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馬玉嬌骨子裡面其實有燎以一面,這從其以前她對倪廣宇和對郭周群的態度就小聯滯山來。可這女人刻薄有刻薄的福分。一雙眼睛還真不是蓋的。

張青雲她就從來沒得罪過。在張青雲面前她一直都是恭恭敬敬的,從來就哪怕花槍都沒耍過。就算是張青雲被歸置到了老乾局吃閑飯,這過年節簡訊、電話問候她都沒少過。

當時做這些事的時候她完全也是下意識的,並沒有帶有太強的功利性,真是因為她身為駐京辦的主任。每到過年過節總得要搞一些社交方面的活動,當時就把張青雲算了一份。如此而已!

可是現在回想起當時的行為。馬玉嬌覺得自己太英明有遠見了,這才幾個月的功夫。張書記竟然就成了改委高技術司的司長,有了前面這麼多禮數打底,馬玉嬌有信心自己能和張青雲搭上關係,這也是她自信的地方。

瞅了馬玉嬌兩眼,張青雲心情果然不錯。笑道:「馬主任咋越看越年輕呢?看來在京城過冬次數多了習慣了這邊的乾燥,有了應付的辦、法啊」。

「格格!」馬玉嬌聽得心花怒放,笑得更是甜了,手優雅的一擺。道:「請!今天我們特意準備了您最喜歡的菜肴,您離開江南也日久了,希望您以後還能常來我們這裡,品嘗一下故鄉的味道嘛」。

馬玉嬌如此豪放。饒是張青雲見過世面也不由得臉一熱,交際花就是交際花,給點顏色就可以順桿往上爬,一句品嘗故鄉的味道用到這裡太恰如其分了,張青雲心都不自然的被熨燙得舒坦了起來。

剛準備抬步。張青雲覺情況不對。按照一般的禮儀這裡自己和柳兵來級別最高,兩人應該客套一番然後分前後先走。可現在這架勢擺著,自己一抬步,柳兵來要緊隨後面的話還要饒過武德之,那真就顯得突兀了!

一念及此,張青雲皺皺眉頭掃了馬玉、嬌一眼,這女人愕意忘形過頭了馬玉嬌一迎上張青雲的眼神,也愣了一下。馬上明白了原委。連忙後退了一步。

武德之指了指樓下的花園道:「張司長,毒們駐京辦的同志還是挺上心的,這個院子的布置和江南公園的亭台格局一摸一樣,江南韻味很足啊」。

他這樣一說,巧妙地轉移的大家的注意力,他自己藉機再往側面走幾步,恰好就讓張青雲和柳兵來站在了一塊兒,順利的將這個尷尬化解了。

柳兵來此時心裡肯定是有疙瘩的,但是有張青雲在,他無論如何都的忍下去。張青雲也沒心思真跟他太較真,抬手道:「柳市長,您先」。

「不,不!張司長請,您是我們的老領導,能賞光過來就是給了天大的面子了。理當坐頭席」。柳兵來忙道,怕張青雲再客套,他邊說邊退了一步,還對馬玉嬌道:「馬主任,帶路啊」。

張青雲這才沒客套,一個人走在前面大馬金刀的上了樓!樓上的包房張青雲都很熟,但是江南的菜肴他確實很久沒有嘗過地道的了,今天弓玉嬌精心準備一桌,就憑那句「品嘗故鄉的味道」就當浮一大自。

這幾天張青雲其實很忙,現在臨近春節。改委年度報告本來就繁瑣,還網好攤上了轉基因項目的那攤子事。連續幾天他基本就沒睡個好天來清江駐京辦也就是來散散心,順便和武德之見個面,大家一起喝幾杯敘一下舊。對柳兵來的那點小心思的花花腸子張青雲早就忘記了,再說和清江的感情,張青雲比他柳兵來要深。張青雲即使對柳兵來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也不會利用清江科技園內面的事來做文章,這一點倒是柳兵來自己心虛杞人憂天了。

他為了爭取武德之的支持,已經用掉了很多的籌碼,武德之是啥角色?那是一個狠得沒邊的傢伙。柳兵來此時如果知道了張青雲的心思,再聯想他自己為化解兩人所謂的芥蒂所付出的努力,估林要找一塊豆腐撞死去了。

