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黑色的閃電橫空而起,驚天的刀芒,劃破虛空,深深的溝壑在洛天的身前,洛天身前的虛空,剎那之間便是被第五刀劈開,出現在了馬天陽四人的身前。

「他還有底牌,這小子難道真的是古天輸的弟子不成,怎麼這麼強!」馬天陽四人顯然是被洛天的手段徹底震撼到了。

「傻逼,現在不是想著這小子多強的時候,還是想想怎麼擋下吧!」金天祿大罵一聲,雙眼血紅,整個人臉上露出不舍之色,看向已經瞬息而至的黑色刀芒。

「自爆吧,自爆兩件聖器,也許我們還有逃走的機會!」馬飛揚和那名長老,當機立斷,沖著金天祿和馬天陽開口。

馬天陽和金天祿,兩人臉上陸出不舍,這聖器是宗門賜給他們的,甚至就連馬飛揚,和那名長老都沒有,此時自爆,當真是捨不得。

「爆了!」馬天陽聲音陰沉,將紅色的大旗扔到了天空之上,金色的聖力點出,為了活命直接將聖器大旗自爆。

看到了馬天陽的果斷,金天祿也是臉色一狠,金色的銅錢嗡鳴飛出,將伴隨了自己多年的聖器銅錢自爆開來。

爆炸之聲再次在星空之下響起,火光四濺,朝著四周擴散而去,強大的波動,衝擊在四人的身上,將四人送出很遠,同時四人口中的鮮血不斷的流出。

另外四名超凡境的強者,顯然就沒那麼幸運了,雖然距離很遠,但是那恐怖的波動,還是瞬間席捲在四人的身上,那恐怖的波動直接將四人湮滅,連一滴鮮血都沒剩下,

洛天看到四人將兩件聖器自爆,心中暗自感嘆,四人的果斷,嘴角卻是露出一絲笑意:「當初有蠍子自爆聖器,被其逃走了,我不會犯同樣的錯誤,我也不是當初的洛天了!」洛天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手上提著魔刀,目光看向和那兩件聖器自爆碰撞在一起的黑色刀芒。

黑色的刀芒,劃破虛空,之間將那兩件聖器自爆產生的波動劃開,雖然威力被削減了不少,但是並沒有消散,而是穿過過爆炸,繼續朝著馬天陽四人飛去。

「這都沒擋下!」馬天陽四人徹底被洛天的手段震住了,沒想到兩件聖器自爆,只是削弱了魔刀的威力而已。

「他這魔刀,足以經讓聖人初期忌憚了吧!」四人臉上帶著一絲苦澀,四人此時狀態差到了極致,定定的站在原地,等待著魔刀劈出。

魔刀橫空,瞬間劈在了四人的身上,讓四人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本來就受到了重創的身體,更加殘破起來,幾乎被腰斬。

不過,魔刀的威力雖然強大,但是終究還被兩件聖器自爆抵消掉了不小的威力,並沒有將四人的性命帶走,此時的四人,即使一名超凡境,也完全能夠要了四人的性命。

洛天看到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馬天陽四人,並沒有去擊殺四人,而是臉上帶著笑意,沖著虛空開口:「還不出來么?」

