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鮮血四濺,那名混混的右手竟是被聶冷一記掌刀切斷,然後被聶冷一腳踢飛狠狠撞在了遊戲機之上。

聶冷隨手拿起那名混混手中的砍刀,沖入了那混混群之中,刀光如煉向著那些混混席捲而去。

鮮血四濺,斷臂飛舞,短短几個呼吸之間,那十幾名混混持刀的右臂都被聶冷輕鬆斬斷,他們本人也被聶冷踢飛撞在了遊戲機之上,暈了過去。

整個遊戲廳彷彿化作了一個修羅場一般,到處都是鮮血和斷臂。

那些圍觀群眾看著這一幕,心中都戰慄非常,看著聶冷走來,頓時四散而去。

伴隨這一陣警笛之聲,一輛警車十分及時的趕到了現場。

從那警車之中走下了四名警察。

「張哥,您可來了。快把他抓起來,快把那人抓起來。」那名報信的混混一見到警察便向見到了親人一樣靠了過去,指著聶冷語無倫次的說道。

那名報信的混混十分機靈,他可是領教過聶冷的厲害。他一喊衝鋒之後,就放慢了速度,躲在人群的最後方。趁著聶冷將所有混混的右臂砍斷之時,他立即向附近的派出所報了警。

張安就是那名混混口中的張哥,他就是被天虎幫用錢餵飽的保護傘之一。他向著遊戲中心看去,頓時倒吸了一口寒氣。

在那遊戲中心之中,到處都是人血,聶冷持刀站在血泊之中,那些混混都斷了一臂撞在遊戲機之上暈了過去。

「我是警察,立即放下武器,跟我回派出所」張安立即從身上掏出了手槍,指著聶冷大聲說道。手中沒有槍,他一點安全感也沒有。

「等一下。你應該是他們的保護傘吧。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偏幫還真是明顯。在你身邊那個人可是襲擊我的暴徒之一,你難道不把他也帶回派出所嗎?」聶冷輕輕一笑道。。.。

更多到,地址 八宋,北海州,北地王費清所佔據的兩州之一,北海州瓚世照河出海口,乃是黃河河道門戶,北海州治所北海城,北地王費清一身鐵甲戎裝的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而左右兩側分別是北地王府的文武,費清作為中原地區的一路諸侯,自然也是一個梟雄人物,昔日費清麾下有精兵二十萬,以北海州為中心,佔據周邊四州之地,自立北海國,雖然只是一個小公國,但也算是一方之雄了。

以北海國的國力就算不是當初大宋的對手,以周邊四州之地南面又有黃河天塹,東面則是大海,就算進取不足,自保也有餘了,不過壞事就壞在了費清的那個。紈絝兒子身上了,費玉樹,費清唯一的兒子,儘管費清這些年也努力的耕耘,王府的小妾也是一個接和一個的納,但卻接連生下十二個女兒,就是沒有一個兒子,所以費清對這個兒子難免就嬌縱了一些。

有一個梟雄的老子,費玉樹幾乎是吃著蜜糖長大的,而費清經常領兵在外,而自己的這個兒子則整日窩在軟玉溫香里泡著,整個王府上上下下都緊著這一個寶貝,加上下面的人為了巴結這個少爺,自然是想著法子的逗弄費玉樹高興,這位少爺一高興打賞那可是大方的緊,甚至還能混上一個不錯的差事,而隨著少爺年歲大了,就有人給這位少爺張羅女人,這少年不知道節制,嘗到了房事的妙處,自然是樂不思蜀。

如果費玉樹只是平素玩弄那些普通民家女子,玩了也就玩了壞就壞在這費玉樹在街上閑逛的時候,看上了費清麾下大將張公謹的掌上明珠。張家千金,隨後將這張盈盈給強搶到了王府,下面自然不用說了,一個惡少一個是才入花季的少女,於是上演了一把霸王欲上弓,不過這張家千金也著實厲害,是一個小烈女。在被費玉樹上了之後,緩過勁來。就取了房內的寶劍,要殺費玉樹。結果在追費玉樹的當口,一下摔到了。劍也甩了出去,費玉樹毒這女人發瘋,當時搶過劍。就把這張家千金給砍了。

