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鬱子宸也轉頭,很是認真跟她說着:“你跟鬱子夜在山裏單獨相處,跟他相會三天卻沒跟我說,這是第一筆。”

這話說的歧義太大,她趕緊請他打住:“不對啊,是他追來的,不是相會。而且,山裏那麼多人呢,怎麼算單獨相處?”

“那個雨夜,不算單獨相處嗎?”

“可……”

她覺得自己真是跳進黃河裏也洗不清了。

“好吧,我欠了你的。但是這樣說的話,你跟霍思彤不也是單獨相處,不也是相會嗎?你們相處時間更長,都快一個月了。”

她醋味十足的說着,打算讓他把良心拿出來看看,公平一點。

但是鬱子宸接着說:“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我本來打算把她趕走,是你非要執行暗度陳倉的計劃,把我推向她,逼着我去應付她。所以,這也是你欠了我的。一個月的時間這麼長,我只給你算一次,已經很便宜。”

說來說去,顏愛蘿還要感激他,他還很委屈似得。

“那還不是爲了讓你的計劃早點收網嗎?我是看你這麼累,不想你這麼辛苦。”顏愛蘿還在試圖爲自己辯解。

“再說了,你出差的地點我都不知道,霍思彤是怎麼找過去的?是不是你跟她做了什麼,你給我老實交代。”

她想胡攪蠻纏把這次的事情糊弄過去,但是鬱子宸向來是認準了就不會被說服的人,不管她怎麼說,他就是在小本子上幫她記上三筆。

顏愛蘿算來算去還少了一次,趕緊問他還有一次是什麼。

他就把謝卓然合照的事說了出來,也不給她再爭辯的機會,指着茶几讓她去繼續繡花。

顏愛蘿憤憤不平,坐回茶几邊,拿着繡花針又開始努力。

讓她繡鴛鴦她是做不到了,還是繡個小黃鴨好了。

在鬱子宸這裏努力了一會,也沒把她哄好了,她只能說要去接顏志豪,就先溜了。

他也沒攔着她,在她走後,看了看那個歪歪扭扭的小黃鴨,很是嫌棄的笑着。

之前她跟顏志豪說自己做噩夢什麼的,自然都是騙他的。

她要假裝跟鬱子宸鬧翻,這些事自然不好讓他多知道,以免跟着操心。所以她找了個理由讓他去了媽媽的老家打掃舊房子,想等事情過去了,他也該回來了。

今天剛好是顏志豪回來的日子,她多天沒見爸爸,也吩咐了廚師多做點好吃的,父女倆一起好好吃頓飯。

這段時間跟鬱子宸不能聯繫,爸爸也不在家,她還要忙着公司裏的各種事情,其實也很累又孤獨。

現在人都回來了,她心情也跟着飛揚起來。

只是,出來的時候,卻剛好遇到了鬱子夜。

他就站在她的車邊不遠處,腳邊扔了好幾個菸頭,一看就等了很久。現在的他看着比以前憔悴了很多,下巴上冒出一些鬍子渣,一身衣服也有些灰突突的感覺,看着很狼狽。

他多年的積蓄都打了水漂,這讓他怎麼能不難受?

而李哥就坐在車上,警惕的看着他,好像生怕他會做出來什麼一樣。

等顏愛蘿過來的時候,阿二更是警覺的要把他們隔開,讓她先上車。

鬱子夜卻還在笑,只是笑的很無奈:“我就是有幾個問題想問你,沒想做什麼。再說了,你們倆都在這兒,我能做什麼?那個雨夜,要是我想做什麼,早就做了。”

阿二對此嗤之以鼻,也沒因此相信他。

他永遠都忘不了這個混蛋害的少爺受傷至今都不能站起來的事。

顏愛蘿想了想,讓阿二兩人別緊張,自己走了過去。

“有什麼話你就說吧。”她雖然過來了,但站的有點遠,保持着安全距離。

鬱子夜當然看出她的防備,很是疑惑的問:“你爲什麼對我這麼戒備?我明明已經對你很好,也對你付出了最多的善意。”