洛天的話如同一道轟雷一般在虛空之炸裂開來,讓還有著一絲意識的馬天陽四人心神巨震。

「還有人,為什麼我們沒有發現!」四人心神中疑惑,同是心中也是有著一絲期盼之色,希望是能夠對自己幫助四人有利的人,否則今天四人就真的折在這裡。

洛天足足等了三十幾息,整個星空一片寂靜,卻是並沒有人影出現。

其實洛天也是不確定有人還在跟蹤,不過多年來被追殺的經驗,和謹慎做怪,讓洛天想要詐上一詐,洛天本能的覺得有一股氣息將自己鎖定起來。

「還不出來么?難道真的要讓我將你揪出來,那樣就真的有些難看了!堂堂大能,竟然還懼怕我一個半步聖人!」洛天的聲音帶著一絲不屑,再次在虛空響起。

這次,終於有了一絲動靜,虛空緩緩的裂開,一名老者的身影緩緩的從虛空之中走出。

「你是怎麼發現我的!」老者緩緩的飄到了馬天陽四人的身前,目光卻是看向洛天。

「聖人初期!」洛天眉頭緊鎖,目光看向老者,對方顯然是想對自己不利,否則也不可能一直不出現。

「四個廢物,連個同級的強者都拿不下,還配稱作火域的聖子,實在是給火域丟臉!」老者臉上帶著一絲不屑,大手一揮,並沒有去救治馬天陽四人,而是直將四人拍碎。

四團血霧,在老者的手下升起,讓洛天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看老者的做法,顯然應該同自己一樣,並不是火域之人。

自己得罪過的人,能如此蔑視火域的只有冥域和神魔域,兩者是九域之中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兩域,自然瞧不上火域。

「你是冥域還是神魔域的?」洛天沉聲開口,渾身黑氣瀰漫,目光看向老者,緊了緊手中的魔刀,第一次面對聖人初期,洛天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把握。

「小子,知道的倒是不少,殺了我神族的人,你還敢名目張膽的出現,實在是有些膽量,此事就連這火域的三大道門都不敢這麼做,你一個小小的四聖星域卻敢如此!真的是後生可畏!」 修羅王妃VS病癆王爺 老者臉上帶著一絲笑意,將自己的身份點了出來。

「神族的?」洛天心中明朗,這老者是神族,為了自己曾經擊殺過的神族來的。

「本來還以為要去上一趟四聖星域,沒想到在這火域竟然還碰到了你小子,而且還碰到了紀元之書,真是該著我立功啊!」老者看向洛天,彷彿在看一件珍寶一般。

「神族也知道紀元之書?」洛天沉聲開口,目光看向老者。

「呵呵,我神族什麼不知道,我神族之內便是有著一頁紀元之書,這山海閣也真是白痴,這紀元之書殘頁,比起一件紀元之寶來都要貴重,就這樣便宜了你小子,實在是浪費!」老者臉上帶著無所謂,顯然洛天在他的眼裡已經是個死人,半步聖人固然強大,但是在自己面前,還是有些不夠看。

「神族竟然也有一頁紀元之書!」洛天心中一動,沒想到就這樣簡單的獲得了一頁紀元之書殘頁的消息。 第八百九十九章血拚聖人

星空之下,洛天渾身黑氣瀰漫,目光謹慎的看著相距自己百里的神族聖人老者,兩人隔空相望,無數的閃電在兩人的對視之下激蕩開來。

「小子,有沒有什麼後事想要交代的,如果沒有,我就送你上路吧,放心你不會一個人,等將你擊殺,我還會去四聖星域一趟,將你的親人朋友全都送去跟你團聚!」神族聖人老者,臉上帶著一絲笑意,彷彿在施捨一般,沖著洛天開口。

聽到老者的話,洛天雙眼殺意涌動,目光陰沉到了極致:「你就這麼確定吃定我了?」

「呵呵,要不你以為呢?你的確很強,我神族的神子,甚至都有可能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畢竟是半步聖人,而我卻是真正的聖人,雖然只差了一絲,但是這一絲卻是註定了,你不是我的對手!」老者氣定神閑,通體之上散發出陣陣的金光,彷彿一個老神仙一般,散發著聖傑的氣息,讓人忍不住心生膜拜之意。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想殺我洛天,就要有著被我撕下一塊肉的準備!」洛天臉上帶著一絲狠勁,彷彿又回到了當年那個拼起來就不要命的少年時代。