待張家的人上門要人的時候。這費玉樹也是沒有半點心機,直接將這屍體給了張家,這張家來接小姐。結果就接來一個屍體,而且身上還被刺了七八個窟窿,老管家當時就暈過去了,費玉樹就是一個沒腦袋的紈絝公子哥,哪裡想到其他。這老管家一醒來立玄吩咐人去前線通知張公謹,張公謹聽了之後。當場就是火冒三丈,他在前面給費家拼死拼活的打江山,自己的掌上明珠居然被費家的小畜生給糟蹋了,這還不算還給刺成了篩子送了回來,張公箜當時就領著兵造反,也虧得費清當時命大,去探查地形去了,所以張公謹破大營的時候,被費清逃過一劫。

後來張公謹北上投了費清的敵人。之後宋國大軍東進,又兵敗投了吳國,而費清也因為那一次張公謹的倒戈一擊而元氣大傷,本來北海國馬上就要大勝,地盤還能多出一州半。如此,北海國就有足夠的力量跟宋國抗衡,但這麼一搞,北海國因為元氣大傷,反被敵對的諸侯正給連下兩州,連以前的四州之地也只剩下了兩個,幸好費清的眼力不錯,絕對臣服於宋,最後滅了那實力大增的對頭,但北海國卻成了宋國的一個國中國,對於費玉樹,費清恨不能直接將他給揍死,但礙於費家就這麼一根獨苗,最後只得草草了事。

自從對宋稱臣,費清卻是沒有一刻沒有在等著東山再起的時機,北海國的地理位置優越,控制著黃河河口,又靠著大海,大夏對宋貿易,在黃河入海口的北海太極縣建立了一個貿易集市,儘管這個集市上不能收取稅賦,但這集市內的宋國商人只要離開集市的範圍,都會遇到關卡。所以費清這北地王很有錢,而大夏的集市又從來不禁兵器買賣,所以這北海國暗中積蓄了不小的實力。儘管在明面上,整個北海兩州之中。只有不到四萬兵馬,但當初北海國可有著近十萬人解甲歸田,這些人可都是精銳,費清每年都會拿出一部分錢來分發給這些退伍的士卒,並給這些人劃了最肥沃的田,可以說這十萬兵馬隨時都可以皮甲上陣,為費清征戰沙場。

「秦將軍,我命你為征北將軍。統兵兩萬,騎兵兩千,弓手三千,步兵一萬五千人,帶足器械,糧草。北上通州,給我拿下通州重城。」通州位於北海州北面,昔日老對頭的地盤,當初他就是在這裡折戟,不過此亥的通州城內不過只有宋軍五千,算上周邊的兵馬,也不會超過八千人。

「末將領命。」

「毛將軍,我命你為征西左先鋒。統兵三萬,兵出南平,攻打石州。

「末將領命。」

「伍將軍,我命你為正西右先鋒,統兵兩萬五千,兵出張庄,攻打葉州。」

「末將領命」。

「冷將軍,你駐紮後方,統兵四萬,看守後方,並統籌糧草插重,餘下眾將隨我左右,聽命行事!這一次,我要拿回數年前就該屬於我北海國的一切!」

烽火十年十一月中旬,北地王費清再次打出北海國旗號,反宋,十萬兵馬分成西,北兩路,攻打通州,石州。葉州三地,而與此同時,餘下的諸王也紛紛響妄,八王之亂開始。

本來這八王之亂對於大夏來說並不關痛癢,甚至宋國內部打的越亂越好,生意反而更加的好做,所以這太極縣的大夏貿易集市依舊繁榮無比。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戰爭的威脅。

太極縣城,北地王費清之子。費玉樹此刻就坐在太極縣城,費玉樹臉色陰霾,長期的酒色掏空了他的身子。所以臉色有些蒼白,倒是有點小白臉的氣質,而在費玉樹下面,則坐著一個領兵將領,吳赫。

「怎麼,吳將軍不願意聽本公子的調令嘍!」費玉樹陰陽怪氣的說著話,那雙色迷迷的桃花眼卻露出幾分陰霾的光芒。

吳赫望著費玉樹,卻是頭疼無比。有些哀求一般的對著費玉樹道:「公子爺,不是本將不願意聽從公子的命令,而是這事實在是事關重大。公子爺手裡又沒有王爺的手書,調令,吳某也不敢隨便調集兵馬啊」。