經過雨夜那一次,他還以爲她對他多了很多信任,誰知道一切還是回到了圓點。這女人還跟他的好大哥一起算計他。

顏愛蘿很冷靜的看着他,一條條的開始反駁。

“你所謂的善意就是在篝火會的木柴上動手腳,讓當時發生了爆炸,差點傷了人嗎?你用這個手段把阿二引走,然後又用錄音機假裝草叢裏有蛇,把我嚇得掉落山坡。

之後,又假裝沒帶手機,帶着我去那個舊房子,想單獨跟我相處然後刷好感。之後,你還故意坐在門外淋雨,想用苦肉計讓我動心。這一切,都是你的善意?”

這種善意,表現的還真是奇怪。

“對了,爲了確保你的計劃能實施好,你還在頭一天把楚蕭激怒趕走。爲了在衆人面前刷好感,你故意一次次讓楚蕭對你發火,讓大家以爲他是故意針對你。”

鬱子夜皺眉,疑惑的看着她,接着恍然笑了笑:“你以爲這一切都是我的算計?我算計了這麼多,只是爲了讓你對我有好感?”

顏愛蘿沒說話,但眼神表明她就是這麼想的。

鬱子夜接着苦笑道:“這些事有些確實是我做的,但我從沒想過害你淋雨,當時我手機確實丟了。不過,我算計這麼多,只是因爲喜歡你,想讓你也能喜歡我。

在愛情中用些手段有什麼不對?我做錯了什麼,你要跟我大哥一起算計我?”

他一臉深情的看過來,好像對顏愛蘿真的包含了無限熱愛。 鬱子夜說完後,就一臉深情的看着她,眼神中滿是柔情跟委屈。

他付出了這麼多,卻什麼都沒得到,他怎麼能不委屈?

他本來以爲,就算得不到她的愛,也該得到她的感動纔對。只可惜,什麼都沒有,這女人的心大概是鐵做的。

而顏愛蘿好像沒看到他的表情一般,平靜的說:“愛情中用手段確實沒有錯。但我拒絕你,也沒錯。爲了我愛的人,我假裝被你算計,這也沒有錯。

從你算計我的時候起,你就該知道會有被揭穿的可能。做了,就要有承擔的準備跟擔當。我不喜歡你,永遠都不會喜歡。不管你的感情是真是假,都別再跟我說了,謝謝。”

她順着鬱子夜的邏輯反擊回去,讓他的臉色也難堪到極點。

他搖着頭苦笑着,很是失魂落魄的轉身走了。

那模樣,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很能引起人們的同情。

但是顏愛蘿也只是揉揉下巴,很是無奈地說:“鬱二少的演技高超,跟他對戲真累。”

鬱子夜的所謂喜歡她根本不相信,就算是真的,她也不打算相信。

這樣充滿算計的一個人,沒辦法讓別人相信。

而且,她只要相信鬱子宸是真心喜歡她,這就夠了。其他人的喜歡,她不需要。

只是,當她上車後,鬱子夜又發來了關心的消息:霍思彤近期會對你下手,你小心點。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我對你的感情不會變。我大哥心機深沉,你自己小心吧。

顏愛蘿看完後,直接把消息刪了。

霍思彤會下手也在預料之中,她一直警惕着。

後邊的話,那就更沒必要看了。

而鬱子夜在之後據說是出國了,說是去散心。

沒了那麼多錢,確實心疼,可不得走遠點,不然分分鐘想爆炸。

而顏愛蘿回到家裏,看着傭人們把家裏打掃好,跟廚師說了各種菜要怎麼準備,就去接了顏志豪回來。

顏志豪一回來就上下打量她,看她還是瘦了很多,不禁心疼。

“病好了嗎?怎麼還是這麼瘦,我不在家你是不是都沒好好吃飯?”