在柳兵來身上,張青雲看到了一個純地方官員的眼界局限,地方建設離不開中央的支持,可是很多地方官員對中央部委局辦的官場文化不了解,不能夠正確的認識地方和中央之間的差別所在,這才造就了很多事情溝通不暢,最後鎩羽而歸的案例。張青雲覺得自己能在京城部委干一任司長,確實算是開闊眼界了。

月票,月票啊!最後時亥求月票,跪求支持!謝謝各位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 他應該有二十歲了吧,安妮公主覺得臉上有些發燒,忽然用被子蒙住了腦袋,這難道就是老牛吃嫩草?一種莫名其妙的負罪感讓她有些坐立不安,甚至生出立刻逃離這個房間的念頭。

不過才稍稍挪動一下身體,下體傳來的強烈刺痛感頓時讓她不敢再動了。當然她早就不是處女了,但是昨晚在某人壯碩的小兄弟的蹂躪下,她似乎又一次體驗了初嘗禁果的感覺……雖然那個第一次實在是不值得去回憶。

安妮公主覺得臉上越來越燙,一想到昨天下午和晚上的瘋狂,那種刻骨銘心的激情讓她第一次體驗到了身為女人的快樂,尤其是盤隨著那種隱隱約約的負罪感攀上雲端,她就更覺得其中滋味難以忘懷,竟然有些期望這樣的激情來得更更猛烈和更頻繁一些。

是的,這個晚上的記憶實在太特殊也太美好了,如果讓安妮公主給一個評分的話那就是9分。為什麼不是滿分了,那是因為她從美夢中醒來時,沒有看見昨晚的男主角。對於嫁給了一個從不顧家的花花公子為妻的女人來說,放縱的激情固然重要,但是躺在愛人懷中醒來時的那種安全感才能讓她覺得放心。

「算了,有這樣的激情也算不錯了!至少這是一個美麗的回憶。」安妮公主安慰著自己。

「不好意思!」房門忽然被推開了,某仙人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將一個餐盤放在了放在了床頭柜上,「早上出去辦一點事,回來晚了,餓壞了吧?」

安妮公主可沒想到某人會突然跑回來,在她看來昨晚就是一夜情,某人吃完了也就該擦擦嘴走人,她可沒料到某人會帶著早餐回來。

「你去買早餐了?」她問道。

某仙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雖然我很想說是,但卻不完全是這樣。實際上早上我才想起有些事忘記做了,然後就出去辦事,買早餐不過是順帶。」頓了頓,某人問道:「這麼說你會不高興吧?」

安妮公主幽幽的嘆了口氣,心中又給某人重新打了分數——9.9分,雖然不是十全十美,但是她已經很滿意了。

「多少會有一點,不過你還能想到我,我就很高興了!」

沒錯,參照其他那些有過紅杏出牆體驗的姐妹來說,搞這事兒的男人就沒想過負責,第二天早上二話不說提褲子走人的大有所在,能稍微體貼一點,講究那麼一點紳士風度的就算是良好,像某人這樣還能關心人的就屬於優秀了。對於優秀的男人女人們一向是不吝嗇獎勵的。

所以某仙人就享受到了美人送上的香吻,說實話他真有些意外:「這是獎勵嗎?」他問道。

「當然!」安妮公主笑得很開心,尤其是看見餐盤中精緻的小點心之後尤為如此,「你還真會逗我開心,該不是一早上就去想辦法買這些去了吧?」

「沒你想象的那麼難,對於我來說甚至是小菜一碟!」某人很是有些得意。

實際上某人早上出門辦事絕不是為了買精緻的點心,這種東西對他來說根本就不費力,隨隨便便就能從聚寶盆里搞到,如果不是必須給營地里的三千華工和維多利亞供貨,打死他也不想丟開香噴噴的美人跑出去吹冷風。當然若是他知道因此而沒有得到滿分,恐怕就該捶胸頓足了。

「又在吹牛!」安妮公主笑罵道。

當然她不是不相信某人的能力,這一句僅僅是情人之間的打趣而已,不過她實在是高估了某人的情商,不服氣的某仙人立刻就變出了幾份新的點心,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某人對此似乎還很憤慨,似乎是被輕視了一樣。

