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謝謝家主,謝謝家主。"

那傢伙大喜。

"方昊天,城主來了,我看你還能威風多久。"許天一盯著方昊天看,冷聲道:"我希望你一會見到城主也像你剛才那麼威風。"

"放心,我會讓你看到更威風的。"

方昊天站了起來。

"哼! 高冷大叔求放過

許天一冷笑。

雖然方昊天不是衛南城的人,但他不覺得方昊天真的敢跟一城之主對著干。

吳健提醒許天一:"許兄,城主說讓我們出去迎接。"

許天一反應過來:"對,對,我們都出去迎接……完了后舉了舉令牌,喝道:"莫家所有人跟我出去向城主請罪。"

莫鴻羽看向方昊天。他的心已經沉到了谷底。

城主真的會來,這已經證明了令牌沒問題,莫家今天真的可能要完了。

"沒事的,既然城主來了迎接也無妨。"

方昊天說道。

方昊天突然這麼好說話,莫鴻羽怔了一下。

許天一,吳健和楊均田也是一怔,隨後三人冷笑。

許天一冷笑道:"怕了吧?但一會我一定會如實上報,說你見令不跪。"

方昊天懶得理會,轉身向門口走去,虛夜月跟上。

許天一他們哪裡會讓方昊天和虛夜月先走,搶步走在了兩人的面前。

莫鴻羽內心絕對,他覺得方昊天服軟了。

"也罷,是生是死,先出去再說。"

莫鴻羽起身,帶領莫家的人一同出去"請罪"。

出了祠堂直奔大門口。

莫家發生這樣的大事,現在城主更是帶著數百護衛殺氣騰騰的駕臨,四周已經圍滿了衛南城的人。

看著整齊有序,殺氣騰騰,手握兵刃,氣勢衝天的五百城主府護衛,任誰都看出城主到來對莫家絕對不是好事。

看這架勢很有可能是來抄莫家。

跟莫家有過節的人,自然竊喜,暗道莫家今天肯定完蛋了。

而與莫家交好的人則是擔心。但他們也只能擔心,一會城主府要怎麼對付莫家他們也無能為力。 魚也是有尊嚴的 大家的交情,還沒到他們為了莫家而與城主府對抗的地步。

在許天一,吳健和楊均田的"帶領"之下,大家一起出了莫家的大門。

看到城主府身後五百殺氣騰騰的護衛,莫家有人直接就嚇暈了過去,覺得莫家真的完了。

"許天一(吳健,楊均田)拜見城主大人。"

一出大門,許天一,吳健和楊均田也為面前的陣勢嚇了一跳,第一時間就跪了下來。

"嗯,起來說話。"

城主寇天橫一身錦衣負手而站,威勢十足。

寇天橫的身邊居然就是他的兒子寇意遠,當虛夜月出來時他的眼睛就再也沒有多虛夜月的身上移開過。

虛夜月眼神冷厲。

如果不是還沒清楚方昊天跟著下來怎麼應付的話,依她的性格估計當眾就挖了寇意遠的眼珠。

別人怕寇天橫,她不怕。

雖然龍萊城管不到衛南城,但她要是殺了寇天橫,寇天橫還能跑到龍萊城去討"公道"?

她現在確實很想知道方昊天跟著下來怎麼應對,所以她暫時當寇意遠透明。

此時許天一起身,然後第一時間就沖著莫家的人喝道:"你們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點跪下給城主大人請罪,任憑城主大人發落?"

剛才許天一隻是手持令牌他們都跪了,現在跪城主就更沒什麼了。

在莫鴻羽的帶頭下,莫家人全部跪下。

方昊天和虛夜月自然沒有跪。

許天一立馬大吼:"方昊天,還有你這個小女子,見到城主竟然還不敢下跪……吼完后他臉上馬上堆上了諂笑,對寇天橫說道:"城主大人,剛才就是他們兩個蔑視衛南令,現在見到您又不肯下跪,分明是不將您放在眼裡啊!我覺得他們對皇朝很不滿,有造反之心。 世外桃源之田園山居

寇天橫眼中寒芒立馬閃了閃,舉目看向方昊天和虛夜月。

隨著寇天橫的目光,大家也都看向方昊天。

方昊天跟著就被人忽略,然後人人目光愕然。

好美的女子。

一身白衣宛如出塵仙女,不染人間半絲煙火。

虛夜月神色不動,她看向方昊天。

方昊天上前一步,正好有意無意的將虛夜月擋住,將所有人的目光擋了下來。

他這一舉動,一下子就成了全衛南城男子的公敵。

媽的,有你這麼亂站位的嗎?

