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體內屏障砰然破碎,無形的犀利威壓橫掃天地,絕強屹立。

陳家築基境之中最強者,是上一代的大長老,築基境七重天左右,比於古,黃兩家築基境之中的最強者,還要高出一重。

白髮狂舞,神情冷然的麥哈爾突破築基六重,長劍出鞘,沖向了古,黃兩家築基境之中,最強的三位築基境六重天。

「嗤嗤嗤!!」

劍氣縱橫,破開層層術法,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劍勢,濺帶起一捧一捧的血氣,三大築基境六重天的最強者,頃刻殞命。剩下的古,黃兩家築基境強者,在一道又一道狂卷的劍光之下,絞殺崩滅,化為灰燼。

三大仙道家族之戰,呈現一面倒的局勢,十分順利。

「轟!」

蒼穹震動,毀滅碰撞之力滔天,一道渾身浴血的白髮身影從天空墜落,震碎方圓建築,毀滅之力擴散,凹陷出一道恐怖深坑。

緊隨而至,陳家兩位金丹老祖降下,爆發出鎮壓之力,並看向麥哈爾,道:「陳鴻,過來!」

在滅殺諸多築基境強者之後的麥哈爾,隨著呼喚,大步沖向兩位老祖鎮壓之地。

根本沒有多餘的廢話,手中長劍錚錚,上霄劍氣環繞,絞殺刺進渾身染血,氣若遊絲的金丹老祖體內,取走性命。

「嘩啦啦!」

精血熱能磅礴,伴隨著煉化入體,麥哈爾沒有半分遲疑,直接化開,化為純凈的能量,迅速煉化增長自己體內磅礴的仙道修為。

「築基七重!」

「築基八重!」

「築基九重!」

在兩大金丹老祖目瞪口呆的目光注視下,麥哈爾足足破開三大境界,並達到築基九重巔峰,氣息方才緩緩平復,達到頂點。

「這位金丹,讓我來吧!」麥哈爾向天道。

在陳傲天與中年青衫文士震驚的目光下,麥哈爾一蹬地面,衝天而起,沖向戰場之上古家強勢的金丹老祖。

「星寂流光!」

長劍高舉,伴隨著麥哈爾的低喝。手中劍光滔天,無限放大,化作橫亘黑暗虛空的一顆劍影星辰,無限磅礴,環繞千萬道上霄劍氣,撕裂滾滾黑暗,開天闢地一般,射殺而至。

「飛劍出!」

古家老祖面對這一劍,手掐劍決,腳下法器飛劍化為流光,靈氣沸騰滾滾,在轟鳴利嘯之中,射殺向這擊來的一劍,悍然相撞。

「嗤嗤嗤!」

虛空震爆,狂暴肆虐的無盡上霄劍氣,遮蔽蒼穹。

金鐵交鳴,毀滅之力瘋狂席捲。面對洪流如柱,蔽遮蒼穹的上霄劍氣,古家老祖甚至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就已被環繞裹夾在內。

「嗤!」

鮮血如雨飛灑,金丹之境的恐怖氣息潮水般消散,蒼老強大的身影從劍光出顯露時,已是血肉模糊,劍痕累累,一頭從高空栽向大地。

一劍之下,金丹隕,越境斬殺!