洛天知道,如果自己不拚命,自己今天也許會真的隕落在這裡,手中提著黑色的魔刀,化成一道烏光,臉上帶著無所畏懼,瞬間出現在了老者的身前,黑色的魔刀力劈而下。

「自尋死路!聖人境怎麼是你能夠揣度的!」老者臉上帶著不屑,兵器甚至都沒有祭出,散發著金光的手掌,輕輕抬起,硬生生的朝著洛天的魔刀抓去。

「咯嘣……」讓人不舒服的聲音響起,洛天全力施展甚至加上了梵天攻殺術的一刀,直接被老者抓在了手中。

老者的手卻沒有絲毫的破損,甚至連一絲裂痕都沒有,整個手掌晶瑩如玉,臉上帶著笑意絲:「力道不錯,想傷我,還不夠!」

「魔族的魔氣被你使用到如此純熟,倒也不容易,實在是顆修鍊的好苗子,碎吧!」老者伸手一掰,黑色的魔刀,在老者的手上如同玩具一般,瞬間崩碎。

與此同時,老者大腳輕輕的抬起,一股氣息將洛天鎖定起來,讓洛天心神巨震,彷彿深陷泥沼,動作遲緩起來,眼睜睜的看著老者金色的大腳,踢在了自己的丹田之上。

洛天的身影如同流星一般,瞬間倒飛出去,整個人臉色蒼白,口中噴出金色的血液,狠狠的撞擊在矗立在虛空之中的十方玄羽鼓之上,轟鳴之聲頓時在星空之下響起。

洛天緩緩的從玄羽鼓上跌落下來,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差距太大了,剛才雖然我只是試探性的攻擊,但也是用盡八成的實力,卻被這老傢伙輕妙淡寫的給化解,並且讓自己受創,雖然不至於要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也是讓自己不能施展出全部的實力。

洛天感覺到自己丹田那黑色的漩渦,被老者這一踢之下,明顯變的運轉緩慢起來,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致。

「硬拼肯定沒機會了,只能施展出七魔刀的第五刀,和第六刀,才能有一絲取勝的機會!」洛天低聲自語,心中卻是感嘆,自己的大意,本來洛天以為以自己現在的手段,完全不虛一個聖人初期,但是現在看來,自己跟聖人初期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自己的那些手段,只能傷到聖人初期,但是卻不能擊殺。

想到這,洛天手中魔刀再次緩緩凝聚,雙手死死的握住手中的魔刀,直接劈出了第五刀劈在了十方玄羽鼓的古面之上。

龐大的刀芒,再次橫空劈下,讓那名神族老者的雙眼虛眯起來,他之前躲在虛空之中,自然是能夠感覺到洛天這一刀,對自己都有著不小的威脅。

「這次到是不錯,有那麼一點意思,可是你還真拿我當成靶子了,我就不會反抗么?」神族老者不慌不忙,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

「神域天下!」神族老者低吼一聲,金色的華光在老者的手不斷升騰而起,神族老者沐浴在金色的聖力之下,整個人散發著一股神聖的氣息,甚至讓洛天產生了一股膜拜的感覺。

洛天感覺到自己的刀芒微微一滯,速度和威力都是降下了不少,慢慢悠悠的朝著神族老者飛去。

「臣服吧!」老者屈指一點,聲音更是有些蠱惑的味道,如同高高在上的主宰,一指點在黑色的刀芒之上。

「嗡……」嗡鳴之聲傳出,洛天那能夠傷到聖人初期的七魔刀的第五刀,在老者這一點之下,直接潰散,化成漫天的黑氣,包裹在老者的身前。

更讓洛天驚悚的是,那黑色的魔氣,在老者的周圍,彷彿被同化了一般,慢慢的轉化成了金色的聖潔的氣息,圍繞在老者的周圍。

「你!還能施展出幾刀?」老者臉上帶著笑意,溫和無比,若是不知道洛天和老者的關係,絕對以為老者是洛天的長輩。

「這是什麼東西!」洛天心神巨震,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武技,心中暗嘆這還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第六刀,面對這樣狀態的老者,唯有第六刀才有一拼之力!」洛天心中沉吟,感受到老者那越來越強大的氣勢,彷彿一個主宰,主宰著這一片星空的任何生物。

「斬魔!」洛天低吼一聲,聲音之中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整個丹田中的黑色魔氣,沒有絲保留,全部灌注到黑色的魔刀之中。