方昊天這一擋,所有目光自然就全落到了他的身上,包括了寇天橫和寇意遠父子兩人。

"爹,就是他,就是他在酒樓打我和打傷了我的護衛。"

寇意遠突然叫起。

許天一,吳健和楊均田一聽就樂了,趕情這小子跟少城主本身就有仇啊!

果然,寇天橫的臉更加陰森了些許,他盯著方昊天沉聲喝問:"你敢蔑視我的令牌?"

"不是蔑視。"方昊天說道:"我是元武門弟子,衛南令應該管不了我吧?"

"真的是元武門弟子?看樣子倒是不像說謊。"

寇天橫心裡微顫,臉上的神色緩了些許,道:"我的令牌雖然管不到你,但管莫家綽綽有餘。這是我本城城務,就算你是元武門弟子,你也沒資格干涉本城城務吧?但你還是願意給你一點面子,你現在離開的話我當沒有見過你。"

"我要是不離開呢?"

方昊天聲音驟冷。

"這就容不得你了。"寇天橫手輕輕一揮,大聲喝起:"將他拿下,如反抗格殺勿論……他可以給面子元武門,但他也很清楚,元武門弟子干涉他的城務被他斬殺也沒不會有事。

轟!

寇天橫身後立馬有十名護衛衝上,個個凶神惡煞,氣勢洶洶的衝上來要擒拿方昊天。

"滾!"

虛夜月突然從方昊天的身後竄出,身形閃動,雙掌怒拍。

"砰砰砰砰……!"

一眨眼的時間,十道人影倒飛,等城主府那十名護衛摔落到地面時虛夜月已經站回到了方昊天的身邊,輕笑著對方昊天說道:"今天我給你當護衛。"

方昊天笑道:"那我肯定是整個元武郡最拉風的一個了。"

看著兩人不但敢反抗打傷護衛,竟然還旁若無人的說笑,寇天橫的臉色變得鐵青。

但寇天橫心裡卻也是暗驚,虛夜月表現出來的實力簡直變態,似乎是靈武境八到九重的層次啊。

寇天橫來之前就從許家逃回去的人口裡知道方昊天和虛夜月實力強大,所以他將城主府中最精銳的護衛都帶來了。同時來之前也暗中交代過,一旦動手就先由那十個最強大的護衛出手。

這十個護衛,個個都是靈武境二重到四重的修為。

十人聯手,就是靈武境六重都要退避三分。

但現在虛夜月一出手就將十人像拍蒼蠅一樣拍飛,簡直不費吹灰之力,怎麼不讓寇天橫震驚。他馬上就懷疑虛夜月的實力是八重或是九重的層次了。

寇天橫的懷疑沒有錯,但還是低估了虛夜月。他怎麼會想到這個白衣少女是半步踏入了元陽境的人物。

"沒想到你們這麼強大。"

寇天橫雙眼微眯,"但你們覺得你們的實力足可挑戰整座城的高手嗎?"

"不足。"

方昊天承認。

"既然不足,那你還敢反抗?"寇天橫冷笑:"你就不怕死嗎?"

"我當然怕死。"方昊天笑道:"可是你敢殺我嗎?"

"我不敢?就憑你元武門弟子的身份?"寇天橫冷笑連連:"我可以給面子元武門,但並不代表我怕元武門。元武門說到底也只是元武郡的一個大宗門,怎麼能跟我堂堂洪武皇朝比?另說你只是一個小小內門弟子,就算你是元武門的天門弟子跑來這裡干涉我的城務,我一樣斬殺。"

"是嗎?"