「哈哈哈,天佑我陳家!」震撼陡醒的陳傲天,仰天大笑,看向下方,「陳家子弟聽令,黃,古兩家老祖伏誅。剩下黃,古兩家子弟,一個不留,全部誅殺,違令者,一脈牽連!」

「得命!」

眾強應答,氣勢如虹。

在麥哈爾煉化古家老祖屍軀下墜時,下方另外兩大金道老祖腳踏飛劍衝天而起,將麥哈爾托在長劍之上,與陳傲天兩人聚攏。

「鴻兒,你可還怪父親?」陳傲天看著麥哈爾忽然問道。

「不怪!」麥哈爾搖頭,低垂眉目,「當初是我方式不對,沒有顧忌您的考慮,不過,現在時間證明了一切。」

「好好好!」陳傲天大笑,滿意點頭,「現在陳家有我等四大金丹,獨佔古,黃兩家資源后,定將更上一層樓。」

「說的都是廢話。」白須老者大袖一揮,冷哼道,「陳鴻,老夫來問你,你現在實力達到了何等境界?」

此話一出,陳傲天,青衫文士,與黑袍老祖,四位金丹境的強者齊齊望來,目中充滿好奇,與隱約極力壓制的震撼。

「戰力大約在金丹二重天!」麥哈爾道。

四大金丹級別的超級強者,同時一寂,一股無法形容的慌謬,震撼猶如滾雷炸響,令四人失神呆立。

.(未完待續。) 一個天才,從普通人修鍊至築基境,快者十數年,慢者數十年,乃至上百年。有些,甚至一生兩百多年,都難以突破築基境。

一個天才,從築基境修鍊至金丹境,大約一百五十年時間。

大多數的天才築基境強者,卻都無法突破如天塹一般的金丹境,千不存一,往往一個仙道家族幾百年數代人,都少有一位金丹。

短短几個月,麥哈爾從一個普通人,化身擁有金丹二重戰力的恐怖強者,打破萬物常理,讓陳家僅有的四大金丹強者掀起震撼。

不過對此,麥哈爾卻是皺眉:「達到這個境界,若我還想繼續提升,必須出去尋找獵物。」

可若是他不顧後果的去尋找獵物,定將在不久之後會為陳家帶來滅頂之災,以現在他的心性,根本放心不下陳家。

「若是不想連累,只能共同發展了,只是他們提升的太慢太慢。」麥哈爾喃喃,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成長和別人成長的差距,「熱能精血其他人看不見,就不知道能不能用?」

眯了眯眼,麥哈爾心下起了念頭,將目光投向青衫文士。

兩鬢斑白的青衫文士,名陳文,是幾百年前,陳家一支脈的最強者。本在家族之中並不起眼,可后歷經一場情劫,心境圓滿。

以一種絕倫之速,破開各境,成為金丹強者。

成為金丹強者之後,陳文並沒有離開家族前往外界闖蕩,反而是與兩位老祖一般,坐鎮家族,從此數百年光陰,不得存進,只等老死。

「剛剛我築基九重,用光了所有熱能精血。」麥哈爾搖搖頭,逼出剛剛煉化的古家老祖精血,「這滴熱能精血,就當作試探,若不行在逼出來便是。」

在陳傲天,陳文,四大金丹境強者的注視下,麥哈爾抬起手掌,向著兩鬢斑白的陳文,微微一彈,像彈空氣一般,彈出了某種東西。

「噗!」

陳文軀體一怔,當熱能精血在體內化開的一瞬間,氣息不受控制的釋放轟鳴,節節暴漲攀增,砰的一聲,一股強大數倍的氣息轟然擴散,震動天地,就在突破的瞬間,陳文面容一陣蠕動,直接年輕十歲。