雖然安妮公主知道某人有點小異能,但還是咽了口吐沫,喃喃道:「你是怎麼辦到的,是魔術嗎?」

某人愈發的不服氣了,嚷嚷道:「怎麼可能是魔術,你看看我衣服里哪有藏東西!」

安妮公主顧不得下體的疼痛,上下其手檢查了一番,不得不承認某人身上確實沒有魔術機關。

「你難道是巫師?」安妮公主眨了眨大眼睛。

某人為之氣結,拍著胸脯說:「我怎麼可能是那種小兒科的玩意,告訴你,我是神,無所不能的神!」

從某種意義上說某人自稱為神是不合格的,更確切一點說是半仙。不過話又說回來,作為這個世界上最接近於神,也最有可能成為神的人,現在的他就算給自己封神,也不會遭雷劈,更沒有人……不,是沒有別的什麼神或者魔能反對。

看著某人一本正經的樣子,安妮公主掩著嘴嗤嗤的笑道:「我可沒見過這麼好色的神,你更像是誘人墮落的魔鬼,對!就是個小色魔!」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某仙人捫心自問,似乎他是有那麼一點好色,想想穿越以來,做事的動力大部分都是沖著美女去的,似乎有那麼一點小邪惡?

不過馬上,某仙人就蛋定了,好色就好色唄,男人不色女人不愛,作為一個成功的男人和一個成功的仙人,如果沒有幾個紅顏知己那才叫失敗。

「好吧!」某人大手一揮,鏗鏘有力的宣布:「既然如此,那我現在宣布,我就是魔鬼,就是色魔。現在色魔要非禮公主了!」

「哎呀!」

慘遭某仙人,不,某色魔偷襲的某公主尖叫了起來,她開始還想抵禦某色魔的侵略,但是在某色魔強有力的攻勢下,她渾身上下的敏感地帶一一被攻佔,很快就淪陷在洶湧澎湃的激情當中了……

「你真不是人!」春情蕩漾的安妮公主呼哧呼哧的喘著氣,「你難道就不知道累嘛!」

某仙人得意洋洋的傻笑不語。

安妮公主幽幽的嘆了口氣:「真是太便宜你了!本公主的名節算是全毀在你手裡了,恐怕以後還要看著你再去禍害其他女人!哼,真是氣死我了!」

對此,某人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賭咒發誓只愛安妮公主的謊話他可說不出來,他雖然無良,但不至於騙一個女人。但真讓他管住自己的褲襠,說實話昨天之前還有可能,現在品嘗到了箇中滋味的他,怎麼可能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座森林?

而且作為一個博愛的男人,某仙人穿越以來的最大願望就是****,如今萬里長徵才走出了第一步,正是再接再厲的時候,他怎麼可能放棄?

「你還笑!」看著某人傻乎乎的樣子,不用想就知道某人心裡是什麼打算。安妮公主重重的在他腰裡掐了一把:「讓你花心,讓你壞笑!」

疼嗎?

以某仙人皮厚的程度,被人抽臉都沒啥感覺,更何況是情人之間的打鬧,他笑嘻嘻的摟住安妮公主,一隻手探了下去:「我倒是想不花心,但是殿下,我怕你撐不住啊!要不我們再來一次?」

安妮公主打了個冷顫,趕緊從某人的懷裡掙脫了出去,用被子死死的裹住了身體,像一隻可憐的小綿羊一樣無助的抗議道:「不準過來!你這個花心大羅卜,禍害別的女人去吧!」

某仙人不禁有些得意,話說作為仙人就是有這點好處,任何女人都不經不起金槍不倒神功的鞭撻,哥么尋花問柳可是有強大的現實基礎地!

只能說當一個男人那方面能力強大到逆天的程度,那時候就算你不想沾花惹草都不行,至少安妮公主就自認為沒這個能力應付這頭床上的猛獸,那廝簡直就是一台打樁機。更何況她本來也沒打算獨佔某仙人,嘴上的那點抱怨,不過是說說而已。

當然,對於應該屬於她的東西,安妮公主也不會放棄:「對了,別忘了你昨天的承諾!」

某仙人明知故問:「什麼承諾?」

安妮公主憤憤的丟出了枕頭:「你答應教給我神奇的法術的!就是讓他們認錯人的那種!」

「你還真想學啊?」某仙人不禁有些好笑,拍了拍胸脯道:「有這麼強大的男人保護你,你還怕什麼!」

「哼!」安妮公主白了他一眼,「臭美吧你,誰稀罕你!我就是想學!」

這下某仙人坐蠟了,倒不是他小氣,不肯教安妮公主,實在是他自己本來就是半吊子水平,得道成仙都是閻王爺迫不得已給開的後門,對於這修鍊之法是半通不通,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教人修仙,這不是為難他么。