「要拚命了?」神族老者臉上帶著自信之色,目光中帶著不屑看向洛天。

但是下一瞬間,老者的臉色便是一變,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在洛天的身上形成,不斷的侵蝕著自己的心神,讓如同神靈一般的老者,輕輕的顫抖了一下。

「嗡……」嗡鳴之聲響起,黑色的刀芒貫穿天地,震碎了無數的星辰,橫空朝著神族的老者飛了過去。

七魔刀的第六刀,如今洛天的最強手段,之前洛天的第五刀,便讓老者忌憚,現在第六刀,足以經讓老者產生了強大的危機之感。

「梵天攻殺!」洛天冷哼一聲,梵天攻殺之術,再次加持在了第六刀之上,讓神族的聖人老者動容。

黑色的魔刀瞬間劈在了十方玄羽鼓的鼓面之上,震蕩起道道的火紅色的符文,讓魔刀的威力再次暴增。

「五倍!」洛天雙眼之中帶著一絲興奮,感受到第六刀的威力,臉上露出一絲激動之色,經過梵天攻殺術和十方玄羽鼓的增幅,洛天終於將武技打出了五倍的攻擊力。

轟鳴之聲響起,黑色的刀芒,橫斷星河,瞬間便出現在了那名聖人境的頭頂,恐怖的壓力席捲在那名聖人境身上,讓彷彿主宰一般的神族老者臉上露出一絲驚恐。

聖人老者雖然自信,但是面對這麼恐怖,幾乎抽走了洛天所有實力的一刀,老者感受到了自己生命受到了威脅。

「煉神壺!」老者畢竟是聖人初期的大能,低吼一聲,丹田之中的金色聖力,瞬間運轉起來,一隻青色的壺形寶物,從老者的丹田之中飛出,正是老者進入聖人境靠著丹田溫養出來的本命聖器。

「煉神!」老者雙手掐訣,青色的煉神壺壺口朝下,神光瀰漫,從壺口之中仿流淌出一片星河,朝著黑色的魔刀衝擊而去。

「嘩啦啦……」金色的河水,黑色的刀芒,一正一邪,彷彿宿敵一般,在洛天和老者的目光之下碰撞在一起。

「還不夠!給我破!」洛天的吼一聲,口中噴出一口金色的血液,化成一條金色的長龍衝進了魔刀之中,讓黑色的魔刀威力再增。

老者終究是后發制人,洛天的魔刀本就恐怖無比,在加上洛天拚命一擊,黑色的刀芒瞬間劃破星河,瞬間出現在了老者的頭頂之上,力劈而下。

「該死!」老者眼中露出瘋狂,暗自嘆息自己大意,若是自己不給洛天機會施展這第六刀,此時的洛天已經是一具屍體。

但是老者深知,自己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黑色的魔刀已經降臨在老者的頭頂之上,雖然經過煉神壺的阻止,但是也緊緊削弱了魔刀三分之一的威力而已,自己若是處理不好,足以讓要了自己的性命。

「給我滾……」老者渾身金光瀰漫,如同蓋代戰神,顯然也是拼盡了全力,手中掐訣,金色的大手迎上了黑色的魔刀。

轟鳴之聲,頓時在星空之下爆炸開來,洛天和老者方圓幾百里,幾乎成為了真空,一片灰敗的氣息,瀰漫在這片星空之下。

洛天臉色蒼白的看著那被灰氣包圍的老者,這一刀洛天完全是拚命的一刀,自己現在也是虛弱不少,無論是精血還是聖力,全部都是都是消耗一空,尤其是精血,對於洛天來說,完全是傷到了根本,需要很久才能修鍊回來。

「咳咳!」劇烈的咳嗽之聲,星空之下響起,老者狼狽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眼中露出強烈的震撼。 第九百章逃往通天門

無盡的星空之下,洛天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一般站在那裡,看著眼前的灰氣,目光謹慎,洛天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狀態差到了極致,即使一名超凡境,甚至一名九源至尊,雖然殺不了自己,但是自己卻是拿對方沒辦法。