一彈,突破一重境界,沒有人料到。

就連麥哈爾都微微一怔,但瞬間反應過來,他突破需要的熱能精血十分龐大,可是其他人需要的熱能精血,就沒有他這般恐怖。

所以一滴金丹精血,就直接讓陳文,強行突破一個境界。

「鴻兒,這是你的傑作?」陳傲天愣神轉頭,問。

對此,沒有隱瞞的必要,麥哈爾點點頭。

「轟!」

在麥哈爾點頭承認的瞬間,四大強者變色,各位震撼。

「各位,此事就此爛在肚子里,否則格殺勿論!」陳文當先上前一步,掃過諸人沉聲道,「還有,陳鴻,你日後千萬不要在外人面前,表現這種能力。」

在陳傲天三位金丹境點頭的瞬間,麥哈爾也是點點頭,這種幫人提升境界的能力太過於驚世駭俗,若是傳出去,會引來無數強者的出手,爭奪,小小的陳家,根本無法承受太多強者。

經過此事,四大金丹強者,一致看向麥哈爾的目光,已然悄然從鄭重關懷,變作了灼灼的火熱,目光無比滾燙,恨不能將麥哈爾吞了。

只有陳傲天保持著神秘微笑,眼光溫和,笑眯眯的深邃。

「這種能有著限制,一天只能一次,且還須殺人作為來源,否則無法施展。」麥哈爾尷尬道,避免著問題的發生,「我展現此手段,就是想讓各位老祖快速提升,切勿著急。」

四人點點頭,笑意吟吟,為麥哈爾的話,感到滿意。

白須老者目泛寒光,冷冷道:「既然殺人有這樣的好處,那就殺人,一將功成萬骨枯,強者的手上,誰不是沾滿鮮血。」

包括麥哈爾在內,幾人不約而同的齊齊點頭,目泛猩紅寒光,達成共識。

「哈哈,傲天小傢伙,你可是有一個了不起的兒子。」一身黑衣的陰冷老祖笑道,親近之意變得無比濃郁,日後還要仰仗。

眾人相視一笑,為逆天的能力,將帶來的好處,感到嚮往。

且都是陳家之人,根本沒有私心。

整個黃,古兩家隨著兩位老祖,與一眾築基境強者的隕滅。 萬帝至尊 在沒有半分的抵擋和反抗之力,在陳家強者手下,兩大曾經還保持一點友好的家族,被屠滅的乾乾淨淨,雞犬不留,留下屍山血海。

在磨滅兩大家族之後,陳家趕盡殺絕,將城中散落的古黃兩家族人,連帶一些有關係之人,統統滅殺,不留半分後患。

不過進入陳家的一些古,黃兩家族人,卻被留下一命。

統一整個天鴻城之後,各大老祖直接下令,將古黃,乃至陳家寶庫所有的資源傾斜而出,讓陳家子弟將資源轉化修為,飛速提升。

而在這段期間,陳家三位老祖外出,去往周邊各大城池打探消息,探查金丹強者的數量,得到詳細準確的消息。

一個月後,陳家三位老祖回來時,帶回了第一手準確的資料,將目標鎖定在了三座城池上,分別為彭城,小城,化土城。

內里金丹的數量皆不超過五位,且大多都是和陳家三位老祖一般,沒有後續仙法,資源,術法,從而千百年如一日不得存進的金丹境強者。

腹婚 「就選這三大城池了!」麥哈爾道。

確定三大城池之後,連帶麥哈爾在內,陳家五大最強者,化為流光第一時間就趕往三大城池,準備收割。

至於金丹之下的陳家強者,麥哈爾沒有準備帶,若是真準備培養陳家強者,自然的,麥哈爾就要煉化出一滴滴築基,鍊氣,對他毫無用處的熱能精血,然後給與陳家子弟突破。

所以,帶金丹之下的陳家子弟,大張旗鼓行動,根本無大用。

就在麥哈爾在四大金丹強者帶領下,第一次離開天鴻城,進入這片異族大地時,麥哈爾整個人都愣住了。

.(未完待續。) 無垠的異族大地上,妖氣蔽日,縱橫萬里。億萬眾生繁衍的一座座城池,城鎮,村落零星的出現在視野之中,妖氣之下,成為附庸血食。

不時聞聽陣陣裂肺的慘叫,與妖獸凶獰的怒吼,吞食異族之人。

從來沒有這麼一刻,麥哈爾覺得自己熱血沸騰,頭腦懵而愣,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看的這一幕,是真實存在的,衝擊之大,遠超想象。

以至於,在前行之中,麥哈爾面色,變得無比冰冷。

陳傲天最先發現麥哈爾有異,不由關心的問:「鴻兒,怎麼了?」

陳文等三大老祖御劍飛行之中,亦是轉頭,看向麥哈爾。現在的麥哈爾,已經不單單是一個潛力強者,而是關係整個陳家未來。

諸人望來時,麥哈爾深吸一口氣,手指指向大地,指向隨意被妖獸吞食的凡人,道:「那些,不管嗎?」

「你是說那些凡人?」陳傲天蹙眉,很自然回答,「這些凡人連靈根都沒有,根本無法修鍊,救下來,徒勞不說,還沒有地方安置。」

陳傲天的語氣很自然,很平靜,放佛再說一件在普通不過的事情,就連陳文陳家三大老祖,神情表情,亦是一般無二,見怪不怪。

靈根,仙道的資質,通行證。

若是想修鍊仙道,沒有靈根,就算修鍊十年,數十年,乃至上百年,或許都只能堪堪達到鍊氣前三重,增強一點體質,沒有任何作用。

異族之中,最多的,就是沒有靈根的凡人,數量億萬不止。

所以,沒有靈根的凡人,對於整個陳家乃至所有仙道家族,都是沒有任何用的廢物,只有少數能當作僕人使用。

但大多的,根本沒有人會去在意,就算凡人被妖獸當作雞鴨圈養起來,吞食,可只要不觸犯仙道家族,也沒有強者去理會。人吃雞鴨牛羊犬,妖獸吃人類就像吃雞鴨牛羊犬,沒有什麼本質的不同。