費玉樹卻是理也不理的道:「難道本公子的話就不算是調令了么,吳將軍,你這副將當了也有兩三年了吧,如果此事你辦的好,本公子定讓你當上正將,統兵一方,而不是在這地方窩著給人看城門,如果你要是不識好歹,你一個副將,本公子想對付你,你認為你跑的了么

吳赫看著費玉樹;心裡長嘆一聲。寧罪君子,不罪小人,寧得罪人。也不能得罪費大公子,大不了。搶上一票,就離開這北海國,天下這麼大,還怕沒有地方藏身一:三「全聽公子的命令,我這就去調兵」。「兒

費玉樹看吳赫這麼上道,哈哈大笑的站起身,走到吳赫身邊,拍了拍吳赫的肩頭,道:「吳正將,日後有本公子給你撐腰,你就等著平步青雲吧!」 魔帝狂寵妻,神醫紈褲妃 費玉樹想要做什麼,自然是耍報仇了,半年多年費玉樹在北海城閑極無聊,聽說在太極縣的大夏貿易集市繁華無比,而且還有不少北面的胡女,於是在手下的狗腿子的帶領下前往太極縣,不過在太極縣郊外卻機緣巧合的碰到了洛神甄毖,作為一個色中的惡鬼,費玉樹當然不會放過美若天仙一般的甄宏,上前糾纏,被甄家的家僕打的狼狽而逃。後來費玉樹直接調動太極縣的衙役兵圍甄家,卻被甄家提前聽到了風聲,一家人逃向了大夏的貿易集市,費玉樹哪裡肯放棄,自然帶著人奔著大夏集市去了。

大夏設立的貿易集市其實就是後世的那種租借地,佔據地方不大,但卻異常繁華,大夏的商船將商品貨物運轉到這裡,然後賣給宋國的商人。不過這集市範圍之內卻是大夏管理。外人不得插手,而在這集市內。為了防止有人鬧事,駐紮著五百大夏精兵以及在地方上招募來的上千巡邏兵,以保障集市內的秩序和安全,費大公子帶著人沖入集市其中。自然引起了保護集市的巡邏兵。費大公子驕橫慣了,二話不說,直接讓人動傢伙,卻被新官上任的轉運使紀才讓人亂棍打出,這費大公子更是挨了一頓板子,丟到了集市外面,費大公子長這麼大,連他爹費清都不捨得多打幾下,就算是他當初打了那個瘋女人,也不過是被禁足一年,挨了一巴掌,這一下卻是被亂棍打出,幸虧紀才知道費玉樹的身份。這才沒有下死手,只不過讓費玉樹受了些皮外傷,但這個仇卻是被費大公子記住了。

這一次費清出征在外,因為甄家之事又被禁足三個多月的費玉樹再次跑了出來,直接奔著太極縣而來。費玉樹本來就是一個紈絝,胸無大志。只知道他欺負人可以,別人欺負他,萬萬不行,所以這口氣他必須要出,於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幕。

儘管宋國向大夏借兵以平亂在八王之中已經傳開了,但北地王費清卻絲毫沒有要動太極縣的貿易集市,因為費清知道大夏就算真的借兵,也不會真心實意的幫助大宋,所以這貿易集市只要沒關,費清就能獲得源源不斷的軍械物資,這也是為什麼在得知甄家事件后,費玉樹會被禁足。費清明白,但費玉樹不明白。儘管費清讓人約束這個兒子,但費家除了費清之外誰敢攔,要知道費玉樹連他老子納的小妾都敢玩,王府上下,就沒有一個人能制住他的,費清前腳走,費玉樹後腳就出了門。

吳赫麾下有三千兵馬,這三千兵馬是專門用來監視大夏的貿易集市的。畢竟這集市上還有一些軍事力量,一千餘人雖然不算多,但也絕對不算少,真要斜刺來一下,也絕對不好過,何況大夏的五百兵馬都是騎兵。這就更加難纏了。