洛天伸手一揮,手臂之上的青色龍印發出陣陣的光芒,龍傑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龍傑眼中迷茫之色一閃,隨後感覺到了四周那灰色的星空,身體瞬間緊繃起來。

「咳咳…走吧!」洛天吩咐龍傑,自己現在已經經不起消耗,只能讓龍傑帶著自己飛行,洛天現在可不想去管那名神族老者的死活,只想著離開,畢竟若是自己那一刀沒傷到老者的話,那麼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

龍傑也是不說廢話,知道此時不是多問的時候,輕輕的點了點頭,本源之力拖起洛天,朝著遠處飛去。

但是就在兩人剛剛起身的一剎那,灰色的氣息翻滾起來,神族聖人老者的身影便是浮現了出來,臉上也是虛弱至極,瘋狂的聲音在洛天兩人的耳中響起:「小子,的確有兩下子,不過你以為就憑剛才那一刀,就能夠要了我的命么?」

「這一刀雖然讓我受到了重創,但是,收拾掉你們兩個小傢伙,還是能夠辦到的!」神族老者臉上帶著一絲瘋狂,顯然對於高傲的神族來說,被洛天這樣傷到有些不甘心,即使自己現在比起洛天來也強不了多少,但是出於驕傲的心裡,老者想要強行擊殺掉洛天。

「走!」龍傑自然知道老者很難對付,速度施展到了極致,化成一道金光,朝著通天門的方向飛去。

「我看你能往哪裡逃,正好逃到你的老巢,讓我一舉端了你的老窩!」老者冷哼一聲,腳踏虛空朝著龍傑的方向追去。

「聖人境,果然難殺啊!」洛天被龍傑拖著,看著身後窮追不捨的老者,臉上露出感嘆。

「吼……」低沉的龍吼之聲在星空之下響起,感受到身後老者的速度,不出幾息便會追上自己,龍傑也是拼了名,直接幻化出了本體,將洛天送到了自己那龐大的龍頭之上,速度再次暴漲了一個層次,朝著通天門的方向飛去。

「被追殺的感覺好像好久沒有過了!」洛天臉上帶著一絲感嘆,伸手一揮,一枚金色的丹藥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還神丹,聖品初級丹藥,洛天之前在通天門煉製出來的三枚聖品初級丹藥之一,珍貴無比,此時洛天也是不管其他,直接將其放進了自己的口中,拚命的開始恢復起聖力來,看樣子老者對自己是殺心極重。

「龍族,血脈濃郁到返祖的龍族,這小子身上的寶貝還真是多啊!」神族老者臉上帶著貪婪之色,沒想到洛天的身邊竟然還跟著這樣的龍族,實在是讓老者欣喜若狂,若是將其抓到收服,那等到這小龍成長起來,絕對是一代大能。

但是老者現在受到了重創,到也一時半會跟不上全力爆發出來的龍傑的速度。

百丈長的金色長龍,不斷的在虛空之下穿行著,路過了無數的星辰,讓一些火域的人們臉上露出一絲感嘆。

「那條金龍,是龍族吧!真是強大,如果將其收服了,那麼我在火域之中是不是無敵了!」人們目光中帶著驚嘆,看向天空中一閃而過的龍傑。

不過人們也只是微微感嘆而已,他們知道,這樣的龍族,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擁有的。

「那個龍族龍頭之上坐著一個人!」終於還是有人發現了洛天的身影,臉上帶著恭敬之色,雖然沒有看清洛天到底長什麼樣,但是光是能夠收服龍族這一點,就值得讓他們仰望了。

金龍劃破星空,緊隨其後的老者更是讓人們震驚無比,感受到老者身上那強大的威壓,人們臉上帶著強烈的震撼,神族老者雖然修為跌落,但是那身上單屬於聖人境的威壓卻是還在,足以讓人們驚恐。

「那是超凡,還是聖人,我的天,那隻金龍的主人在被一名大能追殺,果然不是咱們能夠惹的起的!」人們議論紛紛,眼中帶著一絲激動,甚至有些人已經躍躍欲試,化身長龍跟在了老者的身後,想要看看大能出手,到底有多麼恐怖。