不過,只要有靈根的凡人出現,就會在第一時間被周邊仙道城池之中的仙道家族,以特殊手段得知,並收入家族,給與培養,只要忠心。就連凡人的家族都會雞犬升天,進入城中,得到庇護。

「我想我改變主意了!」麥哈爾掃過地面肆虐的妖獸,眼裡寒光爆射,「既然妖獸這麼多,那就以妖獸之血,來奠我陳家基石!」

「鴻兒,你是想救這些凡人?」陳文皺眉,有些不解,「為了凡人,這樣做不值。要知道,天鴻國內的妖族一直強於天鴻皇室,若不是有天鴻宮的庇護,現在的天鴻國,或許已經滅亡。若是造成妖族太大傷亡,引得妖族強者震怒出手,我們陳家,沒有人能阻止。」

四人對麥哈爾的這個決定,意外又驚訝,根本無法支持。

「凡人,還是凡人!」麥哈爾冷冷道,看向四人,「我們與這些凡人除了多些修為,又有什麼不同,難道我們真是仙人不成?」

麥哈爾冷冷的話語,如冰冷的刀,令四人面色微變。

「妖族再強,我們也會變強,且是越殺越強!」麥哈爾見四人面色,立時話風一轉,「仙道修鍊,誰不是九死一生。若是連這點勇氣都沒有,何談更強,心境圓滿,直指大道,追求成仙之夢!」

此言一出,剛剛面色還有些難看的幾位金丹強者,立時舒緩,齊齊點點頭,寶劍苦寒出,經過重重磨礪的金丹強者,深有體會。

「既然鴻兒你有所決定,就依你。」陳傲天當先道,目光柔和,「只要能變強,怎樣都行。誅殺妖族,拯救凡人於危難水火之中,還能落下一個救世誅妖的好名聲,比起城池開戰,日後引起其他人圍攻,或許會好一點。」

陳文其餘三大老祖點頭,麥哈爾的決定,他們必須鄭重率先考慮。

就連麥哈爾肩膀上的雪白小狐狸都是一臉認真點頭,看著麥哈爾冷峻的樣子,眼裡滿是星星,似乎崇拜的不得了。

「走!」

總裁傲寵小嬌妻 四大金丹強者,當即折身迴轉,回歸陳家。

而在五人回歸陳家之後,短短几天內,整個天鴻城下至鍊氣五重,上至四大金丹,完全被整合為一,以一支軍團的形式存在。就連整個陳家之內的家族強者,都被打散融入其中,擔當要職。

四大金丹老祖,更以雷霆之速,落下嚴明律己的軍記軍規,嚴格執行,有幾位倚老賣老的築基境陳家長老,甚至因此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被陳傲天鎮壓,其慘狀之恐怖,就連陳家嫡系都毛骨悚然。

至於城中煉靈五重之下的凡人和仙道強者,則被整編成為後方軍團,開始提供大量的輜重所需,與提供傷勢修養,只有少數高級強者留下坐鎮。

「苛刻的規則,終究不是長久令人信服的理由。」陳傲天道。

三大老祖之中,陰冷的黑袍老者,忽然眼前一亮:「傳說之中,天鴻國國度,有大陣布成的聚靈室,一日修鍊能抵外界修鍊百日。」

「哦?」

眾人眼前一亮,看著黑袍老祖,似乎都想到了什麼。

「既然嚴苛的規則,不足以使他們信服,那就賞罰分明。」黑袍老者陰惻惻的,目光深邃,「正好,鴻兒的能力不能讓人察覺,那我們就藉此來一個聚靈室,逆天的聚靈室。」

當名為誅妖軍團上萬鍊氣開拔出城時,連帶統領的築基境,全部是雙眼血紅,保持著一種熱血澎湃的恐怖思緒,渾身殺氣沸騰,氣勢如虹。

他們無法想象,陳家之內,竟有傳說中的聚靈室。

只要幾百點軍功,就算是沒有靈根的凡人,都能從聚靈室里,修成一位築基境的強者。只要有十點軍功,就能從鍊氣五重,突破至六重。

只要有軍功,就能在聚靈室里,瘋狂提升!

甚至強者若不想在乎的親人老死,都能用軍功換取聚靈室的修鍊時間,幫助其突破仙道,增長壽元。逆天的聚靈室,在證實效果之後,讓仙道強者們徹底陷入瘋狂。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