列寧非常滿意,認為某人識大體知進退,若是某人一進來叨叨說個沒完,他是要看輕的,絕對會認為此人太浮躁。本來也是,中央的大佬的小規模會議哪有你插嘴的份,老老實實的旁聽學習就夠了,這才是最端正的態度!

其實這也是列寧對李曉峰的一次考驗,如果某人真不知趣,後面的某些話他也不會說了,但既然你知趣,那我就不妨用一用看一看,如果表現好真是塊材料,然後才慢慢的大用。

不能不說李曉峰的運氣不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稀里糊塗的就被列寧留在了最後,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重頭戲! 城市的的出,和發展每到一定的階段總得需要一個卻陛吼港城而言,以前的定位是一個旅遊文化名城。但隨著改革開放,尤其是近舊年的高速發展后,港城整體的硬實力已經到了一個比較高的位置,港城需要以一個全新的定個來提升其國內、國際的知名度,要真正成為共和國有重大影響力的城市之一。

其實這些年來,尤其是近十年來。港城的發展一直在向臨港靠攏。臨港作為共和國最早的經濟特區,改革開放以來奇迹般的崛起,現在是共和國改革開放的標誌性城市之一,其影響力遍及海內外。

而港城這些年來雖然借鑒了臨港經濟發展的很多歷史經驗,但是在如何塑造城市形象、如果推廣城市方面卻沒有捷徑可走」必須得要靠自己,從經濟實力而言,港城現在的經濟實力已經在國內排名靠前,甚至超過了某些直轄市,但是知名度以及在人們心中的影響力卻嚴重的滯後於這一硬實力。所以如何提升港城的城市品牌,已經被確定為港城本屆黨委政府需要重點狠抓的工作。

而一咋小城市要進儘快打響知名度。塑造自己品牌,無疑需要有很多配套的營銷推廣活動,而和這些活動相比,舉辦世界知名的文化、體育盛會則又是捷徑。所以港城在這方面是下了大力氣,而近期港城重點瞄準的目標就是爭取能夠成為世界網球大師賽的舉辦城市。

網球大師賽是陽的主要比賽之一。雖然屬於級別比較低的系列賽之一,但是能夠落戶國內,還是引起了很多城市的爭相追捧。此前,中國網球的國際賽事僅有京城公開賽,和黃海大師杯的比賽,但是黃海大師杯的比賽馬上就將取消,所以以後網球大師賽將成為國內的僅有的兩個國際比賽之一。

為了競爭這一舉辦權。港城市在幾年前就做足了功課,但是在華東除了港城外還有陵術市也是當仁不讓,他們也想爭取這項賽事的舉辦權。華東省委領導認為,全省應該將力量使在一塊兒,所以就有了一咋,內部競爭的決議。

即先讓港城和陵水市先決出高下。而後由勝者再走出去和國內其他重量級的大城市來爭奪這一資格。屆時省委也會全力的安持。

而這次車小偉去省城,就是要和陵水市對壘,要把省內存在的爭議消除掉,要讓省領導將港城確立為華東省唯一的參選城市。

這次華東和陵水的對壘原本計劃是採用民主投票的原則,車小偉去省城折騰了十多天,發現這民主投票難弄,因為畢竟陵水是省會城市,港城和陵水兩座城市之爭在人家的的盤上民主投票,這明顯把握不大。車小偉這次表現得特別敏感,一發現這一問題馬上在省里鬧,提出了不公平抗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