某仙人頓時就抓耳撈腮了:「倒不是我不肯教,實在是你基礎太差,想要練成得花不少時間啊!」

「沒關係,我有的是時間!」安妮公主可是下定了決心,「說吧,要多久,一個月還是一年?」

某仙人弱弱的說道:「我要是告訴你,可能要一百年呢?」 友汰委疾副垂任辦公室。奕涯台眉頭皺得很深。推動味胭叫仕,推進生物工程產業化進程是他一手策劃的。尤其是轉基金技術現在已經成熟,已經可以進行產業化進程了,最早在晉東來推行這一技術是集謗台處心積慮的策劃。

可是項目網審批,項目申報單位的班子就集體被處分。而且處分的原因是**,這太被動了!

說起被處分的原因,晉東省委也是逼不得已,現在網路諮詢業太達。網上最近這段時間在爆炒晉東農科所豪華辦公樓的新聞。

農科所的辦公樓多豪華?堪比五星級酒店?反正從網上流傳出來的照片來看,晉東省農科所的辦公樓確實弄得有點離譜,竟然是比照央視褲衩樓的樣式設計的,光這一條就夠招搖的了。

有些煩躁的拉開抽屜,集謗台從裡面拿出一個信封,扣扣索索從裡面拿出一大疊照片,他皺眉一張張的仔細的看,越看越煩躁,最後終於忍不住將照片合攏砸在了辦公桌上。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晉東農業廳無能,農科所無能,全是一幫蠢貨」。雜謗台喃喃自語道,隨即嘆了一口氣。主任上午已經跟他談過話了,只是他不惜一切代價把這事的消極影響抹平,不能將禍水引到改委身上來。

雜謗台心中苦啊,他明白主任的意思,他清楚主任已經給自己面子了。晉東是雜謗台的老巢。轉基因項目能審批得如此順利。是人就會有其他的聯想。尤其是現在捅了這麼大的簍子,集謗台更是覺得自己就是在被放在火上烤,如果處理不好,事情麻煩就大了!

「咚,咚!」有人在敲門。雜謗台連忙拉回思緒,神色瞬間恢復正常。用手將桌上的照片捋好才道:「進來」。

「集主任,高技司張司長過來了!」秘。

「讓他進來」。彧譜台道。邊說邊站起身來,他話網落音,張青雲已經出現了門口。

「哈哈小張,來,來!進來坐!這段時間你們司忙壞了吧!我們改委年底就是這樣,你是不錯的,能在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就熟悉了手頭的工作,我很高興啊!」喪蟾台道,言語中非常的熱情和客氣。

他說這些話有一半是出於真心的,張青雲的表現確實讓人眼前一亮。上任沒幾天他便能敏銳找到切入點,如庖丁解牛般將各方面的關係迅理順,然後迅確定自己在全司的一把手地位。

其動作乾淨、利落,霸氣十足。非常具有攻擊性,既符合他年輕人快刀斬亂麻的性子。又契合老江湖那種成熟、老辣的手段,經此一役。雜謗台清楚自己以前是小瞧人家了,有志不在年高,組織上安排他過來擔任高技術司長自然是有道理的,饒是集涯台閱人無數也犯了以年齡斷人的錯誤。

而集謗台對張青雲如此熱情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張青雲在處理轉基因項目上的表現,自從晉東那邊事情曝光后。改委高技術司成了眾矢之的,整個改委的其他司都在用有色眼鏡看高技術司。

可就在這個。當口,張青雲沉住了氣,沒有輕舉妄動,硬是讓他將全司團結了起來,大家以不變應萬變!