吳赫這次出兵有一半是被費玉樹逼的,但也未必沒有一點私心,長期駐紮在大夏貿易集市不遠處,他對大夏貿易集市的可是最了解,那可真是日進斗金,就算是各地戰爭起,這裡的貿易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干擾。反而因為各地兵亂起,這生意反而越做越大了,宋國境內多平原,礦山很少,所以宋國與大夏最大宗的買賣就是各種銀銅鐵錫等金屬錘,其次就是藥材,兵器,而大宋出產最多的則是糧食,其次就是流通過來的金銀,大夏從宋國購買平價糧食運往山東,要比從大夏本土運送糧食便宜的多,距離也更近,可以說這太極縣碼頭的大夏貿易集市就是一個金窟,如果拿下這裡,別說一輩子,就算是十輩子,百輩子都不用發愁了,而且吳赫也看出一點來,這北海國早晚都會敗,不為別的就因為費玉樹這個廢物,費清就算太厲害。有這麼一個子孫,就算是北海國成為中原強國,最後也逃不了被滅的命運,所以吳赫這一次打算冒一把險,撈一筆,然後跑路,換一個太平點的地方,蓋上一座大宅院,娶上十幾個妻妾,過富家翁的日子。

十月十八日,夜,大夏貿易集市依舊熱鬧非凡,對於這座銷金窟一般的貿易集市來說,夜生活才剛網開始,集市上的十餘座青樓紅院早就掛滿了花燈,裡面鶯鶯燕燕的都是來自各地的女子,亂世人如狗,為了活命,賣身青樓的女子多如牛毛。這十餘座青樓各個都是有不小的規模。每一家都有百十個姑娘,每逢夜晚,青樓之中都會爆滿,幾乎夜夜都是不夜天。

吳赫的三千兵馬也算是精銳之兵了,由於靠著貿易集市,又負責著周圍的關卡收稅,所以配備的兵器都是上好的精鐵兵刃,身上也都有一套上好的牛皮鎧甲,而對於大夏貿易集市這些士兵可以說沒有人比他們還熟悉的了,因為他們有點錢都會花銷在這集市上的青樓之中。

只要拿下這座集市,街上的財物任取,女人任他們玩,這個誘惑被那個費玉樹說出來之後,吳赫這三千兵馬都算是被徹底點燃了,就算吳赫想要反對也不好使了,看著那黑夜之中的仍然通明的集市,吳赫咽了口吐沫,對著麾下的幾個將領吩咐的道:「集市裡面有一千青壯巡邏士兵,這些人很分散,不用跟他們糾纏。第一時間沖往集市上的大夏衙門,還有碼頭,拿下這兩處地方。整個集市就都是咱們的,金銀財物只要拿的走就都是咱們的,有漂亮女人看中也可以抱回去,所以該拚命的時候誰都不準給我掉鏈子,否則一旦沒有拿下兩處地方,日後咱們可有大麻煩了!好了,準備行動吧!」

嗖的一聲,一道響箭飛射到半空之中,然後在空中炸開,三千北海國兵馬突然襲擊了大夏個於太極縣的貿易集市,猝不及防下,巡邏兵馬快速的被擊潰,集市之上頓時亂做一團,轉運使紀才被守軍衛指揮使帶出轉運使衙門的時候,四周喊殺聲震天。五百大夏士兵數量太少了,而集市內部已經亂作一團,騎兵根本就伸展不開,只能成為黑夜裡的靶子。五百士卒儘力維持了一道防線,保護一些逃出來的商人撤退到碼頭邊上的床上,紀纔則讓人將轉運使衙門內的財物轉運到一艘戰船之上,這才下令脫離碼頭,而岸上,無數的弓箭手將一蓬蓬的箭雨射向戰船之上。好在大夏的戰船之上都有專門的放火設置,雖然有些地方被點燃。但都被及時撲滅,但此刻集市內部卻已經化作一片火海,人的嘶喊聲在夜空中響徹不停。 「放下武器,立即投降。否則我有權將你擊斃不要抵抗,否則你就是和政府為敵。」張安對聶冷大聲叫道。能夠用刀砍掉十幾名混混右手的傢伙,危險異常。他一開始就抬出了政府來壓聶冷。