「堅持,一定要堅持住!」龍傑此時顯然也是拼了命,他知道,自己若是被身後那個老傢伙追上,那麼他和哥哥洛天都要死。

兩道金光,彷彿兩道流星,朝著通天大陸的方向飛去。

就在龍傑帶著洛天逃走,老者剛剛離去之後,陣陣空間的波動在三人離開的星空之下傳出,陸天宇和杜玉瑩兩人的身影出現在了星空之下。

杜玉瑩小臉蒼白無比,陸天宇也是心神顫抖,不過還是輕輕的拍著杜玉瑩的後背,安撫著受到了驚嚇的小姑娘。

兩人早就到了,洛天和馬天陽四人的戰鬥,到和神族聖人老者的戰鬥,兩人都是看到了眼中,一直躲在虛空之中不敢出來。

「太可怕了!」杜玉瑩直接將頭扎進了陸天宇的懷中輕輕的抽搐起來,從小到大,杜玉瑩雖然修為驚天,但是卻一直被杜洪濤捧在手心中,根本就沒看過任何兇殘的場面,想到之前幾人的打鬥場面,還有馬天陽四人的死去,杜玉瑩就是嚇的直哆嗦。

「好了,哥哥帶你回去吧,出來太久,你爹會擔心的!」陸天宇心中感嘆洛天的強大同時,聲音柔和的安撫著杜玉瑩。

「天宇哥哥,洛天會死嗎?你給他算一卦吧!那個老頭好可怕,馬天陽四人,被那個老頭,一巴掌就……」杜玉瑩臉上帶著不忍,雖然她對馬天陽四人沒什麼好感,但是終究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一代人。

陸天宇有些無奈的看著小丫頭,心中暗嘆小丫頭還真是單純,單純到讓人生不起氣來,連自己胡謅的會算卦也相信。

「有可能會死吧!好了,咱們走了!」陸天宇拉起杜玉瑩,剛要轉身朝著山海閣的方向飛去。

「不行,那老頭是壞人,我要為馬天陽他們報仇!」杜玉瑩臉上帶著堅定之色,拉起陸天宇就要朝著洛天逃走的方向追去。

櫻聖學院 「胡鬧!」陸天宇聽到杜玉瑩如此說話,臉色終於沉了下來,剛才洛天和老者兩人的打鬥波動,沒有波及到他們,已經是萬幸了,此時這小丫頭,還要自己送上門去,實在是不得不讓陸天宇沉下臉來。

「天宇哥哥!」杜玉瑩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滿眼的祈求之色,每次她都是用這招,百試百靈,陸天宇都會答應下來。

「不行……」陸天宇看著杜玉瑩那表情,心中一顫,但是最終還是咬了咬牙,開口拒絕。

「哼……你不去我自己去!你攔不住我!」杜玉瑩看到這招都不管用,撅起嘴來,身姿閃動,自己朝著通天大陸的方向飛去。

「唉……」陸天宇煩躁的拍了拍腦袋,以這丫頭的實力,自己還真的攔不住,除非是死拼,否則自己還真的壓制不住。

陸天宇無奈,拿出腰間的玉牌,同杜洪濤和陸寒天發了個消息,身形閃動,追在了杜玉瑩的身後。

「嘻嘻,我就知道,天宇哥哥不會讓我自己去,么啊!」杜玉瑩眼睛眯成了月亮,在陸天宇的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陸天宇臉色一熱,整個人一機靈,看向杜玉瑩,輕輕呵斥起來:「哼,都這麼大了,還這麼讓人不省心!」

陸天宇雖然臉色嚴肅,但是心中卻是彷彿被雷擊了一般,感覺一股電流在自己的身上劃過。

……

通天山外,四名超凡境的強者臉上帶著一絲凝重看向通天大陸,眼中露出陣陣的思索。

如果洛天在這裡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四人就是之前被馬天陽等人喝退的四名超凡境強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