張青雲如此表現讓雜涯台是感激莫名的。晉東的轉基因項目是集涯台推動的,晉東那一塊的關係都是集謗台的。現在出事了,集謗台最擔心的就是張青雲沉不住氣,派人下去調查或者請求其他相關單位協助調查。這一來不僅會弄亂局面。讓人有機可乘,更重要的是很可能將集謗台推上前台。

去晉東隨便找個問問,大家都清楚奕謗台是晉東的老書記,有這份關係在,再被人添油加醋的加點料,那就很有噱頭了,不管事情真相是如何,反正雜涯台這黑帽子是戴定了。所以從這方面說,雜涯台對張青雲是從心底感激的。

「雜主任好」。張青雲點點頭道,看見集謗台的神情他就明白自己的事情是做對了,轉基因項目內面的東西很複雜,雜涯台是老晉東,辦事不可能沒有考量,既然出了事,那裡面肯定就有料。

幸虧沒有聽侯瓚的建議輕舉妄動,不然被人拿了當槍使還不自知,如不然就耍去揭晉東的蓋子,晉東是什麼地方?自己一個小小的司長去揭人家省委的蓋子,那純粹是壽星上吊一嫌命長了。

兩人坐下,雜涯台並不急於談工作,而是亂起八糟的拉了一會兒家常。他主耍是旁敲側擊的問了問張青雲以前在江南的履歷,得之張青雲是經過公務員考試從最基層鄉鎮級一步步上來的幹部,他眼中不過閃過一道異彩。感覺太小廠二漢了,忍不住鯊!」青雲,你今年訃沒有碼歲吧。「沒有,剛好醜歲!」張青雲含笑道。

「哎呀!」雜謗台禁不住搖頭晃腦,道。「太出人意料,太出人意料! 名門梟寵:逆天痞妻超大牌 看來在江南你一定可是個傳奇人物,從鄉鎮一級到我們改委高新司司長,這種歷練在如此短的時間裡完成。是一塊好鋼啊!」

雜謗台這番話確實是有感而,張青雲的那點背景他當然清楚。改委司長如此多,誰沒有背景?所以他並沒有怎麼在意,可張青雲的履歷卻讓震撼,他有些後悔當初太初心,沒有仔細的研究張青雲的履歷表。不然早點下功夫,興許今天這番談話就更加親密了。

面對雜誘台的常熱情,張青雲臉上也忍不住熱,晉東的那攤子事都過這麼久了,雜語台應該理順得差不多了吧!他讓自己過來幹什麼?要將這個事兒了解掉嗎?

「奕主任,您今天叫我來是跟晉東的那個項目有關吧?」張青雲道,他先把事情引上正題。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賣力 他暫時沒有太多功夫和領導打哈哈,司裡面年底事情多得堆成了山,加之自己業務又還不熟練,所以一天到晚忙得是焦頭爛額,抽這一會兒時間都是擠出來的。

張青雲話網落音,雜涯台臉上的笑容迅凝固了,辦公室氣氛迅降溫。張青雲也有些忐忑,不知道雜涯台是要唱一出什麼戲。

「青雲吶!對晉東的事我很失望啊」。奕贍台道,「生物產業。轉基因工程這是晉東多好的機會啊!晉東是一個人口大省,可偏偏土地貧著。雨水又少。農業要展要靠什麼?要靠科技!

而搞轉基因技術產業化琰晉東就是空間的機會嘛!」

說到這裡,他嘆了一口氣。手握成拳使勁的砸了砸桌面,桌面出「嘭。嘭」的響聲,張青雲嚇得站起身來。

「坐,坐!」雜誘台聲音放緩,壓了壓手示意張青雲坐好,「我有些激動了,我也瞞你!我一力推動晉東的生物產業,讓他們搞轉基因是帶有個人感**彩的,」

他說到這裡嘎然而止,半晌才抬手道:「得,得!不說這些,晉東農科所,農業廳這幫犢子太不爭氣,可恨」。他一激動連粗口都曝出來了。

張青雲坐在沙上如坐針氈。尷尬異常,雜語台的這番表演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不論是真是假,都夠讓張青雲尷尬的了。

在晉東的事情上。張青雲還是更傾向於政治鬥爭,晉東農科所班子受集體處分這是晉東省委作出的決議,當時情況雖說是媒體炒得沸沸揚揚,晉東省委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可事先晉東方面可以跟改委通一下氣嘛!

晉東的事對改委高技術司來說純屬是突然事件,弄得措手不及,張青雲還清楚的記得當時高技術司是慌亂一片,幸虧自己穩住了陣腳。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張青雲不相信這裡面沒有貓膩。

不過雜謗台現在既然淡化這個事情,將責任全歸咎在了晉東農科所和農業廳這幫不爭氣的「犢子。身上,那就,一切苦厄讓這幫「犢子」來承擔吧,張青雲還沒想過將這事弄個水落石出。

他有自知之明。只要高技術司在這件意外中聲明能夠得以保全。晉東那邊人怎麼斗他是沒有興趣的。

雜謗台說了半天,張青雲也不好附和什麼,只能一幅恭敬地樣子傾聽。到最後,雜謗台興許怒氣也傾瀉完了,開始和張青雲商量如何善後的事情。

雜謗台在這件事情上已經做了很多工作。財政部那邊的撥款流向已經被追蹦了,項目部沒有支出的餘款已經被封存,目前造成的損失不大!