其餘的三名警察也掏出了手槍,指著聶冷。遊戲廳之中的場面實在是太血腥了,他們感覺到了深深的危機感。

「和政府為敵,好大的帽子。」聶冷一笑,將手中染血的砍刀丟到了一邊。

看著聶冷丟掉了砍刀,張安和其餘三名警察這才鬆了一口氣。

「舉起手來蹲在地上」看到聶冷服軟,張安一下又變得神氣起來,大聲的呵斥道。

「就憑你這垃圾么?」聶冷冷冷一笑,元力運轉,雙手連彈,兩枚遊戲幣如同子彈一般轟在張安和另外一名警察的手中,將他們的手槍擊飛。

幾乎是下一刻,聶冷再次彈出兩枚遊戲幣,將剩餘兩名警察手中的手槍也擊飛。

做完這一切,聶冷大步向著張安等三名警察走去。

「你想幹什麼你這是在犯罪」張安看著聶冷大步向後退去,狼狽無比的大聲叫道。

「沒有什麼。等一下誰是犯罪者就會清楚了。現在你給我老實一點。」聶冷盯著張安,冷冷一笑道。

就在這時,警笛之聲再次響起,一輛警車停了下來,從警車之上走下來四名警察和一名戴著眼睛,文質彬彬的中年男子。

其中那名走在最前面一名身材微胖的警察,充滿油水的肥臉之上寫滿了焦急。

看到同伴過來,那些失去手槍的警察們便向那後來的警察靠攏而去。

「所長,就是那傢伙,那傢伙故意傷害他人,還當眾襲警」張安一下靠近了那名身材微胖的警察,指著聶冷,怨毒無比的說道。

那名身材微胖的警察就是這一片派出所的所長薛義。

「張安,你現在被革職了」薛義當著眾人的面,十分沒有風度的狠狠扇了張安一個耳光,恨恨的說道:「你這個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混蛋,簡直丟盡了我們警察的臉。等著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一名警察則是拿起了手銬,將張安的雙手銬了起來。

「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張安頭皮一炸,旋即大聲的叫道。

那些警察同情的看了張安一眼,將這個昔日的同事押入了警車之中。

「湘湘,你沒有事吧。」那名戴著眼睛的中年男子沒有理會那場鬧劇,而是直接走到了陸湘身邊關切的問道。

「李叔叔,我沒有事不過一次,十幾個混混拿著砍刀想要砍我,不是裂風保護我。那我可就危險了。那個叫張安的警察真是討厭,一來就偏幫那些混混和那些混混親熱得很呢。什麼時候,警察跟流氓那麼要好了,我都不知道。」陸湘似笑非笑的瞧了一眼薛義道。

眼前這名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乃是市長的秘書,名叫李家新。陸家在西江市上層極有勢力,李家新也認識陸雲天的這個寶貝女兒。

陸湘一看到警察出現,立即就撥打了李家新的電話。她深知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若是等到進了局子裡面,說不定要吃大虧。

薛義聽了陸湘的話,頓時冷汗直流。陸湘雖然不是他的直屬上司,卻比他的直屬上司還要可怕。連李家新這樣的大人物都要因為她的一個電話跑過來,只要她一句話,他薛義頭上的小小烏紗帽說不定就要飛掉了。

「陸湘小姐,這是我們的工作失誤。沒有能夠及時察覺張安這混跡在我們警察隊伍中的害群之馬。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嚴肅處理他,給您一個交代。」薛義一臉討好的向著陸湘說道。