他在外面待的越久越是想女兒,早就想回來了,只是顏愛蘿想辦法拖延了他的行程,他回來的才這麼晚。

“好啦,爸爸,你回來了,我多吃點補回來就是了。”顏愛蘿挎着他的胳膊往裏走,還問他這些天辛不辛苦。

顏志豪說:“就是看着工人幹活,沒什麼辛苦的。對了,前些天我看新聞說了霍家的事,那些事都是真的?遠達好歹也是多年的企業,真幹出這麼齷蹉的事,被人抓住了?”

顏愛蘿點頭說是,這些都是真的。

遠達雖然抓了個高管出來頂鍋,但這件事跟遠達脫不開干係,他們的名譽自然是一落千丈。整個企業也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估計想翻身很難。

顏志豪其實還聽說了鬱子宸跟霍思彤根本沒訂親的消息,但是他假裝不知道,根本沒問。

他突然想到,那個臭小子正了名聲,很快就要上門提親,他的寶貝女兒就要被拐走的。

這讓他心裏意難平,總覺得捨不得。

他的寶貝女兒其實還很年輕,都不到二十五歲,那麼着急嫁人做什麼?

早知道,應該在談判的時候把婚期延後幾年,把女兒多留在家裏幾年纔好。

顏愛蘿也沒看出他的心思,還撒嬌問道:“爸爸你看新聞,都沒看到我們志誠的消息嗎?我們新系列的產品賣的特別火,很多商場都賣斷貨了,工廠那邊正在加緊生產。

我還想着勸董升擴大廠子,不然這個生產量跟不上銷售的速度。總是這麼斷貨,也不是個辦法,會打擊消費者的熱情。”

她把話題轉移到自己公司的生意上,顏志豪也來了興致,跟她說了說他看出來的一些問題。

至於說到了擴大廠子的問題,顏志豪又說:“東昇製造廠跟你們志誠是兩個分散的公司是吧?”

“對,是分散的。”

當時董升入股是用自己的錢入股,並沒有用整個廠子入股,所以他們兩邊還是合作的關係。

而且,那個廠子也不是董升一個人的,還有其他人的股份在,有些事他也要跟那些朋友商議。

顏志豪就說:“你們公司規模大了,不如考慮兩邊合併。不然的話,萬一廠子那邊有問題跟不上你的要求,或者是那邊有人拿了你們的設計生產盜版,會造成很大損失。”

兩邊雖然一直處於很好的合作關係,但畢竟不是同一個單位,自然會有矛盾。

之前董升全力以赴支持顏愛蘿的提議時,他那邊的幾個合作伙伴就提出過異議,還試圖阻撓生產。

幸好那時候董升態度強硬,堅決執行了。但是,董升是志誠股東的事還是讓那些人不滿。

他們會覺得,董升現在把廠子當成私人的,只爲志誠考慮,不爲工廠考慮。覺得董升開價太低,會讓廠子損失巨大的利潤。

尤其是看現在志誠要求的數量那麼大,這其中蘊含的利潤也更大,如果要價低,他們損失的也就更多。

人都有私心,有了錢就想賺的更多,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這些人只想賺錢,卻沒想到,是顏愛蘿給了這個廠子活力。

也沒想過,如果顏愛蘿不跟他們合作,他們損失的利潤更大。

他們廠裏現在很多業務其實也是顏愛蘿幫忙拉回來,以及跟着傑昆電子那邊找過來的。

可以說,沒有顏愛蘿,這個廠子早就倒閉了。

而把廠子合併的話,可以解決很多矛盾,也不會出現生產上不給力的問題。

顏志豪說,不合並的話也可以簽訂嚴格的合同。但是萬一對方毀約,就算是有合同,但依然會對志誠造成重大影響,所以合併是最佳選擇。

顏愛蘿說之前也在考慮,之後會跟董升他們商議這個問題。

兩人說話間已經進了家裏,顏志豪去換衣服,下來後兩人吃了晚飯。

飯後,兩人又商議了一會合並會遇到的各種問題,以及需要多少錢之類的。

快到八點的時候,顏愛蘿說想出去散步,其實是要見鬱子宸。兩人不用演戲了,這飯後散步自然也要繼續進行。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