「青雲,你們出一個。處理決議,取消晉東省轉基金項目試點,以前關乎這個項目所有的文件全作廢!同時開個新聞布會,向社會公布這則消息。消除這事給我們委帶來的消極影響」。雜涯台道,一臉嚴肅。

「什麼?」張青雲站起身來。他終於明白雜涯台為什麼如此激動了。項目取消,那不意味著雜謗台忙活了這許多時間,全打水漂了?親自推動全國生物產業大會。親自推動晉東轉基因項目上馬,現在全作廢。誰心裡能好受?「去辦吧」。雜謗台擺擺手,身軀轉動變成了背對張青雲。張青雲知道自己該撤了,起身應了一聲,退出門去,」

月票,求月票,緊急求月票嘍!馬上被爆菊花,兄弟們,有月票的還等啥?全都砸過來吧!, 安妮公主猛的就撲了上去,狠狠的咬了某人一口:「我咬死你個沒良心的,一百年?一百年你是怎麼學會的!」

某仙人倒是很想說自己天賦異稟乃是人中龍鳳,不過這話連他自己都騙不了,更何況騙別人?他要是天賦異稟也不會只考上個三流大學,更不會被撞死了也沒處說理,說到底他就是一屁民,別說成龍成鳳,只要不成蟲,他家老爺子就燒高香了。

實事求是,凡人想要學會法術,沒個百十年的道行還真不行,而且這百十年還得特別努力和特別有天賦。但是話又說回來,有沒有捷徑呢?當然有,不然某人怎麼得道的。誰不知道這年頭自己苦修成仙得道的機會是微乎其微,大多數凡人之所以得道無非是投了某某仙人的緣法,被點化而已。

不過現在這個法子是不管用地,至少以某人如今的水平,是不具備點化他人的可能。所以他只能拐彎抹角的打消安妮公主的想法:

「有我在,你學這個幹嘛?怪辛苦的,有我在你好好享受人生就得了!」

「你說得簡單!」安妮公主白了他一眼,「你是沒被人追債,不知道他們的厲害!昨天若不是你,說不定……」

說到這,安妮公主的眼圈紅了,那梨花帶雨的樣子讓某人也有些心軟,但是他真沒那本事阿!

某人勸道:「我不是已經幫著解決了嗎?借據也收回來了,你還怕什麼呢!」

「怎麼不怕!」安妮公主嘟起了嘴,不滿道:「你那是治標不治本,只要我那個死鬼老公還在他們手裡,借據沒了再寫一張有什麼難的!」

李曉峰想了想,覺得這話有道理,照迪米特里王子那個尿性,把老婆賣了都有可能,被逼著再寫借據就更不是什麼難事。但是,對此他不是也沒辦法嗎?

某仙人問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把你老公幹掉?」

「呃……」安妮公主目瞪口呆的看著某人,良久才搖頭嘆道:「你果然不是什麼好人,佔了人家老婆還要害了人家性命!不過我還沒那麼壞!不准你打他的主意。」

某仙人攤了攤手為難道:「那你想讓我怎麼辦呢?」

「很簡單啊!」安妮公主笑眯眯的說,「你把他救出來不就行了!」

某仙人苦笑不已:「你這也太扯了吧!就沖那個爛人的臭德行我就不會去救,而且就算我想救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啊!我知道他在哪?」

安妮公主賴皮道:「我不管,你這麼神通廣大,一定有辦法的!」

李曉峰皺了皺眉,不無醋意的說道:「我怎麼聽著你還想跟他破鏡重圓啊!」

安妮公主卻是沒有生氣,反而喜滋滋的問道:「吃醋了?」

「當然!」李曉峰毫不客氣的說道,「從昨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不准你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

安妮公主笑得愈發的開心:「誰跟別的男人勾搭了,我不過是不想欠他們家人情,只要你救了他,我也就不欠他們什麼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