陸湘向李家新瞧了一眼。

李家新點了點頭,示意這件事就到此為止。拿掉薛義雖然也不是什麼難事,可是若是做得太過分了終究不好。更何況陸湘一點傷害也沒有受。

「這是我的保鏢裂風。他是為了保護我才和這些流氓搏鬥。他的行為應該算正當防衛吧?」陸湘瞧了薛義一眼,眼神銳利無比的說道。

「當然是正當防衛。」薛義瞧了那遊戲中心一眼點點頭說道。

遲疑了一會,薛義才咬著牙向陸湘說道:「陸小姐,雖然他的行為是正當防衛。不過按照程序,希望你們兩能夠跟我們去派出所留個口供。」

如果是一般的事情,薛義也不敢這麼說。可是那十幾個混混都斷了一臂,這可不是小事。若是不將程序走全,將來有人找后賬,薛義就麻煩了。

「很快就好的」薛義擔心陸湘不肯,又補充了一句。

「走個程序吧。」李家新也開口道。

陸湘轉身看了聶冷一眼,見聶冷也點點頭,她這才同意道:「好吧我們就跟你走一趟。」

「謝謝謝謝」薛義心中鬆了一口氣,連忙道謝道。若是對方執意不肯錄口供,他也沒有辦法。

很快錄完口供的兩人從派出所走了出來。

派出所門前,李家新帶著和藹的微笑向著陸湘說道:「改天到我們家來玩啊。洋洋很想見見你呢。」

「恩。我知道了李叔叔再見。」陸湘向著李家新禮貌說道。然後開車載著聶冷向著向著家中行駛而去。

「裂風,以你的實力應該能夠輕易的制服那些傢伙。為什麼你要砍掉他們的手臂?」在那車聲,陸湘突然出聲問道。她十分清楚聶冷的實力,要想不傷對方分毫制服那些混混也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因為那些人握刀企圖攻擊我呢。如果他們是赤手空拳,那麼我最多也就是教訓他們一下。可是他們拿刀,那麼我就不可能輕易放過他們。而且他們的右手長在他們身上除了欺負一下老實人之外沒有任何用處,還不如我幫他們斬斷這萬惡之源。」聶冷淡淡的說道。他對那些只會欺負普通老實人的混混一點好感也沒有。

「恩我也很討厭他們。」陸湘點點頭,然後笑道:「我們回家玩遊戲吧」

聶冷瞧了陸湘一眼,知道這個小女人是虐他虐上癮了,他也並不說破,只是靜靜的點點頭道:「好」

在陸家,專門有一個房間是電玩遊戲室,在那裡裝有一個大大的液晶顯示器和全套高級進口的遊戲機。各種熱門遊戲的光碟在這個房間之中都能夠找到。

一回到陸家,陸湘就拉著聶冷來到了這個遊戲室,開始和他打起了拳皇。

快樂的時間總是很快過去,很快就到了夜晚。

陸湘完勝聶冷她的自信心也不斷高漲,贏了一局之後,她放下手柄,向著聶冷說道:「裂風,這樣不夠刺激。我們來賭一點東西怎麼樣?」

「怎麼個賭法?」聶冷不動聲色的問道。

陸湘笑得像只小狐狸道:「很簡單,從現在開始,你如果每輸給我一局,就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必須老實回答,不能夠隱瞞。」

聶冷不動聲色的問道:「我輸了就要回答你的問題,那麼你輸了又怎麼樣?」

「如果我輸了,每輸一次,我就脫一件衣服。」陸湘臉微微一紅,大膽無比的說道。

「這不公平,你那麼厲害。我跟你打,完全沒有勝算。我今天可是第一次玩這個遊戲。」聶冷露出了一副遲疑的模樣,搖搖頭道。

陸湘遲疑了一下,咬牙說道:「那麼這樣好了。如果你贏一局,我就脫一半的衣服。這樣總可以了吧?」

陸湘有太多的疑問想問聶冷,那些問題都是聶冷一直沒有告訴她的東西。

「好吧我答應你了,你要放水一點。」聶冷猶豫了一下,才緩緩說道。

「好我會適當的放水一下的。」陸湘看到聶冷答應她的請求,旋即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很快雙方就選好了人選。

剛剛一開戰,陸湘控制的八神庵便如同狂暴八神一般,鬼步、葵花、八酒杯、鬼火等各種連招如同暴風驟雨一般一串接一串的向聶冷控制的大門五郎攻來。那一串的連招已經相當於職業玩家的水準,她之前與聶冷戰鬥的時候,僅僅動用了不到三分功力。

僅僅只過去了十五秒,聶冷操縱的大門五郎便被陸湘操縱的八神庵ko,絲毫還手之力都沒有。八神庵的血條連一絲都沒有被廢去。

ko聶冷的八神之後,陸湘笑得像只陰謀得逞的小狐狸一樣:「呵呵,不好意思。其實我的拳皇水平是職業級。裂風,這一次你輸定了。」

聶冷不動聲色道:「繼續,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裂風,我知道你隱藏了一點實力。不過一天要想擁有職業玩家的水準,那是不可能的。這一次你輸定了。」陸湘自信的說道。