方昊天舉步向寇天橫走去。

虛夜月說了要給方昊天當護衛,當則就跟了上去。

如果方昊天今天真敢殺了寇天橫,她就敢跟方昊天殺出衛南城去。

"你,你想幹什麼,你想殺我?"

寇天橫大驚,腳一抬就要後退。同時,他身邊的寇意遠更是嚇得叫起:"你們還楞著幹什麼,還不快點將這狂徒拿下,還不快點保護城主?"

數百名護衛立馬氣勢暴涌,就要一涌而上。

就在此時,方昊天停了下來,說道:"姓寇的,你真不敢殺我。因為我不僅僅是元武門弟子,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一個你招惹不起的身份。"

"你,你什麼意思?"

寇天橫臉色微變。他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覺得自已可能犯了一個大錯誤:來之前只知道他們是元武門弟子,可是他們進元武門之前的出身呢?

"什麼意思?"方昊天將早早拿在手掌心的令牌舉起,"你覺得會是什麼意思?"

因為距離近,寇天橫一眼就看出這令牌是什麼。他頓時像被人一棍子打蒙在那裡,難以置信的看著方昊天手中的令牌,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懼從心底瞬間升騰。

落星令!

居然是落星區至高無上的落星令!

寇天橫知道惹大禍了!

只是對於其他的人來說卻不知道方昊天手中的令牌代表著什麼,於是紛紛猜測方昊天還有什麼身份居然敢說城主大人都招惹不起。

撲通!

就在大家猜疑時,寇天橫突然跪倒在方昊天的面前,頭趴到緊貼地面的地步,聲音驚恐無比道:"屬下不知尊上駕臨,剛才言語多有得罪,請尊上降罪!" 寇天橫的聲音因驚恐而尖銳,加上他突然跪下讓得四周瞬間變得安靜,所以他的聲音幾乎能傳進四周所有人的耳中。

這一刻,除了方昊天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吃驚不已。

不管是城主府的人還是許天一,吳健,楊均田,或是四周那些一心想要看莫家出醜的人,此時都是呆在當場,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這是什麼情況,方昊天手中拿的是什麼令牌,居然能讓寇天橫這個堂堂一城之主驚恐成這樣?

虛夜月開始都有點愕然,但她畢竟對方昊天了解,而且出身不凡深知皇朝城與城之間的關係,她很快就明白了。

"唐火火居然將令牌讓方昊天帶來,這兩個傢伙真有先見之明啊!"

虛夜月暗道。

轟隆!

這麼多人當中,對寇天橫這一跪反應最強烈的就是許天一,吳健和楊均田。他們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額頭上冷汗嗖嗖狂飆。

三人的最大靠山就是城主寇天橫,但現在這個大靠山都要向方昊天下跪,那他們三人呢?

寇天橫這一跪,簡直就是將他們三家跪到了地底下啊!

突然間,他們三人終於明白方昊天面對衛南令時為何渾不在意的樣子了。原來在人家的眼中衛南令真的不算什麼,真的只是一塊破牌子。

相對於許天一他們的恐懼,莫家的人則是大喜若狂。

還以為今天在劫難逃,就算不被滅族也會損失慘重,從此低頭做人。卻沒想到峰迥路轉,方昊天不但實力強大,而且還擁有一塊讓寇天橫都要下跪的令牌。

"啊!"

突然有一聲慘叫打破了因寇天橫突然下跪而造成的寂靜。

是寇意遠慘叫,動手的是方昊天。

方昊天突然一巴掌將他拍倒在地上,一口血噴出就是滿口牙。

寇意遠被拍倒不敢有半點怒意,這一拍反而將他拍醒,他趕緊翻身然後老實的跪在其父的身邊。

城主護衛們也清醒過來,唰唰唰……跪倒一片。

方昊天一掃城主府的人,冷哼了一聲后對寇天橫說道:"你起來說話。"

寇天橫趕緊起身,雙手下垂,低頭彎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