陸湘看得出來聶冷是第一次接觸拳皇這個遊戲,她和聶冷對戰的時候能夠感覺到聶冷的不斷進步。不過就算是天才,要想一下子就熟悉一個未知的事物,那也幾乎是不可能的。

聶冷的第二個人是二階堂。面對在陸湘手中操作,如同瘋鬼一般可怕的八神庵。聶冷操縱的二階堂僅僅只將八神的血打掉了一大半,旋即被八神ko。

「果然隱藏了實力。哼哼,不過還是不我的對手。」幹掉聶冷操縱的二階堂之後,陸湘得意洋洋的說道。與聶冷的對戰,她能夠感覺到壓力驟然激增,不過還差一點達不到她的水平。戰勝強敵比虐菜還要給人成就感。

聶冷臉色不變淡淡道:「繼續」

聶冷的第三個人是八神庵的宿敵草稚京。

一開始,聶冷的雙手就瘋狂的動了起來。那草稚京也如同發了狂一般使用出各種各樣的招式向著陸湘操縱的八神庵轟去。

陸湘操縱的八神庵幾乎每做出一個動作,還沒有發出招式,就被聶冷一個輕拳打斷。完全把陸湘的節奏打亂。

短短十二秒鐘,陸湘操縱的八神庵旋即被聶冷ko,聶冷操縱的草稚京卻是一絲血都沒有損耗。

「裂風,你真的是今天第一次玩這個遊戲嗎?你該不會騙了我吧?」陸湘咬牙切齒的瞪著聶冷道。聶冷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接近職業級,根本不像手初學者。

「我今天確實是第一次玩這個遊戲。這個遊戲意外的很有趣呢。小姐,還有兩個人,繼續吧。」聶冷向著陸湘一笑道。他的笑容在陸湘看來,可惡到了極點。

「哼裂風你別得意太早。我還有兩個人呢」陸湘冷冷的哼了一聲,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操縱起剩下的兩個人物。

只不過,聶冷一動真本事,以他的觀察力和控制力,玩拳皇這操作系的遊戲當真沒有什麼難度。陸湘的兩個人物被聶冷操縱草稚京完虐,除了格擋耗費了一點血皮之外,陸湘一個有效攻擊都沒有擊中聶冷操縱的草稚京。

「啊這麼晚了洗洗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放下遊戲手柄,陸湘站了起來,向著窗外看了一眼,然後向著聶冷展現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就想向外走去。

「等一下,你好像忘記了什麼東西吧?」聶冷一把拉住了陸湘的小手,向著陸湘可惡一笑。

「裂風,這不公平。你明明那麼強,卻裝成那麼弱。這明顯是欺詐。」陸湘看躲不過,就耍賴說道。

「提議賭一局的人可是你。小姐,你要賴賬可不行。順便告訴你一句,基本上我沒有十成的把握是不會和別人進行對賭的。如果你想賴賬,那麼我來幫你脫也行。」聶冷向著陸湘一笑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那麼想看我的身體嗎?你這大色狼。我脫就行了。我自己來。」陸湘羞紅了臉,大聲的說道。她雖然喜歡聶冷,可是要是讓聶冷現在脫她的衣服,她絕對不答應。她也知道聶冷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她要是不履行賭約,聶冷真的會出手脫她的衣服。

在聶冷的注視之下,陸湘先是脫掉了她穿著的一雙白色棉襪,露出了一雙完美無缺漂亮之極的小腳。。.。

更多到,地址 沁差三百七千字。求點訂閱。打賞。老鼠也不叫苦了。「蜘口用著給吧。

中山港,大夏對外海上貿易以來建立起來的烽火十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山鎮碼頭山麓腳,大夏軍營,那巨木燃燒騰起的火光數里可見,而圍繞著巨大的篝火左右,則是已經到達集結地的大夏謀臣武將,可以說這是上一次與東胡大軍對戰之後,大夏武將聚集的最全的一次。

大夏八方鎮守府中,東府,西府,南府,西南府,東南府,西北府六府都派有軍指揮使級別的高級將領,其中北府和東北府因為嚴防北疆。日後的擴張也將以北部為準。所以此番兩府並沒有派人加入,而六府之中,六大鎮守府來了三個。西府鎮守使薛仁貴,西府駐紮在錦西走廊,隨著燕,幽兩國逐步被消化。融合,西府的職責並不重,此番薛仁貴除了自己出來外,麾下將領中。善步戰之高覽,善騎戰的薛明達也隨同而來,另帶有一千兵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